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到最前页  目录  下页  
第一节 格雷·凯奇
2018-01-25 11:14:47
    格雷?凯奇,一名骑士,他从小就严格按照父亲和骑士教官的教导行事,从不敢有半点懈怠,因为他是一名贵族私生子。

    在艾兰大陆,贵族私生子的命运是很悲惨的,运气不够好的话,甚至连活下来的权力都没有。运气好上一点外加上贵族父亲还够仁慈的话,花点钱把私生子培养成骑士,然后给某个领主当个侍卫长,过几年混个爵士的头衔还是非常不错的。

    所以,格雷算是非常幸运,他的父亲是克莱斯?拉格莱,拉格莱家族男爵爵位头衔的继承者,亚伦领和亚伦堡的领主,是一位还算正直和保持着荣誉感的贵族。因为在艾兰大陆人类王国中私生子是不能有家族头衔的,所以格雷被他的男爵父亲取名为格雷?凯奇。

    “放松些,克拉格斯,回忆教官的话!”

    只见,一位身穿皮甲,模样只有十一二岁样子的男孩,他褐发蓝瞳,俊俏可爱,满脸的严肃,偶尔还会透露出些许紧张。他左手举弓,右手扶箭,双眼紧盯着对面十步外箭靶的正中心点。

    而说话的则是小男孩旁边的一位高大强壮的青年,青年的脸上还有些稚嫩,约莫有十七八岁,同样是褐发蓝瞳,很是英俊,不过他身上的皮甲有些发黑破旧,但很干净,他就是格雷?凯奇,男爵家的私生子。

    旁边的小男孩则是亚伦领和亚伦堡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克拉格斯?拉格莱,格雷同父异母的弟弟。格雷此刻的表情有些严肃,看着姿势完全不对的弟弟,他轻轻上前一步,左手轻扶了一下因为走动而摇摆不定的佩剑,右手矫正着弟弟错误的地方,他非常有耐心,动作也非常小心。

    ‘嗖!’的一声,箭矢划破空气,‘咚’的一下钉在了箭靶旁边的木板上!显然,克拉格斯完全没有他哥哥格雷的耐心,急急的就把箭矢给射了出去,可惜效果却是不尽人意。

    克拉格斯有些不好意思,悄悄看了一眼格雷,然后伸手在箭壶里又抓了一只箭搭在了弓上。“不要急,放松些,一定要瞄准了目标再射击,要……”

    ‘嗖!’,格雷的话还没说话,箭矢又飞了出去,这次显然是太高了些,直接从箭靶的顶上飞过,然后钉在了后面的一颗青木树的树干上。“没关系,没有人能在你这个年龄就能熟练的运用弓箭。”格雷看出了克拉格斯有些气馁,出声安慰道。

    “格雷大人!”突然,训练场地外有人喊了一声,一个同样高大强壮的青年跑了进来,这是格雷的父亲为他挑选的侍从刚德,一位铁匠的儿子,很有战斗天赋。

    刚德好像有些着急,面部因为跑动有些微微发红,黑色的短发有些散乱,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胸前套着一件很薄的皮质背心,他是嘴唇有些夸张的大,就像腊肠一般,不过配上他那粗狂的脸庞,倒也不显得难看。

    刚德用他那非常巨大而显眼的右手轻扶胸前,弓着身子跟克拉格斯和格雷行礼,然后开口说道:“格雷大人,拉格莱男爵大人的侍卫长罗德爵士在找你。”

    格雷“嗯!”了一声,克拉格斯则看着刚德那双宽大的手掌,好像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有些笑意。“你自己练习一会儿吧,克拉格斯,可能发生了一些事情。”格雷轻轻拍了拍克拉格斯的肩膀。

    “好的,格雷。”艾兰大陆贵族默认的规则没有谁敢打破,两位血脉相连的兄弟只能这样对话,虽然残酷却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事情发生。所以,这样的规则有它存在的必要和价值。

    ----

    男爵大人的侍卫长,名叫罗德?马力,以前是一位被剥夺了贵族头衔的冒险者,30岁的时候结束了冒险生涯,投靠了当时正在征召士兵的拉格莱男爵,他的剑术、骑术、枪术、箭术都非常厉害,是最近几年才被提拔为男爵侍卫长的,而后他恢复自己的姓氏,有了爵士的头衔。

    格雷走得非常快,不多时就到了城堡的大门口,他看到罗德的样子,就知道他在这里等候已经有一会儿了。“罗德爵士。”格雷微微躬身,在亚伦领,他虽然是男爵的儿子,但毕竟是私生子,真要论地位是话,显然是没有这位城堡的最高军事长官高。

    还有,在艾兰大陆,大多数人喜欢别人叫他的贵族头衔,如果非要叫他的职称,后面也一定要带上贵族头衔,比如:侍卫长罗德爵士。

    “格雷骑士。”罗德还礼,他没有年轻人那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浮躁气息。“是男爵大人找你,格雷骑士。”罗德看出了格雷的疑问,不等他问话,抢先说出了答案。

    格雷很喜欢和这样直接的人交谈,不用费任何心思和口舌,就能知道自己想要的。不过,此刻格雷心中却是有些吃惊,往日自己的那位男爵父亲找他,也就让他仆人通知一下就行,这次却是让侍卫长亲自带路。

    “发生了什么大事?还是……?”格雷心中不禁暗想,不过他没有问出口,因为他知道现在问罗德这个问题是非常愚蠢的,同时脚不敢有丝毫停顿。

    格雷带着一丝不安,或者是一丝期待走在熟悉的过道里,前面罗德侍卫长的脚步不急不慢,有中年人特有的沉静,全身的铠甲在他的走动中“哗哗”作响。

    两人带着有节奏的脚步声走到了城堡大厅的木质大门前。

    “咚咚!”罗德可不敢直接推开大门,现在男爵大人可就在里面。“进来吧!”声音很是随意,而且很小,却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感觉,这是这座城堡的主人克莱斯?拉格莱,拉格莱男爵的声音。

    罗德很是小心翼翼的轻轻的推开了大厅的木门,在木门被打开的瞬间,格雷听到了里面谈话的声音,人很多,好像有亚伦领地内的税务官,亚伦城堡的大管家,而罗德爵士也走到他平时站着的地方默然不语。

    格雷?凯奇走的不急不慢,领主大椅上坐着一位同样褐发蓝瞳的中年人,脸上皱纹已经非常明显,满脸的长胡须有些发卷,这在昏暗的大厅内,他的那双蓝眼给格雷的感觉,好像在闪闪发亮一般。

    在男爵右手边的椅子上端坐着一位贵妇,她是拉格莱夫人,克拉格斯的生母,格雷名义上的养母,她的脸上始终是带着微笑,让人感觉温和却又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这是一位从小就被父母认真教导的贵族小姐,她的贵族修养非常到位。

    拉格莱夫人看格雷给外人的感觉非常的温和,甚至还带着一丝母性的慈爱,但格雷自己是知道的,这位男爵夫人双眼中的戒备和警惕始终没有消失,虽然没有达到厌恶的程度,但那一丝不喜欢也只有当事人格雷能够明显感觉到。
 已到最前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