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三十三节 消息
2018-01-25 11:15:30
    狂欢过后的泽加西村很寂静,杂乱的广场上士兵们围着篝火躺着,他们就这样睡觉,不时会醒来一两个士兵找地方小便,被吵醒的士兵则会骂几句脏话然后转个方向继续睡觉。

    泽加西村的办公楼是唯一的一栋石质建筑,在哥布林的破坏中得以保存完好。格雷,索尔和马克都没有喝多少酒,他们三人坐在大厅内舒适的沙发上。

    炉火烧得很旺盛,让本来有点寒意的夜晚变得暖洋洋的,马克拿出一瓶红酒,给每人倒上一杯,红酒腥红的颜色让格雷有点反胃。

    格雷放下酒杯,问道:“不是说领地遇到麻烦了吗?到底什么麻烦,伯爵大人现在在城堡吗?”

    马克显然很喜欢红酒,他看了格雷一眼之后又盯着索尔:“被你不幸言中,顿纳子爵偷袭了我们,赫瑞恩领西北美达镇、美加镇、艾尔达尔镇在三天之内全部陷落!”

    格雷一惊,这可是赫瑞恩领西北最重要的三座镇子,每座镇子的防御设施都非常完善,军需齐备,每个镇子只要几百人,就完全可以守住好几千人连续半个月的进攻!

    这顿纳子君是柏蓝?顿纳,哈伦斯领地的领主,哈伦斯领地与赫瑞恩领地相连,都占有大片的红雨森林。

    索尔也是一惊:“怎么会这么快?”

    “不知道,还在调查!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吧!”马克沉声说道。

    “伯爵大人没什么事情吧?”索尔连忙问道。

    马克脸色有些沉重:“你们离开后不久,伯爵在回城堡的路上遭遇伏击!但只要两个轻骑兵中队!”

    格雷眉头一皱,“嗯?”了一声,先不说这两个轻骑兵中队怎么穿过赫瑞恩领地那么大一片区域不被发现,但只来两个骑轻兵中队,来送死的?

    “伯爵大人有没有事?”索尔再次问道。

    格雷扫了一眼索尔,然后看着马克:“伯爵大人如果有事,马克能被册封为骑士?”

    索尔一愣也反应过来,又问道:“具体是怎么个情况?”

    “被泰罗领着的五个骑兵中队很轻松的就解决掉,连事先安排在暗处的重装骑兵团都没有出动!”马克回道。

    “他们既然能派两个骑兵中队无声无息的在伯爵回城的路上设伏,为什么不多派一些部队过来,这不是送死吗?还有你们事先就知道?”格雷连续问出两个问题。

    索尔说道:“这就是为什么要干掉加纳德的原因,你以为我真的只看他不爽就设这么大一个局杀了他?我还没有这么嗜杀!”

    格雷已经彻底震惊,“怎么会?”

    索尔他那招牌的笑容又浮现出来:“如果利益足够,是能够让人背弃他的誓言的!加纳德就是最好的例子!”

    索尔说完喝了一小口红酒:“我猜想伯爵大人应该不会相信加纳德会背叛他,所以我只能这么干!”

    在艾兰大陆,背叛自己发誓效忠的领主,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一般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就算他们成功获得难以想象的成功,以后的日子也将会背上‘背誓者’的恶名,这些人将不再被人信任。

    “你们果然早就知道!”格雷说道。

    索尔点点头:“是我调查红雨森林的时候意外发现的,顿纳子爵也在派人探索森林,不过他们探索却是为了窥视洛克顿伯爵的领地!”

    “既然你们都知道顿纳子爵的打算,怎么还让人在三天之内攻破三座大镇?”格雷感觉索尔现在就是个白痴。

    索尔也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接话。

    “根据我们的分析,那两个中队的骑兵是从红雨森林里过来的!”马克立刻转开话题。

    格雷闻言眉头一挑,看来顿纳子爵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很长的时间。

    “德鲁尼大公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格雷问道,德鲁尼大公是整个南境的领主,朋克?德鲁尼,整个南境的大领主都是德鲁尼家族的封臣。

    “知道耐温?洛克顿爵士吗?”索尔问道。

    “伯爵大人的弟弟?”格雷心中一动,明白了过来。

    旁边的马克接过话:“顿纳子爵声称要帮助他的好朋友耐温夺回他自己的领地,还说伯爵大人是一个***的儿子,不配继承洛克顿伯爵的称号!”

    格雷点点头,这种家族内部的斗争,就算是大公,也没有权利阻止的,这不是法律,而是一种潜规则,就像国王的即位战争一样。

    刚到赫瑞恩城不久,格雷就有听闻,现在的洛克顿伯爵的母亲是一位平民,他是一名私生子,格雷却不信,私生子能够继承伯爵的爵位?

    “现在的战事怎么样了?”格雷问道。

    “伯爵大人让他的亲兵队长耶克骑士,率领第一步兵团剩余的三个步兵大队和重装骑士团在艾尼河东岸布放,现在已经成功把敌人阻击在艾尼河西岸,不过情况不容乐观!”马克皱着眉头。

    “敌方多少兵力?”这是索尔问的。

    “一万人左右!”马克的声音低沉。

    格雷‘唰’的一下站起身来,“我们应该马上增援!”

    “伯爵大人让你带领部队先回赫瑞恩城,而且招募令已经下达,很快就能征召到一个步兵团,耶克骑士只要再坚持三天!”马克这次说得很快。

    格雷闻言想了想便坐下,如果只防守,加上艾尼河天然的屏障,三千人坚持四五天应该不成问题,甚至布置得当坚持半个月都有可能,但战场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

    “格雷,我们应该相信伯爵大人,他可不是一个普通的老人!”索尔淡淡的说道。

    索尔说完这句话之后,三人默契的停止了交谈。

    大厅里突然有些沉闷,格雷此刻也不觉得红酒的颜色反胃,拿起来一口一口的喝着。

    不一会儿,索尔和马克便就这么躺在沙发上睡着。

    兴许是这几天实在太累,格雷也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想。

    一夜无事,第二天天刚亮,格雷便醒了过来,索尔和马克已经不见,格雷先站起来神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

    “格雷!”兴许是听到大厅里的响动,餐厅那边传来了索尔的声音。

    早餐很简单,白面包和腊肠,外加一碗小麦粥。

    ------------

    在天黑之前,格雷率领这近三千士兵抵达了赫瑞恩城,看着熟悉的城墙大门,才离开不到十天的时间的格雷却觉得仿佛过去几十年一般。

    现在的赫瑞恩城已经完全戒严,城门紧紧的闭着,城外也没有一个行人,格雷这一行人的到来引起了城墙上守城士兵的警惕。

    格雷不会在这种时候直接把部队领到城下,马克先单骑跑上前去喊话。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