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1366章 子嗣
2018-05-17 02:47:41
    出乎萧晋意料的是,沈克很爽快的答应了他的请求,没有提任何条件,这让他心中对于沈甜的愧疚又增加了几分。

    很显然,沈克是不想妹妹再因为他的事情而伤心。

    拿着手机在院子里默默惆怅了一会儿,他正要再拨打一个电话,忽然心中一动,转身走回别墅,来到了黄思绮的房间。

    陆熙柔正不知说着什么,那女人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见到萧晋来了,慌忙站起身,嘴角也多了一丝笑容。

    “思绮,我需要你帮我打一个电话,告诉对方我人在夷州的消息,并向他们索要五百万美金的悬赏。”

    这话一出来,黄思绮满脸茫然,陆熙柔却猛地起身,抓着他来到门外压低声音怒道:“你疯了?怎么能让这个女人知道你最致命的秘密?”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怎么了?你和上官清心不是言之凿凿的说她现在就是我的奴隶么?”

    “那毕竟只是我们的推测,没有经过任何检验的事情,怎么能作数?”

    “安啦!反正这个电话总是要打的,让她打还能提高一点可信性。再说了,她对我们的真实身份一无所知,就算知道了这个秘密又能怎样?回头我们一走,她人在夷州也玩不出什么花儿来。”

    陆熙柔紧皱起眉头,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问:“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秋语儿那个戏精,随便改变计划可不像你的作风。”

    萧晋笑笑,将易家这半年多来发生的事情讲了一下,然后道:“既然易老头儿把抓住我列进了继承人考核项目,那我总不能让他白忙活一场吧!老头儿刚刚亲手杀死了自己最爱的孙子,多可怜,我做点什么让他乐呵乐呵也是应该的。”

    陆熙柔没理会他的犯贱,沉思片刻,说:“你想通过这件事加深易家子弟们之间的隔阂与矛盾?是不是太贪心了点儿?一心二用是一回事,左右互搏可是另外一回事,这二者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你就不怕水搅得太浑不小心把自己给淹死?”

    “都是赌,都是搏,不如索性就直接玩儿一把大的,输得完蛋,赢家通吃!”

    “你今晚怎么吃的那么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呀?”

    就在萧晋意气风发的要豁出去的时候,千里之外的龙朔囚龙村里,梁玉香和周沛芹正在厨房里刷碗。

    周沛芹的脸色有些疲惫,闻言将一缕头发别到耳后,微笑说:“没事,可能是因为今天有点热,没什么胃口。”

    梁玉香不放心的擦干净手,摸摸她的额头,确定没感觉到发热之后才稍稍松了口气,说:“你的脸色很差,许是累着了,今晚就不要再做绣活了,剩下的碗筷也都交给我,你赶紧进屋歇着去吧!”

    周沛芹摇了摇头:“瞧你说的,以前我一个人操持几亩地也没累着过,现在一天天待在家里,不过是做做饭绣绣花,能累到哪里去?”

    “那可不一样!”梁玉香笑着说,“以前你是独自一个人拉扯小月的周寡妇,现在可是咱们家萧大老爷捧着含着的心头肉,身份早就上去了,娇贵着呢!”

    “去你的!”周沛芹羞赧的瞪了她一眼,嗔道,“那么大的人了,还是喜欢瞎说,怪不得他总是欺负你的这张嘴呢!”

    一想到萧晋经常半强迫的让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梁玉香的身体就有些微微发烫,不自觉的靠在周沛芹身上,目光望着门外的夜空幽幽说道:“沛芹,我想他了。”

    周沛芹一声叹息,没有说话。她又何尝不想呢?只是那个没良心的远在千里之外,不知道是不是正在经历着什么危险,她就算思念的再苦,午夜梦回的时候再揪心,也不能表露出来。因为她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就要有女主人的担当和责任。

    过了一会儿,梁玉香揉揉眼睛,忽然探身在她的耳后亲吻了一下。

    “呀!”她浑身打了个激灵,差点儿就腿软的摔到地上。

    “哈哈!”梁玉香得意的笑,“没良心的果然没有骗我,沛芹,你不知道你刚才叫的有多好听,我的心都要酥了呢!”

    “你个死婆娘,又胡闹什……”

    周沛芹恼羞成怒,伸手要去掐她,谁知话都还没说完,突然脸色一白,弯下腰干呕起来。..

    梁玉香见状就撇了撇嘴:“你至于吗?没良心的怎么折腾你都行,我不过是碰了你一下,你就……”

    话音戛然而止,她的眼珠子也慢慢瞪圆,嘴唇哆嗦道:“沛……沛芹,你、你、你不会是有……有了吧?!”

    周沛芹一僵,紧接着脸色就越发的苍白起来。因为她想起了一件事:上个月的月事好像没来。

    而且,她是生过孩子的,之前完全没往这方面想,现在一回忆当年刚怀上小月时的感觉,可不就和现在一模一样?

    嗷的叫了一嗓子,梁玉香疯了似的冲出了厨房。

    听着她在外面大声呼喊奶奶和云苓的声音,周沛芹摸着肚子慢慢坐在灶台上,愣怔片刻,泪水就夺眶而出。

    如果真的是怀上了孩子,那就等于老天爷已经满足了她所有的愿望,欣喜?害怕?兴奋?迷茫?她心乱的就像是一团纠结在一起的丝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件事情,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扑进那个男人怀里大哭一场。

    丁夏山和郑云苓来得很快,再三确认过她确实是怀孕了之后,老太太就发话了。

    “玉香,马上给那个臭小子打电话,让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奶奶!”周沛芹赶紧阻止道,“萧他正在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的身体也没什么问题,不用这么……”

    “胡说!什么事情能比他的子嗣还重要?这种时候,就算天要塌下来了,他也得回家陪他的婆娘!玉香,你还愣着做什么?”

    梁玉香哪里敢违背老太太的意愿?被她用眼一瞪,就慌忙跳起来去拿电话了。

    周沛芹看看丁夏山,再看看神情激动的郑云苓、赵彩云和詹青雪,似乎连一向冷冰冰的沙夏眼中都闪烁着光芒,心底不由涌起一阵难言的幸福,伸臂就将腿边的梁小月和宋小纯紧紧抱在了怀里。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