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四十六节 劫道
2018-01-25 11:15:46
    格雷自从把一百套士兵的装备交给维克之后,就一直计算着时间,两岸阵营的大军还是如同往常一般安静,河岸线上不时有几队巡逻的骑兵来回奔波。

    偶尔格雷会派出去几波队伍,把西岸试图建立塔楼的民夫干掉,西岸的民夫好像用之不竭一般,每天都会派出来送死。

    现在已经是6月下旬,如果7月中旬暴雨期之前维克那边还没有消息,洛克顿伯爵肯定不会再等下去,要么决战,到时候谁胜谁负就看天意!要么撤军,放弃掉赫瑞恩领西北地区的领地,或者等时机成熟再夺回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格雷每天都会不时的望向西岸后方的无尽背影。

    ----------

    美加镇向南60多里的一处潮湿的山洞内,火把每隔两步就点一只,把本来黑漆漆的山洞,照得明晃晃的。

    山洞很深,一群人抬着十几个大木箱子,在山洞里走着,互相也不说话,现在这个天气在山洞内点这么火把真的很热,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大汗淋漓。

    在山洞最里面,瑞娜看了看头顶没有风吹进来的的出风口皱着眉头,一旁的法恩倒是干脆,已经脱掉上衣。

    “装备已经运到!现在该怎么办,瑞娜?”法恩问道。

    瑞娜盯着一旁热得不行却要故作绅士的维克,轻声问道:“洛克顿伯爵确实答应了我所有的要求?”

    维克点点头:“是的!瑞娜小姐!”

    再次得到确认,瑞娜满意的点点头,既然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承诺,那么现在就是她展现实力的时候。

    瑞娜转头看着在一旁使劲擦汗的法恩,问道:“法恩叔叔,前段时间拜托你调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

    “顿纳子爵部队的粮草在前期,主要是我们这片土地掠夺而来的,就算是现在,他们还定期派遣部队到各个村里和庄园里去搜刮!”

    “不过,最近十天,他们已经开始从自己的领地运送粮食,想来是这片土地的粮食被他们搜刮得差不多了!”

    说道这里的时候,法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显现有老人特有的伤感,但他儿子却是满脸的愤恨以及不甘心。

    维克立刻来了精神,连忙问:“他们的运送路线可有查清!”

    法恩点点头:“这很好查,他们走的都的都是大路,从哈伦斯领过来之后,他们一般都会在美达镇歇息几个小时,然后把粮食运到美加镇,而后前方军营每隔一天会派一个大队的骑兵前来运粮!”

    瑞娜其实早就知道,这些只是说给维克听的,而且她早已有了计策,这个计策是同样是她在一本历史文献中读到过的,当时她心里还在心中鄙视那个指挥官,没想到现在她自己却要用。

    “运粮队有多少兵力?”这是瑞娜问的,这个问题她是真不知道,这不能怪她,毕竟他一个月前还是一个富家骄小姐。

    “一千人!”法恩回道。

    瑞娜点头,思考半响后说:“让我们的人在难民中散布运粮队的消息,就说他们只有两百人的守卫部队!记住,说话时要注意,一定要凸出粮食很多,守卫很少!”

    维克双眼一亮。

    法恩和齐森则皱着眉头闷在一旁,瑞娜盯着他们两人:“两天之内,让所有的难民知道这个消息,同时让我们的人把这附近能吃的东西全部毁掉!”

    维克听得一怔,这个时候他才认真的看了看这位右脸用绷带缠住的女人,法恩和齐森父子二人好像也是第一次认识瑞娜一般,定定的看着她。

    “另外把我父亲准备的那些钱财拿出一部分,买通其他难民群的首领人物,他们应该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多钱财,像以前跑商一样,先付一半,剩下的事成之后付清!这样的话,到第三天,我们就能组织起几千难民部队!”瑞娜的语气平静中带着紧张与兴奋。

    “瑞娜,你父亲留给你的财产可你下半辈子的希望!你……”法恩想要劝说。

    但还没等法恩说完,瑞娜就插话:“法恩叔叔,那么多钱有什么用,我父亲生前就算是倾尽家产都想买到一个有用的头衔,但有买到了吗?买不到!我们这样的人钱财太多未必就是好事!”

    十天前,当瑞娜听说三个镇子的贵族,被他们在赫瑞恩城的亲戚用赎金赎回去的时候,心中的愤恨可想而知,贵族为什么可以用赎金赎回自己,平民为什么不行?

    就因为自己的家族没有贵族的头衔,就该死?瑞娜打心底里仇恨贵族,仇恨这个世界的规则,但她除了无声的呐喊之外,还能做点什么?

    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

    三天时间慢慢的过去,一切都按照计划在一步一步的进行着,饿死的人越来越多,或是求生的**,又或是被人鼓动,还有的是被人带领,难民们开始向着美达镇西边的官道上移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难民越聚越多,官道上满满的全是难民。

    美达镇的守军都被惊动,他们不得不派出士兵驱赶,以保证官道的通行,难民们刚开始倒还自觉,见到有士兵赶来,连忙闪到道路的两旁,让前来驱赶的士兵内心很是满足。

    但正当士兵们掉以轻心之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群难民,居然上来就砍杀一名士兵,夺取了他的武器,紧接着便有更多的士兵被杀,武器被夺。

    其他的难民见这些士兵这么不禁打,再加上血腥味的刺激以及这段时间以来的愤恨,全都一拥而上,几个小队的士兵立刻被人群淹没。

    “大家快把这些尸体处理掉,然后退到道路两旁,不要站在路中间!”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然后还真有一群人散到道路旁边,其他人也跟着有样学样的散到大路两旁。

    要让难民们伏击,根本就不现实,他们里面有许多都是拖家带口的,有的女人怀中还抱着小孩,根本就不适合伏击。

    不过运粮队伍一定会经过这条路,他们毕竟有任务在身。

    时间一点点流逝,美达镇几队士兵没有回去复命,他们居然也没有再派人前来,看来这些士兵经常这样干。

    “运粮队来啦!”一个青年小伙子在道路中间奔跑着,一边跑还一边喊,但随即“嗖”的一声响起,一只箭矢划破虚空钉在青年小伙子的咽喉部位,他口中一口热血喷出后倒在地上抽搐几下便失去了气息。

    附近的难民被这突发的事情惊呆了,吓得连连后退。

    也正是这个时候,地面突然发生剧烈的颤抖,却见刚刚射出箭矢的方向快速奔来两个中队的骑兵,官道中间正在看热闹的难民立刻被这两个中队的骑兵撞到,然后被后面的骑兵踩成了肉泥。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