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十二节 现实
2018-01-25 11:15:05
    尔费要求格雷手下的士兵在营地东面负责警戒,格雷没办法拒绝,士兵们安排好马匹之后,跟着一名地精离开。

    格雷本来也要跟着去,却被索尔拦住,“不用去管你的那些士兵,我们不会有战斗的,而且尔费阁下可不是就带了这点兵力哦!”

    格雷一愣,心中略带疑惑之色跟着索尔,营地里没有任何的火光,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初春的月色很淡,就算挨得非常近,格雷也只能看到索尔模糊的影子。

    索尔带着格雷山峰最顶端,这里的视野非常开阔,“看那边。”索尔指着一个方向,格雷立刻转身顺着索尔所指的方向望去,淡淡的火光在漆黑的夜晚非常的显眼,那里是刚刚格雷他们所在的营地。

    格雷看了一眼索尔在月光下好似嘲笑的目光,回忆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他似乎知道了怎么一回事!这些货物是诱饵,这是格雷的第一反应,但是又在引诱什么呢?这里离红雨森林已经有些距离,那些地精口中的哥布林应该还没有这么快到达这里。

    索尔看着那边的营地有些出神,“十车货物里面,有整整九车全是精铁,矮人的精铁,一整车的金块,最重要的是有一块地脉之核,这可是魔法师法杖的极品宝石!”

    格雷闻言不禁有些震撼,难怪两匹强壮的成年马拉一个马车起来都这么吃力,这九车精铁全部打造成装备,足以装备一个五百人队的重装骑士,没有人奢侈到用精铁去装备普通士兵。

    再加上一整车的金块,这个价值格雷没办法估计,但是光想象一下一整车的金块如果堆积起来得多么的震撼,至于索尔说的那块地脉之核,格雷不知道价值,倒没有在意。

    索尔转过头,盯着格雷,他的笑容在月光下有些阴暗,还带有一丝狰狞,“这样的诱饵,怎么样?这可不是为了设伏放出的假象,货物全部都是货真价实的存在!”

    这些财富,如果在亚伦堡,就是不吃不喝二十年,都不一定能够积累得到。

    “我们今天晚上只是看戏。”索尔神情又变得有些冷淡。

    “看戏?”格雷刚刚明白了一点,又变得疑惑了起来。

    索尔盯着远处的营地,眼睛的余光看了格雷一眼,“不错,舍弃这些货物,验证一件事情,我们如果出击,就会暴露我们的企图,那样的话我们的后面的计划就会彻底暴露!”

    格雷看不到索尔的神色,“但愿这些怀疑和猜想都是假的吧。”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很轻,但格雷有听到。

    格雷目光闪动,“不光是货物,还有那些民兵。”总共有五十多名民兵,这就是五十多个家庭,他们今天被他们的领主抛弃了。

    这个时候格雷知道了尔费刚刚为什么会那么问了,“刚刚你说是伯爵的要求?”格雷问出了他的疑问。

    “是的,伯爵确实特意嘱咐过我的,他显然刚开始不知道这次安排的是你。”索尔心中也有疑问,他怎么想都想不到眼前的格雷为什么会被伯爵特别注意,原计划为了让戏更加真实一些,是要连带队的骑士和那些骑兵也要牺牲掉的。

    格雷却是更加不知道,他效忠洛克顿伯爵之后,根本没有什么机会和伯爵接触,最多的接触也就是在城堡巡逻的时候见到行礼罢了,而且伯爵每次也都是一晃而过,甚至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听索尔的意思,如果不是自己带队的话,是要连带队骑士都要牺牲的,格雷心中此刻却是一片冰凉,他并没有因为伯爵对自己的特意安排而对这位伯爵大人有一丝感激之情。

    索尔明显感觉的格雷的情绪,“如果换成你,也许你比伯爵大人做得更绝情。”索尔的语气有些冰冷,直透格雷的内心。

    格雷一怔,‘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他没有办法验证索尔说的话,因为他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索尔轻轻叹了一口气,“等事情真相大白之后,也许你就会明白的。”

    “马克呢?你不是很推崇他的吗?”格雷问道,格雷能够感觉到索尔对于马克能力的赞赏是发自内心的。

    索尔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你认为马克也被抛弃了吗?”

    “难道不是?”格雷皱眉,索尔有些嘲弄了笑笑,“如果我说从一开始马克就知道这件事情,而且他还参与了策划,你相信吗?”

    格雷听闻此言脑袋明显有些转不过来,有些不信,他不是留下了吗?索尔盯着营地的方向,“原计划是他跟我一起撤离的,带队骑士留下!”

    这是一句晴天霹雳,让格雷的彻底呆在了原地,这句话让格雷觉得自己的尊严再次受到挑战,格雷不想死,他还想回到自己的家乡,而且是正大光明的回去。

    但是,他的尊严不能忍受这样的羞辱,他立刻有了决断!

    索尔好像很了解格雷,没等他说话,便抢先说道:“这是马克自己的要求,其实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他在那些民兵心中很有威望,那些民兵很信任他,他说他自己有办法逃出来!”索尔语气中的嘲笑已经暴露无遗。

    “马克很聪明,他抓住了伯爵大人的心思,伯爵大人承诺,如果事情能够顺利进行下去,等结束的时候册封马克为骑士!”索尔的语气好像在讲故事。

    “你现就是去跟马克交换,他也不会答应的,你不知道他为了这个骑士称号做了多少事情!你什么都不了解,你自认为很了解底层人物的想法?你什么都不懂!比你更加惨的人比比皆是。”索尔有些激动。

    格雷已经没办法说什么,他现在的脑子很乱,是的!他什么都不懂,马克为了骑士的称号,那五十多名民兵必须牺牲掉,甚至他自己如果不小心一点,也可能就此丢掉性命。

    其实人都是一样的,马克这样做也是为了下次的时候自己能够有足够分量,他们都在努力的成为不被抛弃的那一群人,努力成为制定规则的那一层人,但是在这条路上,很多东西都会牺牲掉,如果不小心一点,自己也有可能牺牲掉。

    格雷心中想着刚刚索尔的那句话,‘如果是你,也许你比伯爵大人做得更绝情。’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