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两百四十章 第二次世界剧变(五)
2018-05-17 02:58:48
    “好,那我去安排。”蒙赢心想,大不了出事后,他们华南基地上下所有人都会保护李千秋。

    “不用你安排,我亲自出手。”

    “你身子还虚弱,出什么手?吩咐蒙赢去做就好了!”刘孟楠皱眉反对。

    “这事,你们谁出手都不行,他们要的人是我,可不是蒙赢。”

    李千秋出手代表的是她个人,如果蒙赢出手,那就真会挑起两大基地的矛盾了。

    蒙赢一听,马上就懂了她话里意思,他有些担心地问道:“刚救了曹杰,现在又亲自出手杀鸡儆猴,您身体支撑得了?”

    “瞧你们一个两个的,我是怀孕了而已,又不是重伤的病患,而且现在能使用异能了。”李千秋笑容柔和,一点也不像是要去杀人,似乎她只是去会会几个老友。

    在她眼里,对付几个只会拿手术刀,只会摆弄各种电子仪器的研究人员,是十分轻松简单的,她可不是重生前,只会在手术台上哭鼻子的大小姐了。

    刘孟楠还是担心,不过李千秋坚持要自己出手,她也不会阻拦,最多会不停地在李千秋身边,说着要注意自身安全的话。

    帐篷外,曹杰知道李千秋醒了,立马去准备热乎的饭菜,都是按照舒游留下来的孕妇菜谱做的,还原度十分高,李千秋吃了,都忍不住感慨,似乎还是末日之前一般。

    李千秋摸了摸饱腹感十足的肚子,一扫刚醒来时的疲惫,她能恢复这么快,最大功劳还是唐慈。

    如果没有唐慈利用植物晶核保护她的孩子,她也不敢出手救曹杰。

    汤足饭饱后,也该做点正事了。

    “蒙赢,你等下把所有人都召集到空地上,重伤的人也不例外,只要是醒着的,用担架抬,也得给我抬出来,研究队的人也一样。”

    蒙赢接到李千秋的指令,掀开帐篷门出去,不到半小时,全部人都集合在帐篷围出来的一片空地中,连希望之地逃出来的幸存者,都自发融进人群里。

    研究队的人,听到李千秋要求大家集合的消息,都不用蒙赢特意去叫,全都站在了人群的最前方。

    李千秋和刘孟楠,从帐篷里走出来时,就看到人群前,十三个统一身穿银色工作服的男女。

    这十三个研究队的男女,和所有幸存下来的人群,都有些期盼的看着李千秋一步步向他们走来。

    研究队的副队长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细眉尖嘴。

    李千秋走进后,这位副队长就先声夺人,抬着下巴,对李千秋说:“你就是那个李千秋?盛世的团长夫人?”

    李千秋没有回话,只是微微一笑,眼神冰冷回看她。

    副队长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皱眉吼道:“难怪昨天问你们话不说,以为你只是年纪小不懂事,没想到原来你是个哑巴,那我也不怪罪你了,你直接跟我走,好好配合我们做研究。”

    研究队其他人,看着李千秋,那眼神不像看一个人,李千秋对这样的眼神很熟悉,前世她在手术台上,不知见过多少人对她露出这样的表情,她对于那些研究人员来说,只是他们试验的小白鼠,摇钱树,万能药......冰冷的眼神,却又狂热地盯着她。

    李千秋挥手唤出花儿,研究队的人也是第一次见花儿,一副猎奇的模样,那位副队长更直接,伸手抓向花儿。

    花儿没有躲开,它接收到李千秋在心里对她的命令。

    在那位副队长快要接触到花儿时,花儿那淡绿色的蓬蓬裙下,猛地伸出无数条藤蔓,在研究队十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瞬间把他们捆成了蛹状。

    “这是做什么!李千秋,快放开我,你敢伤害我一根汗毛,你们盛世还想不想在华北呆了!”这样的情况,是个傻子都知道不妙,不过副队长还是一副高人一等的语气。

    研究队其他人也在高呼放开他们,还说着各种威胁的话。

    不管是末日前,还是末日后,他们都是被人高高捧着,哪有人像李千秋这样,一言不发就把他们捆绑起来,就算有人不和他们这些研究人员合作,也是客客气气拒绝。

    李千秋可不会和他们客气,她的情况特殊,现在放过这些人,日后的麻烦更加不断。

    李千秋蹲在研究队副队长面前,双眸冷冽地盯着她,“你们觉得让几个人闹闹,我就会告诉你们怎么救的曹杰?可笑,我李千秋生平最讨厌你们这些研究人员,不来惹我还好,惹了我,就、得、死。”轻笑一声,她细长的手指划过副队长的脖子。

    “我们可是为了基地,为了全人类,我们又没有伤害你,既然你能救一个得截肢的人,只要你配合我们做研究,说不定就能救下更多的人!”研究队一个矮个子中年男人,对着李千秋吼道。

    “就是,做人不要那么自私,你看有多少人来E国保护你受伤,现在有的人还要截肢,你能救一个,为什么不救救他们!”

    “保护我?”李千秋扫视了周围黑压压的一群人,有几个已经截肢的人,躺在病床上,透过帐篷未关下的帘门,眼神愤愤地看着她,李千秋嗤笑一声,“拿钱办事的人,就该料到其中的危险。”

    他们又不是李千秋的责任,李千秋没有义务一个个去施救,况且求人也不是他们这样理直气壮,还带着威胁口吻。

    好似她救他们是理所当然的事,不救他们,她就变成了丧尽天良的人一样。

    就算李千秋跟他们说,能救下曹杰是巧合,以后都救不了,他们也不会相信,尤其这些研究院的人,一定会想法子抓住李千秋做研究,与其被人天天惦记,不如杀鸡儆猴。

    当然,杀了他们不是一劳永逸的法子,但能警告那些不怀好意的人。

    李千秋可不想以后的人生,活在不停救人的日子里,能重生一次,她要好好享受人生。

    说她自私也好,狠毒也好,她本就不当自己是老好人。

    李千秋对研究队的一行人没有恨意,虽然下了杀心,但没有想过要折磨他们,她随便拿出一把长剑。

    剑锋一划,话最多的副队长,瞪大了双眼,嘴巴发出嚯嚯的声音,如果双手没有被藤蔓捆住,她可能要用双手捂住脖颈上的伤口。

    鲜血噗噗流出,最后浸湿了一片泥土地,剩下的研究队成员,看到副队长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被一剑划破了喉咙,死的不能再死的下场,才真正急了起来,他们以为李千秋只是把他们捆起来警告,没想到李千秋是要他们死!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