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无下  
第二十二章 杀无赦
2018-05-17 02:47:46
    旭日东升,朝霞满天,暖暖的阳光照在尸横遍地的战场上。

    一群吐蕃诸部、黄头回鹘的大小首领,汉人战奴撞令郎、党项军的大小军官一排排在林冲面前跪了下来。

    除此外这些人还十分恭敬的献上了自己投名状,包括晋王李察哥首级在内几十个党项高级军官的人头,还有各自的降表。

    十几天前他们接到命令要在某处设伏全歼梁山军,却没想到会是今天这种结局,二十万人竟被梁山军两万人全歼。

    不过好在这些吐蕃人、黄头回鹘人对西夏也没多少归属感,西夏灭国在即他们早有心投靠宋朝,只是因为种种牵绊和控制,一时没下定决心而已。

    现在被林冲逼着下定决心投宋,对他们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被汉人战奴撞令郎本来就是宋朝人,这次被梁山军所救,不必在战场上做炮灰送死,自然更加的高兴和兴奋。

    所有人当中,只有几名投降的党项军官心中极为忐忑不安。

    毕竟宋夏之间可是世代血仇,一百年来党项人可没少劫掠祸害关西,而且之前晋王李察哥还虐杀汉人奴隶激怒梁山军。

    “恭喜心牟多吉大首领,爱耶勿弘顺大首领,你们做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我说过,只要你们倒戈即可免死。

    虽说你们以前也跟着党项人也劫掠进犯过我华夏,做过很多坏事,但只是从犯,又是被胁迫,而且这次关键时刻你们能弃暗投明,这些事就此一笔勾销,既往不咎!

    本帅一向言而有信,此次你们不但无罪,反倒立下大功,本帅一定表奏天子,对你们大加封赏!”

    虽说林冲对这些吐蕃,回鹘没多少好感,可有的时候却不得不去拉拢一些人,团结大多数人,对付少部分人。

    现在梁山军,还有华夏最主要的敌人就是西夏党项人,想要彻底平定这里,还还要靠这些人帮忙才行。

    这些吐蕃人和黄头回鹘人昨天晚上可是用实际行动表示了他们归降的诚意,关键时刻堵住近数万党项人逃跑,没有他们,梁山军不可能取得如此大的胜果。

    心牟多吉和爱耶勿弘顺很兴奋,不但成功从西夏这艘要快沉没的破船跳道宋国这艘风头正盛的大船。

    而且林军主还说表奏天子,对他们大加封赏,看来以后的好处也不会少。

    他们原先还有些担心梁山军会秋后算账容不下他们,看来这个担心是多余的。

    这时林冲又继续问道:“两位大首领,关于我们梁山军和朝廷的关系想必你们也知道一些。本帅在这里问你们,你们到底是愿意投降我梁山军,还是投降朝廷。”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很快就做出了决断:“我们愿意投降梁山军,从此对林军主忠心耿耿!”

    林冲点点头,仿佛早就料到了这样结果。

    越是草原部落,越是动乱地区的人,就越加的以武为尊,崇拜强者,追随强者。

    梁山军轻而易举就攻破了宋朝东京汴梁城,这次来到西夏又一路所向披靡打得西贼大军溃不成军,在如此强悍的实力面前,他们的选择也就不奇怪了。

    “好!恭喜你们又作出一次正确的选择,本军主正式收编你们为梁山雇佣军,具体待遇”

    林冲没有把这些吐蕃人,黄头回鹘人给遣散了,更没有把他们推到大宋朝廷那边。

    一来梁山军与宋朝迟早是要翻脸的,这些吐蕃人,黄头回鹘人战斗力虽然不怎么样,但好歹还是有一战之力的,自己不用,只会便宜大宋朝廷。

    与其收编他们,让他们跟着梁山军打赵宋朝廷,总好过他们被赵宋朝廷,到时候来打梁山军的好。

    二来这些人此时也还有利用价值,可以用他们来攻打西夏其他城池,占领更多的地盘。

    三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林冲想西北埋下一颗钉子或者根据地,到时候一旦跟赵宋朝廷翻脸,西军必定为朝廷所用来攻打梁山军。

    可若是梁山军在关西之地,河套草原占据一处地点,屯兵数万,对西军无疑是个巨大震慑。

    一旦宋朝与梁山军真的翻脸,西军千里迢迢来到中原攻打梁山军,自己在河套草原的根据地就随时可以挥师南下威胁到西军的家乡。

    心牟多吉和爱耶勿弘顺一开始听到雇佣军三个字的时候还微微有些失落,早先他们就是党项人做雇佣军,本来还以为投降梁山军这边待遇会好一些。

    待听到林冲说完具体待遇后,两人立马又高兴起来。

    因为林冲说了,此次西夏灭国已是板上钉钉了,梁山军准备攻占河套之地,到时候这块黄河九曲最肥沃的草场就划给他们。

    而且做梁山军雇佣军还有军饷发,如果表现的好还可以成功转正,变成正式的梁山军战兵,到时候哪怕把他们迁到京东腹地也不是问题。

    要知道他们之前做党项人的雇佣军,不但没有军饷还要交税。

    而且林军主还说可以给他们建城,建学校,开办工坊,到时候他们的家里不但可以在河套草场放牧,还能到工坊做事赚工钱。

    梁山军的强大和富庶他们可是都看在眼里的,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啊!

    安抚好吐蕃人,黄头回鹘人后,紧接着就是汉人奴隶撞令郎的代表。

    对于他们,林冲自然给予更好的待遇,他们当中有不愿意从军的,梁山军可以立刻发给他们路费,然后护送他们回到原来的家乡与亲人团聚。

    愿意从军的可以即刻加入梁山军成为训练新兵,一旦经过三个月的训练考核合格即刻转正成为梁山战兵,待遇优厚。

    他们的家人同样可以全部全部迁到河套草原去,待遇比吐蕃人,黄头回鹘还要好。

    因为近十几年来宋夏之间攻守易势,西夏这边节节败退,因此这些汉人战奴大多数都几十年前被劫掠汉人奴隶的后代,只有少数才是近些年被掳走的青壮。

    因此林冲话一问完,大多数“汉人战奴”还是选择加入梁山军,只有极少数选择拿路费回家。

    等林冲安抚好撞令郎军官代表,面对最后的党项人战俘代表,态度却一下冷了下来。

    他其实早就知道吐蕃人黄头回鹘对党项人劝降的事,而且也答应所有党项人只要杀死两个西贼,拿人头过来,就可以活命。

    但昨晚西贼各营地一阵混战,先是党项人自相残杀;再是汉人撞令郎被梁山特战队与放出,乘机夺取兵器战场起义;然后是吐蕃人,党项人趁机临阵倒戈,三方一通乱打,很多事情就说不清楚了。

    比如一开始有一千个党项士兵杀了两千名党项战友想要投降梁山军活命,但紧接着这一千人又被其他党项人杀,再跟吐蕃人,黄头回鹘人,汉人撞令郎一通乱打,还活下来多少个就说不清了。

    谁也无法证明他们有哪些人符合林冲所说可以活命的条件,毕竟他们手上没有人头,有人头也很难证明是自己杀的,还是捡地上的。

    林冲沉着脸想了想,道:“我林冲一向言而有信,一言九鼎,我早说过西贼为祸关西百年,无恶不作,每个人都是罪无可恕,哪怕你们跪地乞降,梁山军也决不饶恕!哪怕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梁山军也会追着你们不放,血债血偿!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免死,那就是以命换命,只要你们杀死两个西贼,拿人头过来,你们就可以活!那么就请你们拿人头过来吧!”

    几名投降的党项人军官顿时一楞,没想到自己都投降了,林冲竟然还抓住这点不放,他们当时投降的时候哪有人头?

    虽然那些一开始作乱自相残杀的党项军士大多被他们平乱杀掉了,但他们当时也没来得及去割人头啊,毕竟他们当时是想冲出去的。

    而且之后心牟多吉,爱耶勿弘顺等人劝降的时候也说了:“你们已无路可逃,再打下去一定是死路一条,宋人一向仁慈宽宥,只要你们放下武器,保你们不死!”

    当时他们这边也犹豫过,只是一来群龙无首,叫嚣跟他们拼了的军官很多都被梁山军奸细用神臂弓当场射杀;二来宋人也确实很少杀俘。

    眼见士气越来越低,死的人越来越多,最后被逼着没办法,就有人真的放下武器投降,然后大多数人也就跟着一起稀里糊涂的投降了。

    现在他们投降了,梁山军却说不接受投降,这不是要命了么?

    几名被推举出来军官立即将眼神望向心牟多吉,爱耶勿弘顺等人,希望他们能帮忙说两句好话。

    心牟多吉犹豫了一下正要开口,哪知林冲也看着他们,认真道:“有一件事忘记说了,你们此次弃暗投明,对西贼反戈一击,立下大功一件。我梁山军一向赏罚分明。这样,你们把斩首的人头分一分,拿到我这里报账,一个人头三枚银圆,也就是三十贯足铜,童叟无欺!”

    林冲说完,一众吐蕃诸部、黄头回鹘,汉人撞令郎军官顿时就瞪圆了眼睛。

    要知道昨天晚上死在他们这边各个营地里的党项人起码有五六万万,一个人头三十贯,六万个人头也就一百八十万贯,这可是好大一笔钱啊,就算平均分下去他们也能分到不少。

    而且这完全是白赚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已经答应投靠梁山军,上了梁山军的船,以后林军主就是他们的效命的主公。

    林军主的意思再明白不过,那就是不承认“投降”的党项人有人头,不接受他们的投降!

    这个时候站出来帮党项人求情,不但是跟自己的钱过不去,更加是林军主过不去。

    顿时心牟多吉就把要说的话的咽了回去,心中暗想看来林军主还真是恨极了党项人啊,竟然想要全部去死!

    不过转念又想,要怪就怪李察哥,若非他做事不留退路,西夏眼看就要被灭国了,还故意虐杀汉人奴隶激怒林军主,党项人有此报应也是自找的!

    心牟多吉立即反应过来,当即道:“回军主,小的大略算了一下,昨天晚上我们三方斩首的党项人的首级大略有五六万之多,小的这就是派人去收集清点!”

    不等他说完,黄头回鹘大首领爱耶勿弘顺,还有汉人撞令郎小军官张阿三等人也立即纷纷表示,现在营地里面的党项人都是他们杀死的,这些投降的党项人一开始并没有投降的心思,只是一心想要逃跑,最后被他们堵住营门跑不掉这才投降的云云。

    “既然你们手上没有人头,无法赎罪,我如何饶得过你们?”

    林冲点点头,转头望向几名还跪在地上党项军官代表,眼中寒光一闪,随即手一挥:“全部杀无赦!”

    几人顿时骇得面如死灰,浑身颤抖起来,一人奋力想从地上爬起来,却被两名林冲的亲卫死死按在地上,只得抬起头大声嘶吼道:“林冲,你敢杀俘!杀俘是要遭报应的,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林冲眼中怒气淤积,随即便再次恢复清明,几乎是一字一顿道:“你们虐杀汉人妇孺老幼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报应?你们劫掠关西杀人放火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若真有神灵,世上如何会有你们这些凶残的强盗?又怎会让你们为祸关西近百年?若真有神灵,见到你们如此恶行,就该放一道天雷把你们全部杀了!既然老天爷不行道久矣,那我们梁山军便要替天行道,杀光你们畜生!”

    这人一下慌了,求生的意志使得脑子转的飞快,这人再次嘶吼道:“林军主,我们错了,我们真的知道错了啊!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啊!林军主,你不能杀我们,你杀了我们,大夏国这么大,其他城池堡寨势必跟你们死战到底!你不杀我们,我们可帮你们劝降他们啊!”

    林冲不禁冷笑,懒得理他,心说不投降更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老子本来不想留一个党项人。

    再者说了,老子马上就要闪击黑山威福军司河套地区,看是这边的消息传得快,还是梁山骑兵突袭的速度更快。

    至于其他地方,投降不投降跟梁山军也没多大关系,反正是交给西军去打,等打下河套,攻下兴庆府后,自己也就要率军返回梁山泊了,剩下的地区就交让西军慢慢平定更好。

    省的西军空闲下来,大宋朝廷就把他们调往汴京,生出什么不好的心思。
 上页  目录  无下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