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五十三节
2018-01-25 11:15:54
    在贵族们离开之后,洛克顿伯爵立刻问道:“说说吧,你有什么办法?”

    “水攻!”格雷回答。

    “水攻?”洛克顿伯爵满脸的疑问。

    格雷点头,然后解释:“现在正是雨季,我们可以在艾尼河上游地区建立一道堤坝,等积满足够的河水,然后再毁掉堤坝,滔天的大水将把顿纳子爵的军队吞没!”

    格雷在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或许是恐惧,他的双手在微微颤抖,他知道,他的这个方法一旦实施,整个赫瑞恩领西北地区所有的生命都将毁灭,无数无辜的生命都将为此陪葬。

    洛克顿伯爵也被格雷的这个办法吓了一跳,但这无疑是一个好办法,如果实施,别说收复失去的领地,大水过后,立刻挥师西进,哈伦斯领便可尽数占领。

    “只是,这大水可能淹没到其他领主的领地!还有三个镇的普通平民!”格雷把自己想到的一切可能都说出来,随即便低下头。

    洛克顿伯爵盯着已经低下头等待自己决断的格雷,说道:“可是,敌军不会给我们太多的时间修建堤坝!”

    格雷快速回答:“用魔法师,只要足够的魔法师!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完成!”

    洛克顿伯爵双眼一亮,他立刻走到大帐门口,然后又返回帅案,接着又走到门口,如此反复好几次后定住身形,沉声说道:“就这么办!魔法师我来想办法,至于淹没其他领地的事情,给他们一点赔偿就是!”

    洛克顿伯爵并没有说普通平民该怎么办!

    “还有,你就不要参与这件事情了,你的功劳我会记住的!你的任务是指挥部队撤离到安全位置!”洛克顿伯爵见格雷正要应下,便抢先给他安排任务。

    格雷一怔,他定定的看着洛克顿伯爵,对方这么做完全是为自己考虑,这一场大水可不光会淹没掉顿纳子爵的军队,同时还会有五六万左右的平民受到波及,这个恶名可是要背上一辈子的。

    “我已经安排敌军后方难民群牵制顿纳子爵军队一天,最迟后天早上大水必须得抵达,不然会有变数!”格雷低头行礼,这次的礼仪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

    “还有什么?”

    “我给那些难民的首领承诺了一大堆要求!”这件事情非常重要,格雷必须单独说出。

    洛克顿伯爵闻言一怔,脸色不变,“当然,但愿他们能够活下来!”他的这这句话越说声音越轻,到最后三个字时已经完全听不见。

    ---------

    艾尼河战线的局势因为两把大火变得飘忽不定,一万多士兵在这两把大火中丧生,也许他们难以安息的灵魂正注视着整个战局。

    7月4日下午,顿纳子爵得知自己的计划成功实施之后高兴万分,可是他的好心情没能持续多久,因为当他出动大军正要剿灭后方叛乱的难民时,那些难民竟然自己送上门来。

    正当顿纳子爵诧异,走到军阵前一看,眼前难民群的规模,把正得意不已的顿纳子爵吓了一跳,他立刻从斥候那里得到情报,难民的数量至少在八千以上。

    顿纳子爵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简直不敢相信,他以为在自己后方捣乱的难民数量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千人,只是下面那些人为了减轻罪责而虚报数字。

    顿纳子爵终于开始重视起来。

    其实,能有这么多难民群能够集中,多亏了维克的功劳,当然也肯定少不了格雷那些承诺!

    维克利用前几次的人脉关系,很快就见到各个难民群的首领,他许下一大堆承诺之后,那些个首领们便立刻答应下来。

    这些个首领已经完全忘记当初集合难民的初衷,现在他们只把这些和他们同样命运的难民们,当成了改变命运的垫脚石。

    当然,也有部分首领严词拒绝,维克也没过多纠缠。

    顿纳子爵的原本的打算已经彻底泡汤,他原来计划先解决完后方补给线的问题,然后整顿剩余的军队,而后再寻求机会与洛克顿伯爵一战。

    顿纳子爵现在的唯一选择就是退回自己的领地!因为,如果等洛克顿伯爵喘过气来,他那剩余的一万多部队必定马上反扑过来,到那时顿纳子爵的军队将要被前后夹击,失败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说,战场的战机转瞬即逝。

    格雷原本的意思,是防止顿纳子爵的部队撤离战线,别让他的‘水攻’计划白白浪费。

    如果现在格雷知道这个情报,选择部队即刻出击,完全可以把顿纳子爵的部队围困在美加镇里,这样也能取得相同的效果!

    只是战场上没有那么多如果,格雷不会想到他开出的价码,会让那么多人心动,按格雷的估算,能有一千人的难民已经算是不错的结果。

    维克现在也不知道格雷的计划,所以也没有回去禀告,他还在到到处奔波,他以为他明白了格雷的打算。

    马克率领的骑兵们倒是侦查到这一情况,只是他们汇到的时候只提到,有大量难民在前方牵制顿纳子爵的军队,问要不要出击。

    格雷的指令则是让他们继续观察,等候命令。

    绝佳的战机就被这样耽搁!

    顿纳子爵急于突围,他率先出击,美加镇外的战斗很快就打响。

    雨还在继续下,在雨中作战,轻装上阵的难民们更有利,他们四处游走攻击,让顿纳子爵的步兵方队吃了不少苦头,还好后方有几个弓箭手大队支援。

    顿纳子爵看着自己部队久攻不下难民群的防线,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斥候刚刚已经探查到自己后方几千骑兵正在虎视眈眈,而前方又久攻不下,如果拖到第二天,洛克顿伯爵剩余的万余军队赶到,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没有办法,顿纳子爵只得下令强攻!只是当顿纳子爵强攻之时,难民部队居然不不与顿纳子爵纠缠,直接后退至他们提前建立好的防御阵线死守!

    强攻没有收到想象中的战果,还让部队损失不少,随着时间的推移,顿纳子爵越来越绝望。

    但事情很快有了戏剧性的变化!

    时间很快来到7月5日中午时分,让顿纳子爵忌惮的洛克顿主力军队非但没有出现,在他们后方的几千骑兵部队居然也都相继撤离。

    这样怪异的事情,让顿纳子爵诧异不已,他甚至怀疑是不是洛克顿伯爵突然暴毙!随即又得到洛克顿伯爵主力军队大规模撤退的情报,如果不是斥候确定洛克顿伯爵没事的话,他真的以为洛克顿伯爵已然暴毙!

    越来越多的清的情报证明,洛克顿伯爵的主力大军已经撤离艾尼河防线。

    这种诡异的事情,让顿纳子爵心中都透露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他本能的觉得自己也应该想办法从这里脱身。

    天黑的时候,斥候报告,难民部队突然退去不少,只留下不到一千人,但生性多疑的顿纳子爵放弃了这绝佳的机会,他静静的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