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四节 审问
2018-01-25 11:14:51
    可转过头,格雷看到刚德已经冲了过来,正在和剩余的四人交手,他那副巨盾已经扔在一旁,背后的双手剑握在手中,虽然凭借着双手剑的长度,和刚德那高大的身躯,暂时不会有事,但只要一被包围,刚德必死无疑。

    正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只听到‘嗖!嗖!’两声,两名劫匪应声倒地,其余两人转头一看,顿时心中一凉,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刚德的巨剑劈到,又一人生生被拦腰斩断,鲜血洒了一地。

    盯着最后剩下的那人,格雷放下手中的轻弓,刚德很聪明也没有再进行攻击,他知道这是格雷故意留下的活口,拉格莱男爵夫人的堂弟,那个讨厌的中年人。

    “刚德,去帮你姐姐他们,这里交给我。”格雷骑着马缓步走了过来,刚德闻言冷冷看了这哈尔一眼,然后举着巨大的双手剑快步向着马车那边跑去。

    ……

    战斗很快结束,雷恩夫妇都没有事,只是刚德的手臂有些轻伤,雷恩此刻整个清理这个小战场,他以前是一名士兵,还打过仗,两把军弩最值钱,他最先收好。

    “除了箭矢回收回来,其他东西都不要在拿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格雷觉得这里不能多呆,连忙吩咐道。

    其余三人闻言动作快了起来,雷恩夫人过来用绳子绑住已经瘫坐地上的哈尔,她绑得很紧,有些地方的绳索已经镶进了肉里,疼得那哈尔“哼哼”直叫。

    几人再次上路,这次他们更加的警惕,刚德还不如跑到高处侦查,看一看附近的情况。被绑住的哈尔没有逞强,他非常安静,静静等待着他应有的命运。

    天已经漆黑,四人找了一处视野开阔的地方搭建了一个小型的营地,在这里晚上只要一人守夜,周围所有的动静都可以尽收眼底。

    “说吧,谁叫你干的?”在马车边的火堆旁,格雷盯着眼前被绑的哈尔,冷冷的问道,他英俊的脸庞在火光的映射下有些阴森可怖。

    中年人神情死灰,眼神无光,满不在乎的扫了一眼格雷手中玩耍的匕首,轻声的说道:“没人指示,是我自己要干的!”

    “喔?为什么?”

    “因为钱!税务官告诉我你身上有很多钱!”哈尔答道。

    格雷听闻此言,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位在他印象中还算正直的税务官,心中一惊,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问道:“你们都是怎么分赃的呢?”

    中年人扫一眼旁边还有些血迹的短剑,停了半响后回到:“我四他六!”

    “你们经常这样干?有多久了?”

    “已经六七年了吧,一年十多次,基本上每个月有一次,碰到‘肥羊’,就多做一次!”中年人回答得很爽快,没有隐瞒。

    “拉格莱夫人知道这件事情吗?”

    “不知道!”

    格雷松了一口气,想想也是,拉格莱夫人这样做没有任何好处,简直就是脑残行为,按她以往的行事风格,显然不会这么笨。

    “你们是荒原上的恶狼!?”刚德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叫了一声。

    听到这个称呼,格雷若有所思的看着哈尔,问道:“是吗?”

    哈尔点了点头,算是承认。

    这荒原上的恶狼是亚伦男爵领最近几年很是猖狂的盗匪,来往商人多被他们抢劫过,而且每次都没有活口,久而久之除了一些大型的商队之外,小商人基本在亚伦堡绝迹,这也使得亚伦堡物价疯长。

    “那些大商队每年给你们不少钱吧?”格雷若有所思的问道。

    “不错,其实我们也就变相的受雇于那些大商队,他们给钱,我们办事,然后地区的物价就由他们说了算,这种事情不光我们这里,大陆上到处都在发生。”哈尔不以为意的说道。

    除了格雷,其他三人闻言都有些不可思议,他们没想到这些商人为了钱财,居然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简直没有人性。

    “你们就这么点人?”格雷继续问道。

    中年人点点头说道:“不是,还有一些人,今天来得比较少,本来以为只有你一个人的,而且人少好保密,分钱的人也少!”

    “这些人都是什么人?”格雷问的是跟着他抢劫的这些人。

    “都是附近村子的一些民兵!”

    “这么多年抢了不少钱吧。”

    “是有不少,不过都花掉了,我们都是把脑袋放裤腰带上讨生活,有点钱当然要花掉,不然到时候人死了钱没花出去,不是很划不来!”哈尔认为格雷想要这些钱。

    “你说谎了!”格雷眼光一闪。

    哈尔一怔,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问道:“什么意思?”

    格雷盯着哈尔的双眼看了半响,哈尔还是那副表情,既没有对死的恐惧,也没有对生的希望!格雷便没有再继续发问,他站起身来对着刚德说道:“你和雷恩轮番守夜!”

    格雷说完便靠在马车旁边闭上了双眼,看似在睡觉休息,其实在回忆刚刚的问话,哈尔刚刚说的这些话应该是真的,他们确实在这条路上抢劫了几年,跟税务官的勾当也是真的。

    但是,这次的审问他回答得太快,好像背书一般全部倒出。格雷在刚刚冲杀当中,明显看到其他人眼中那见到肥羊一般的贪婪,但哈尔一照面就盯着自己看,眼中只有杀意而没有劫匪应有的贪婪。

    这次拦路抢劫,哈尔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命令。当然,这些都只是格雷的猜想,他看出了哈尔不会轻易说出答案的,他没有时间耗上几天来审问,所以他没有再问。

    ———

    早上,天已经大亮,早霞已经升起,格雷醒了,众人简单的吃了一点早餐之后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再次上路。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格雷对着捆绑在地上的哈尔问道。

    哈尔苦涩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死亡的命运已经来临。

    格雷也不啰嗦,轻轻拔出佩剑,猛然一刺,刺进了对方的心脏,待格雷抽出佩剑,对方立刻吐出两口鲜血,挣扎两下好似解脱一般的闭上了双眼。

    不在昨晚杀他,是怕血腥味引来什么野兽,另一方面也是让他好好考虑考虑,如果他愿意开口说出实情,格雷不介意饶过他一命。

    格雷有些奇怪,难道不是拉格莱夫人?因为他知道拉格莱夫人还没有达到别人愿意为了她而死的地步,或者说怕她怕到就算是死,也不能说出口的地步。

    如果不是拉格莱夫人,那到底是谁?格雷实在想不出,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个大人物想要他的命。格雷使劲的抓起一把干草,擦拭这佩剑上的血迹,他心中这么告诉他自己:活下去,活给他们看。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