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二百六十九章 该管的要管起来
2018-05-17 02:46:36
    “朱老爷,天黑之后无论如何也不会开城门的,朱老爷要是想进城,小的们放下跟绳子来,拽着您上来,最多能带十个人上来,不然就犯了王法,请您多多包涵。”城头有壮班的人喊话回应,语气诚惶诚恐,但立场却很坚决。

    这喊话传下,人群中一阵骚动,站在护城河下喊话的朱达回头看过去,发现每个人都是眼巴巴的,那边新来的王虎和王雄二人倒是轻松自在。

    “大哥,你先进城去安排,明日里城门开了大家再进去。”李和凑近了低声说道,在他身边的常申犹豫了一下却没开口。

    朱达摇摇头,抬高了声音说道:“既然明日开城,那咱们大伙就在城外休息一晚,等明日里一起进城!”

    听到朱达的话后,人群的骚动停下了,大伙都听到“咱们大伙”和“一起”这两个词,没说话的常申也连连点头,闷声说道:“老爷要是进城,才聚起来的人心恐怕要散了。”

    李和满脸涨红,另一边的王家二人笑着点点头,朱达也不理会王家二人的反应,只是去安排晚上住宿巡视放哨相关。

    城门外并不是荒地荒野,也有大车店和住户人家,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各个宅院房屋里都空无一人,田庄的人不会侥幸,住在城外的这些百姓同样不会,看到天际烽烟后,他们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早早的跑进城中,到这个时候,也就没那么多体面可以讲究,屋门院门什么的都被撞开撬开,用来安置田庄人等。

    虽然没有进城,但看着不远处高耸的城墙,朱达带领的几百人多少有几分安全感。

    物资补给是不缺的,食物在大车上装着,煤炭柴草,城外的住户进城的时候没来得及带走,而且城头还有人不住的喊话,问朱达这边还缺少什么物资,他们随时运下来,等屋内的炉子,屋外的篝火都燃起,等食物在锅灶内散发出香味,人心彻底安定了。

    在城外也严格执行田庄内定下的规矩,有人休息,有人巡逻,在路口、高处都安排了哨位,又有人四处游荡,充当暗哨。

    没有心存侥幸的,不止是朱达他们,不过朱达他们却是行动最快的,他们到达城下安顿之后,尽管天已经入夜黑下来,可还是有人冲着这边赶过来,有的是一家人,有的是一个宗族,有的是一个村寨,有多有少。朱达他们所在的西门也有不少,有的人是先赶到其他城门,又转悠着来到这边,黑夜城外,聚在一起的人越多,就让人觉得越安全。

    想要躲进城内的各色人等,出发的时候,多少都带了钱财和食物,但却没有什么人带柴火,在这城外,无依无靠,冰天雪地,只想吃口热汤热饭,靠在火边取暖,可没有燃料,什么都做不了,先来的人有样学样,也是进了城外的民居大院,用主人没拿走的柴和煤炭做饭取暖,可城外能住人的宅院就那么多,朱达他们占去了一大部分,剩下的就狼多肉少了,这边现在是无主之地,谁也没有什么法理占住,也没人在乎什么先来后到,开始还求着行行好让一块地方,后来就直接打骂哄抢起来。

    朱达他们安顿下来的时候,外面还算安静,等吃过晚饭很多人已经休息的时候,外面则是嘈杂好似闹事,哭闹叫骂歇斯底里,不断的传到大家的耳中。

    “还有人不长眼,敢打咱们朱家庄的主意,靠近了就被打回去了,要是再不长眼,就戳他几个窟窿放血”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朱达手下这些人就自称是朱家庄出身,连本来的那些庄丁住户也跟着这么叫。在外面站岗放哨的青壮们看到这些乱糟糟的景象,议论起来都满是不屑,敢打朱家庄主意的可不是几人几十人的小队伍,而是那种有过百青壮男丁的宗族,这种队伍同宗同姓,又有上百号男丁,自以为能讲讲条件,掰掰腕子。

    几十号青壮拿着棍棒器械过来,有人手里还有刀柄,他们还没靠近“朱家庄”居住的范围就被哨卫挡在外面,本以为几十人威胁十个人,对方肯定不敢动手冲突,怎么也得先回去禀报拿个主意,没曾想这十名哨兵寸步不让,说打就打,真动起手来也不含糊,十个人排成两排,手持长矛,就那么肩并肩的向前冲,要是被那寒光闪闪的矛尖戳一下,怕是不死也残,谁也不敢冲在前面挡着,前面的跑,后面的也不傻,顷刻间就是哄堂大散。

    人最多力量最大的都被轻易打垮,其他人更不敢上前摸老虎屁股,他们多多少少都听过这位“小朱老爷”的名声,本就心存忌惮,吃过这么一个杀威棒之后,更是人人退避,既然拱不动朱达这边,又急着吃饭取暖,大家少不得大鱼吃小鱼,人多抢人少了。

    外面乱成一团,哭喊嘈杂好似鞑子已经来到,就连城头守卫的名壮都不住的向下喊话,想要问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不得乱动,所有人都必须空手,不听号令的,格杀勿论!”

    正在这个时候,从朱家庄人等居住的宅院内有一对对青壮冲出,这些对青壮手持火把灯笼,二十人一队,哪里人多往哪里冲,还有人上了房顶,一边敲锣,一边重复大喊那些要求和号令。

    聚集在城门外的这些人家和宗族已经打成了一锅粥,乱得不能再乱,谁也管不得那边的吆喝和号令,心想谁要是听他们的,就是傻子,谁要是听他们的,就会吃亏,所以那边喊归喊,依旧是乱打不停。

    当朱达的青壮们冲入人群中的时候,不听也得听了,那当真是虎入羊群,所向披靡,朱达手下的青壮这次还没有拿着长矛,而是拿着长度差不多的木棍,可这长短不一的木棍乱打得众人也是经受不起,这当真是整齐戳刺,劈头盖脸抽打,要说这乱打的人里面还有拿着刀斧铁器的,可压根没什么用,想要抵抗却被打得更狠,只能哭爹喊娘的听号令。

    并不仅仅是朱达这边的人懂武艺,城外的宗族村寨里也有些会把式的青壮,也有从别处请来的教头,可越是这等有武技在身的,越不敢乱动,普通百姓青壮只看到那木棍了,他们可是看到了长矛朴刀,还有几张弓。

    没过多久,乱局就被平息,不论宗族村寨,每一百人被分作一堆,每一堆都被分配了够用的木柴炭火和少量食物,老弱妇孺被安排在房屋之内,青壮男丁则在外面围着篝火取暖,所有的兵器都被收缴,各家带来的物资自行保管,夜晚有严格的宵禁,秩序由朱家庄维持。

    骚乱持续了大半个时辰之后,西门外安静下来,在冲突的尾声,城墙上有几个人顺着绳索滑了下来,还没被朱达的青壮拦住的时候,就自己报出了身份“那边的兄弟,我们是城内快班的某某”一听名字就把人放了过来,因为这都是在朱达收下训练轮班的年轻差人,也算是自己人。

    “堂上几位老爷非得派人过来看看,生怕出什么大事,咱们兄弟现在不算是衙门里的自己人了,这苦差事就这么落在头上”

    “我在城头上就说,有咱们朱老爷在城外什么乱子也闹不起来,咱们这些兄弟什么乱子平不了,你看看,这不白跑一趟”

    “我不急着回去,城里带着憋闷,爹娘絮叨,别人觉得咱是傻子,还不如在这边气顺些,今天留一晚,和兄弟们忙活忙活,明天回去不迟”几名从城头上下来的年轻差人倒是信心满满,而且来了就不想走了,年轻差人们早就把朱达这边当成自家团体,反倒是和衙门那边生分不少,不过他们也没能留在城外,和朱达见了一面之后就都被赶了回去,城内城外必须保持信息交流的顺畅。

    和平常一样,朱达并不会比难民青壮多休息多久,他也参与到值夜和巡逻中,这让每个人都不敢懈怠,也没有怨气,他和王井等人结成一队,在外面巡逻值夜。

    因为平息了外面的乱子,所以巡逻的范围除了自家的驻地之外,还加上了整个城外居民区,在宅院里安顿下来的老弱妇孺已经休息,外面围着篝火的青壮男丁却没那么容易睡着,何况这边打散了安置,刚才打成一团的敌人现在一起围在篝火边,根本安静不下来,有朱家庄的青壮们监视着,虽然不会再次互殴,可低声吵架互骂是免不了的。

    等朱达他们率队经过,有些不服气的忍不住小声嘀咕,那“小声”恰好让朱达他们能听见“也不知牛气什么,你又不是个老爷,凭什么管大伙的闲事”。

    朱达还没说话,跟着朱达身后的王井却火了,指着那边吼道:“要不是我们出来管,你们就打死人了,不光是有人被打死,打不过的今晚搞不好会冻死,我们管了,让你们大伙都活着,让你们都太太平平的过了今晚,还在那里聒噪什么!”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