上页  目录  下页  
第747回
2018-05-17 02:45:57
    夏日的午后,人声极少,蝉鸣不断,这是乡村独有的一份宁静。

    室外的阳光正烈,客人和村民们都躲回各自的居所凉快,不敢出门。仅有几个老人喜欢坐在树荫底下乘凉聊天。

    苏宅,拉上厚重窗帘的书房有点暗,室内一片清雅芬芳。

    书房里,苏杏盘腿坐在地板上,细细打量两块颜色不大相同的玉壁。

    她把它们合在一起,不知怎的竟无丝毫反应。

    这两块玉长年流落在外,换了其他玉的边沿或多或少有些崩缺。它们没有,连一小点的缺陷都没有,合在一起简直是完美无缺。

    柏少华拿回来的那块找人鉴定过,确实是古玉。自己这块由宁先生看过,他老人家家也断定它是真品。

    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她刚才还把许愿图唤出来,然后两件宝贝叠在一起,依旧没反应。

    莫非是两块普通玉璧?

    不对,婷玉说了它们是族中的宝物,巫医族的宝物怎么可能是普通物?或许……是她的打开方式不对?

    她眼睛眯了一下,努力回忆筱曼平时跟她说过的各种典型小说主角的奇遇。

    凡有奇遇者,皆用血液打开一切神奇宝贝。

    屡试不爽,回报率甚高。

    苏杏默默盯了它一会,最终起身从书桌的笔筒里取出一把小剪刀,呃不,用小介刀……算了,用针扎吧。用刀片之类的太疼,而且伤口太大易得破伤风。

    话说,自残挤血什么的好可怕。

    她皱着眉头,为了变强只能拼了,鼓起勇气稍微用力一扎指尖……咝,真疼啊!

    还好她血气足,一针扎下,白净的指腹立马涌出一颗鲜红的血珠来。

    红白相衬,挺好看的。

    苏杏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把针擦干净收好,生怕等会不知扔哪儿了。孩子们经常跑到书房玩,万一扎伤她会心疼死。

    心情忐忑,苏杏专注盯着玉璧深呼吸一下,然后把自己的血分别在它们的光滑面各沾一下。

    它们好歹有成千年历史,身上不知有多少细菌,她得小心些。伤口没碰到玉,那滴血悬空碰一下就能沾到。

    再不行就算了。

    她直起腰,略失望地看着两块毫无动静的玉。唉,还是不行,血太少了么?要不,她出去让人抽一包血泼它们?

    苏杏:“……”

    被自己的想象吓到,有点惊悚,汗毛都竖起来了。

    算了,把伤口洗一洗再消消毒,然后出去跟少华商量商量怎么回事再说。人多力量大,况且孩子爸一个顶俩,见多识广,或许他的话能给她一些启发。

    如此想着,苏杏起身欲去清洗伤口。

    不料,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地板上的两块玉忽然亮了亮。

    那两滴血被瞬间吸收融入,微泛红芒。

    只见两块玉璧紧密粘合,暗红光芒流转。乍眼望去,竟有一丝诡异莫测的炫丽感。

    听见身后一点轻微异响,苏杏回头,刹时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炸毛了。因为半空悬着一块完整的,褪去旧日痕迹变得光洁无暇的玉璧在旋转。

    卧槽!敢情不是无效,是它们断开太久反应慢。

    虽然之前反应慢,一旦启动速度还蛮快的。

    就在她脑子里闪过这点念头的瞬间,一股强劲不容拒接的力量把她往玉璧里一吸,进去了。

    无知者无畏,有着科学认证观念的苏杏心里一点都不慌。抬眸看见玉璧就在眼前便伸出双手抱住它,显得十分淡定。

    本来嘛,事已至此,慌有什么用?

    电光火石间,她已随着玉璧来到一个空旷寂寥的地方。眼前摊开一幅画卷,上边画的正是思乡图。

    这是许愿图,为婷玉父亲所画。

    画已固定,无法更改。

    因为她不是正统的巫医族人,抹不掉这些痕迹。

    苏杏默默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一切,部分记忆一点点浮现。双手一空,玉璧脱手飞出,升在许愿图的上空,图、玉相辉映。

    它们光华相连,似乎正在沟通。

    苏杏知道它们是知己重逢,为什么会知道?因为她身上也有光芒,和它们是一起的。

    记忆回笼,她想起来了。

    她以前就在这里帮婷玉清掉心魔,也是婷玉一直希望她能重返的地方。能够重返也没用,她终究不是正统,无法将图、玉融汇,所以学不到也得不到巫力。

    图有愿力,玉有巫力,能将此二物合而为一者,能力将达到巫医族大长老的境界。

    自由穿越时空,巫力强盛。

    可惜她和婷玉都做不到,算是有得有失吧。

    筱曼总说她是重生的,其实不然。

    她对未来的记忆,来自未来的她的一缕意识,让她知晓未来将发生的悲剧罢了,并非重生。

    玉璧的回归,催动许愿图的愿力令她的记忆逐渐恢复完整。所以她想起来了,她在未来确实见过柏少华他们。

    就在她死前的那一刻。

    在废墟中被咬,毒素入侵吞噬她的人类意识。

    “我是人……”面对围堵自己的一大帮人,她努力表明自己的身份。

    很多异能者在捕杀高阶丧尸,取其能量晶石,可她还是人啊!

    凭着薄弱的意识,让她勉强保留一点人类的意志游走四方,寻求解脱的方法。在她的意识里,如果变成丧尸将再无做人的可能,就这么死了她又不甘心。

    她有异能,还有一点灵能正在激发中。

    她原本可以走得更远,看得更多。

    但是,一只温厚的手抚上她的脸庞,她艰难地把散乱的目光集中在眼前之人的身上。

    是他,是柏少华……的弟弟,艾伯。

    “你是人,如果现在死,你很快就能重新做人。”如果世间真有轮回的话,这是很多华夏人的信仰。

    他凝望着她,一双黑眸温柔含笑,充满对怜惜,仿佛和她是老相识。

    他的一只手按在她的心口,那颗心脏仍在跳动,已经十分微弱。

    她的脑子不太灵活了,努力冲他一笑。

    “谢谢。”

    “不用。”

    他回以温暖一笑,掌中发出一股力量击中她的心脏……

    记忆到此中止,紧闭双眼吸收信息的苏杏心里一阵难受。但不多想,毕竟那是另一个时空发生的事,艾伯为什么会认识她已经不重要。

    她目前跟少华在一起,为迎接未来做准备。

    难道这块玉璧对她一点用处都没有?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心里更难受。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