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70章 月圆,樱落(其十)
2018-05-17 02:46:57
    等众人回过神来,将目光从那些再也不会动弹一下的怪物尸体上移开,他们才发现,周遭的世界已经完全不是他们熟悉的那个样子了。

    神社还是那个穷酸神社,院子依旧是那个铺满石板的院子,八云紫也是依此才判断出,她并没有找错落点。然而院子之外野生的花、草、树、木,全部,都变了样子......不,不仅仅是“变”了,实际上,这堆“东西”根本就不是植物。

    它们是肉,粉红的、柔软的、温热的、黏黏糊糊的、蠕动着的、跳动着的、甚至还在滴着血液的,肉。

    肉做的根,肉做的茎,肉做的叶,一簇簇扭曲的肉,填满了土壤。除了大致的形状和所处的位置,它们与原本生长在那里的绿色植物之间再没别的共同之处,但就这两点,让人不得不把这二者联系起来,猜想这些怪异的血肉植株是不是由正常的植物转化过来的,然后更进一步,去思考方才的那些“猎犬”怪物与正常的猎犬之间的关联。

    灵梦甚至还感觉到了大量的视线,就仿佛是置身于万众瞩目的舞台上一般。这让她觉得,那些血肉植物应当是有知觉的,而她也确实找到了证明这一猜测的证据。当她望过去的时候,她看见,那些原本不朝这一面生长的植物,也已经,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扭转了方向,正用它们的肉丝“花蕊”窥探着她。那四片“花瓣”相交之处的深窝,看起来就像个空洞的黑眼珠,无论它能“看”见什么,灵梦都只能从中感受到最深的恶意——这令她不寒而栗。

    天上,一轮红月高高地挂着。相比于往日的,甚至是中秋的月亮,这红月异常的大,异常的亮,简直像个小太阳,将天与地染成了一片令人不安的血红色。灵梦从这血色的月光之中,感知到了巨大的能量波动。这股躁动的能量随着赤月之光,散布到了空气里。不知怎地,灵梦总是能嗅到一股血腥味儿,就好像这月光也有味道一样。

    当她抬起头望向月亮时,她立即产生了强烈的晕眩感,看得越久,那红月的光辉便越是炫目,她的意识也越是模糊,仿佛整个灵魂都要被吸进去一般。在她的脑袋被红色填满之前,她赶忙移开了视线,甩了甩那愈发浑噩的头,将那缓缓侵入到她的大脑之中的邪物——无论它是什么——给逐了出去。

    红月,作为一种罕见的天象,在自然界中是存在的。然而这轮月亮的红显然不是自然的红,从始至终,它都只散发着一种气息:

    邪恶。

    如果说皎月的清辉是一种祝福,使得生于其下的万物愈加美丽,那这赤月的浊辉,恐怕就是诅咒了。至于被它诅咒的活物......

    “它们变异了。”

    纳兰暝走出了人群,来到了庭院边上的黑土地前,对着一株变异的血肉灌木伸出了手指。只见数条青蛙舌头一般细长的肌肉组织,在他的手指靠近的那一瞬间一齐从那“灌木”的“枝叶”之中刺出,瞄着他的指尖而去,却在将要命中之时让他收手躲过了。这整个过程,就如同某种奇异的食虫生物的捕食过程一样,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寓教于乐的动物世界节目。

    这是异变。

    而且,不同于以往的异变,这一回,可不只是“随便玩玩”的程度了。

    “沐浴在这月光之下的生灵,其身体必会变异。”纳兰暝转过身,面向了众人,道:

    “在场的各位之中,有没有既不会魔法,也没有特异能力,甚至连身体都没锻炼过的,普通人类?”

    “有......有!”

    本居小铃慢慢吞吞地举起了手,惶惶不安地瞅向了纳兰暝。站在她身边的,是神色凝重的稗田阿求。

    “灵梦!”纳兰暝扭头朝灵梦喊道:

    “你知道该怎么做对吧?”

    “别对我发号施令!”

    灵梦瞪了他一眼,便取出来四张符纸,举高了一扬。那四张咒符自个就飞到了这庭院的四角,贴在了地上,顿时便有四面近乎透明的壁障平地升起,最终在十米多高的半空之中合拢,成了一个完整的防护结界。这结界不仅护住了小铃与阿求,连带着,还罩住了整个庭院,以及院中的众人。隔着一层结界,那令人心里发毛的红月便显得不那么可怕了,空气中的血腥味也稍稍地淡了一点。

    “物理性的攻击防不住,别的,只要呆在里头就算安全......大概吧......”灵梦说道,“谁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都自求多福吧!”

    “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其实很简单,”纳兰暝接着她的话茬说道,“我们要么赢下这场战争,要么可以去死,或者生不如死。”

    “这月光会转化一切生灵,动物,植物,昆虫,微生物,一切。变异是不可逆的,一旦完成,就只有死亡,能给变异者带来解脱。变异的生物会失去理智与思维能力,获得更强的身体能力以及攻击性。刚才的那几条‘狗’,它们原本就只是普通的流浪狗而已,而那些血肉植物,曾经也都是绿色的。”

    “等等,你说‘一切生灵?’”魔理沙瞪大了眼睛,问他,“也包括人类?”

    “当然包括人类,不然呢?”纳兰暝以平平淡淡的语气说道,“而且,不单是人类,它还能影响到妖怪、魔法使、吸血鬼、半人半灵的剑士以及能操纵时间的女仆。我换句话说,在场的各位,没有一个能逃得掉......除了幽幽子,亡灵不是活物,变异不了。”

    “那人之里......”

    魔理沙欲言又止,不过大家都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

    看看地上的那几条死狗,看看那扭曲的血肉,如果住在镇子里的,大量的人类,也发生了这样的变异,那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了。

    真要是那样,恐怕也就没有什么战斗的必要了吧?毕竟那那样一来,幻想乡也等同于是彻底灭亡了......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纳兰暝道:

    “转化的规律很简单,只有一条,那就是越强大的生物,变化得越慢。”

    “微生物、昆虫、植物,会在被月光照到的第一时间变异。”

    “那我的花田......”风见幽香的声音颤抖着,传到了纳兰暝的耳中,他便转头笑着对她说道:

    “没有什么花田了,节哀顺变吧!”

    幽香便铁青着脸,低下了头。看她这个样子,纳兰暝莫名地觉得很爽快,尽管他明白这不厚道,也不正确。

    “小型动物,老鼠壁虎麻雀之类的,能抵抗个几分钟的时间。”纳兰暝接着对众人说道,“而大一点的动物,如猫狗,则至少需要一个小时。咱们刚才看到的那些变异狗,应该才刚刚变异不久。”

    “再大一点的猛兽,狼、老虎、熊一类的,则需要几个小时——它们现在应该都还没变异,不过被变异生物杀死的可能性很高。”

    “而人类,则需要整整12个小时。比普通人类更强的存在则耗得更久,时间长度取决于其具体强度。但无论实力有多强,只要拥有‘生命’,并且持续曝露在这月光之下,最终就一定会变异,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十......十二个小时啊......”魔理沙闻言,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我还以为没救了......”

    “先别高兴得太早,这月亮即使到了白天,也是不会落下去的。不,应该说,根本就不会有白天,异变不解决,这红月就会一直挂在那里。”纳兰暝往天上瞟了一眼,继续说道,“我在这方面的感官很迟钝,但我有经验。我想你们都已经察觉到了,这天空......”

    “是一道结界。”八云紫打断了他,道,“一道巨大的结界,紧贴着博丽大结界的内边,盖住了整个幻想乡。我能感觉得到它的存在,这幻想乡里还从没有过什么东西,能拥有如此强烈的存在感。”

    “是的,正如妖怪贤者所说。”纳兰暝接着道,“所以并没有什么天空,也没有真正的日月星辰,你们抬头看到的,不过是魔法制造出来的假象而已。这红月,也不过是个巨大的魔力发生源。不过有一点,八云紫,我需要稍微纠正你一下......”

    “这并不是‘结界’。”

    “这是‘蛊’。”

    “蛊?”魔理沙歪着脖子,显得一知半解。这个词,对于她来讲,显然是新得很。

    “这是一个用于培养‘凶器’的蛊,而这也并不是它第一次出现于人世之间。”纳兰暝说道,“上一回是一千二百年前,同样的红月,同样充满了憎恶的血肉。知道我为什么能知道这么多,能跟你们讲这么多,有关这个‘蛊’的信息吗?”

    “因为我,就是一千二百年前的那场灾难的,唯一一个幸存者。”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