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三十七节 出征
2018-01-25 11:15:37
    鲁肯这几天可谓真的是冰火两重天,从最开始他亲眼目睹自己的顶头上司格雷骑士用短矛杀死加纳德爵士,那个时候的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鲁肯已经四十五岁,他在军队里已经服役二十多年,他听过太多骑士卫队里面那些骑士老爷的斗争,但从来没亲眼见过!他知道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那个瞬间,恐惧的内心让他差点崩溃,他甚至想要干掉格雷之后跑路,但一想到自己的妻子与两个孩子,便强行压下去这个冲动的想法。

    后来格雷骑士让自己处理掉他身边的那几个人,他照做了,虽然这几个人是他在军队里最为信任的部下,其中一个甚至还是他的亲外甥,但他还是做了!

    因为,鲁肯知道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骑士老爷有千百种方法让自己消失,他知道只要他按照格雷骑士的要求把事情办好,他的性命就暂时没有问题,至于后面该怎么办,他根本没想过,也许是不敢去想。

    事情如鲁肯想象中的一样,格雷骑士果然没有再追究。

    在赫瑞恩城堡外面,当他见到格雷把指挥权转交给普拉骑士的时候,心中狂喜之情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虽然前面等待他的是未知的战场,但作为副大队长,他前面还有许多士兵可以为他挡住攻击。

    要像办法脱身,然后回家带着妻儿跑路!这是他当时的想法。

    但格雷骑士的要求瞬间让他美梦破碎,他没有任何的反抗的能力,普拉骑士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答应了。

    随后鲁肯跟着格雷来到伯爵大人居住的城堡,鲁肯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这座城堡,这比他想象中更加震撼,他感觉自己就像神话中站在巨人脚边的小人一般,他想抬头认真看看整座城堡,却又不敢,只能偶尔偷瞄一眼。

    天快黑下来的时候城堡中向贵族区发布了一条手令,格雷骑士被任命为骑士卫队的卫队长,这消息简直就像那天格雷骑士杀掉加纳德爵士一样震撼。

    难道这一切都是他们事先策划好的?这个鲁肯的第一个反应。

    紧着着,他突然又反应过来,自己成为了格雷爵士的侍从!卫队长的侍从!喔!女神在上,是您聆听到了我的祈祷吗?

    这可是一个好位置,而且现在领地正发生着战争,鲁肯奋斗这么多年,就差最后一步,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没有希望走出这一步,但现在他的机会来了!

    成为骑士老爷的机会!当然,这一切都要看格雷爵士的意思。

    怀着美好的心情,鲁肯在骑士卫队待了几天。

    5月11日早晨。

    鲁肯正在擦拭着格雷爵士的铠甲,这是他每天必定要做的工作,这是一副全新的铠甲,前面那副损坏的已经送到城堡铁匠那里去修复。

    部队与物资已经准备完毕,军令以下,今天一早部队就要开拔!鲁肯特地起了早,再认真的擦拭一遍格雷爵士的铠甲和武器。

    他还听说格雷爵士被整整一个小队人刺杀,还动用了军弩,这让鲁肯心中一惊,但随即他见到格雷爵士毫发无损,不禁对那些招摇的人心中不满。

    要是现在格雷爵士意外死亡的话,鲁肯真不知道他的前途会变成什么样。

    整个刺杀事件,给鲁肯一个怪异的感觉,格雷爵士下令让那位叫马克的骑士负责调查之后,便不再提起,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卫队里也没有人再提起。

    “鲁肯!准备得怎么样?”格雷的声音传来。

    “已经好了!格雷爵士!”鲁肯看到格雷那高大的身躯立刻站起身来。

    格雷看了看自己的铠甲,然后说道:“不错,你工作很认真!”

    等格雷穿戴完毕走出他房间的时候,驻地校场内已经站满了骑士,旁边则是他们的侍从牵着马。

    “出发吧!”格雷扫了一眼众多骑士之后命令道。

    此刻,在城堡大门外面的广场里,两边已经站满了人,大多都是贵夫人和小孩子,他们都是来送自己的丈夫或者父亲的。

    “格雷爵士!”内沙小姐在城堡大门右边站立着,她见到格雷之后立刻大声喊出,她牵着一匹马,这是他父亲洛克顿伯爵的坐骑,要不是现在职责所在,内沙小姐可能已经迎了上来。

    内沙的这一声叫喊,让广场上大部分人都望向被一群骑士簇拥在中间位置的格雷,他们每人表情不一,随后又收回目光小声讨论起来。

    格雷听到之后连忙几步上前,躬身行礼:“内沙小姐!”

    戴尔爵士也在城堡的门口,他身边有卡特丽,那个倔强的女孩,她看着格雷的眼神有些闪躲,显然是上次的事情让她现在都还有些尴尬。

    洛克顿伯爵离开城堡之后,整座城堡最高决策者就是内沙小姐,一个刚刚十六岁的少女,当然戴尔爵士会辅佐她的。

    “戴尔叔叔!卡特丽!”格雷率先打着招呼。

    格雷他们现在可不敢骑马,伯爵都还没有出来呢,骑士们和出征的贵族都在城门大门口等待着他们的领主洛克顿伯爵的出现,侍从牵着马在后面。

    卡特丽咬了咬嘴唇,走到格雷身边:“格雷哥哥,自己多加小心!”

    格雷点点头,微微一笑,卡特丽见到格雷的笑容便知道他们之间的不愉快已经过去,也跟着浅浅一笑,戴尔爵士在旁边微笑的说道:“格雷,战场上自己小心点,注意保护伯爵大人的安全!”

    “放心吧!戴尔叔叔!”格雷神情严肃的说道,戴尔爵士又拍了拍格雷的肩膀没有再说话。

    正在这个时候,城堡中走出一人,这正是戎装在身的洛克顿伯爵,擦掉铮亮的铠甲在早晨太阳照射下反射出柔和的光线,银白色的头发在微风中轻轻飘动。

    他先是走到女儿的身边,小声的说几句话,然后认真的看着广场上一群身穿铠甲的骑士和贵族们,心中一股自信油然而生,他熟练的翻身上马后喊道:“出发!”

    “格雷爵士!”内沙小姐在他父亲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格雷。

    格雷一愣,内沙小姐继续说道:“保护好自己,还有!保护好我父亲!”

    “放心吧,内沙小姐!”格雷郑重的点点头。

    说罢,格雷便施礼告辞,他的脚步很快,身后的众多骑士可不敢走在他的前面,所以一直在等着他。

    城外的士兵早已经整装待命,等洛克顿伯爵出现之后,一连串的命令通过格雷这边发出,随着号角声和传令兵的来回奔波,以及长官们的呵斥声,队伍缓缓向着艾尼河开进。

    --------

    “格雷爵士,上次在贵族区刺杀你的那些刺客查清楚了吗?”在部队的中间位置,洛克顿伯爵向着旁边的格雷问道。

    “有一点眉目了,伯爵大人!”格雷侧身回道。

    洛克顿伯爵‘恩’了一声:“格雷爵士,仁慈是很好的品质,但是过分的仁慈却是软弱的代名词!”

    格雷立刻点头:“是的,伯爵大人!”

    洛克顿伯爵盯着前行的队伍:“必要的时候,必要的手段!”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