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八章 约定
2018-01-25 11:42:01
    张力立马赞同道:“对,快停车,我腿要抽筋了,这比打架还难受,你这车真是太小了。”

    猴精嘿嘿一笑:“谁叫你这体形,一个人占三个人的座,”把车停到公园大门侧面,张力好不容易跳下车,甩了甩脑袋,“舒服。”

    张力和李黎明都还穿着警校的警服,多有不便。猴精回家取车的时候,李黎明提议带了几件换的衣服,李黎明穿猴精的倒也可以,猴精把他爸最宽松短袖带来给张力,还好是穿进去了,只是绷得太紧了,如果不是衣服是蓝色的,简直就和没穿一样。

    我们四人下车后在周围打量起来,公园比较开阔,是围绕一个人工湖泊建立的,湖泊在中央,周边种了不少树木,周边就是各种娱乐设施和休息的亭子等。两个社区的大门几乎是隔着公园相对的,分别是坐落于北边的北山社区和南边的南林社区。李黎明对我们解释道:“社区里面是**的体系,有学校、步行街等一系列生活设施。”

    现在已经傍晚六点了,我们现在的位置离得北山社区比较近,进去找了一家粥店,随便点了些吃的,填饱肚子,顺便向老板打听一下耿立这个人,结果不出意料,根本不认识。

    吃饭间,我们想暗中在社区里排查,但是考虑过后,容易打草惊蛇,而且范围过大,难有成效,目前只能守株待兔,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

    就这样我们分散开来,张力和猴精分别在南北两个社区,我守在公园,而李黎明在外围。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们都没有发现可疑人物,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拿出粉色信封,看看时间已经八点过几分,我发信息给其他三人,叫他们到我这里集合一下。

    人到齐后,我挣扎了些许说道:“我现在要去莫先生的戏院,里面有个女子可能知道一些情况。”我想也许剧场的那名旦角女子,可能的确知道一些情况,送信的女孩称她为小姐,多半是莫毅的孙女辈的吧。

    “我和你一起去吧,时间这么晚了,有个照应。”张力说道。

    我急忙挥挥手示意不用:“放心吧,猴精你的车借给我就行,事情办好了我就回来接您们。”

    猴精把钥匙丢了过来,“二哥,车开出来的时候油就不多了,你顺道加点油吧,”我接过钥匙,摸了摸口袋就剩一张五十的了,昨晚出来到现在我们都没回寝室,钱包还留在那里。

    李黎明走过来摸出三百块钱给我,我点了点头,上了车发动车子,油还有一些,到戏院问题不大,先到戏院吧。

    开车到了南园,把车停在街头的露天停车场,还好有车位,下车后看见这周边俨然一副夜市模样,人山人海,让人分不清方向。跟着人流还没走近莫老的戏院大门,就见已经有许多人在门口排队进入,上午引我进去的青年站在门口内侧声音嘹亮的喊道:“九点整的马上开始,还没进去的凭票进入,过时不候。”

    传莫毅的京剧票,一票难求,果不其然,扫了扫周围,等待的约莫有上百人,来观看的大多是年龄稍大的人群,其中也有几对年轻的情侣,我拿出兜里的票,走上前去,“还没开始吧,来得有些迟了。”

    青年也把我认了出来:“警官,您也来看京剧啊,正好,快进去吧,票上有位置,直走进去,在室内。马上就开戏了。”

    我应了一声,走了进去,这时的天气还是相当炎热,不会在室外演出的,不然演员穿这么厚重的戏袍就有得受了。我看看票,c区22号座位,这里不像电影院类的安排座位,一眼能够望去,有点类似春晚的座次,最靠近舞台的是有几张圆桌是a区,b区是在圆桌周边的一些椅子,c区是更往后的一些长条凳,剧场整个不大,坐满了人也就二百来人。

    我刚走想寻找我的位置,之前代为送信的小女孩迎了过来,对我微微一笑:“在那面,我带你过去吧,”

    我的位置是比较靠后角落,我也不介意,坐下长条凳后道了声谢谢,这种凳子一般是农村才有的,一条落座两人,我左边是两位阿姨,我这条凳子就我一人,舞台上已经开场了,我对京剧的理解就只停留在父亲经常哼唱的几句,所以我也看不出门道,我想那位小姐也许会出现在舞台上,就瞪着眼睛搜寻着。

    “苏警官,你好,”一丝很小很柔的声音传来,我回头一看,一位把长发用蓝色丝绸盘着,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的女子站在我侧面,不就是我上午和我对视的女子吗,卸下了京剧妆容,更有一种清新脱俗的美~感,穿着一件纯白色的t恤,浅蓝色的牛仔短裤,露出修长洁白的腿部,搭着一双白色的平底鞋,双手背在身后,显得亭亭玉立。

    “啊,你请坐,”我有些手足无措的指了指我身边空出了位置。

    她走上前来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看了我一眼:“你喜欢京剧吗?”

    “其实我还没有真正的完整听过,所以还不是很了解,”我如实的说道,旁边的阿姨有些不耐的看了我两眼。

    “要不,我们出去走走吧?免得影响了其他人,”女子轻轻的问道。

    “好啊,你带路吧,”其实我也不太愿意坐在这里,来此的主要目的不是听京剧,而且连说话都不方便。

    她站起来弯下腰慢慢走向门口,我也模仿她跟在她后面,免得干扰听戏的人。

    走在古镇的街上,人来人往,一幅颇为繁华的夜市模样,她走在我右侧没有说话,我脑子莫名的一片空白,不能就这样沉默这吧,“我叫苏武,是警校的学生,你叫什么呢?”

    “我叫莫馨,”她低头说道。

    “你是莫毅老先生的孙女吧,你们戏院为什么会这样安排座位呢,感觉把人跟的三六~九等一般。”我思量着说道。

    “是的,从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学京剧表演,他的师傅就是这样安排座次的,爷爷说是为了保留以往的氛围,但是我们的票价都是一样的,坐在哪里就看自己的运气了,我爷爷是一个艺术家,也是个顽固的老头。”莫馨的声音很好听,谈起爷爷有着不自禁的自豪。

    “嗯,能看出来,”我想起上午被拒绝的情形,和莫馨相视一笑。

    就这样我们并着肩前行,我身高一米八,目视莫馨身高在我眉间,女孩子有着近一米七的身材,实属高挑了。沿着街道我们一路闲聊起来,她今年19岁,去年高中毕业后本来要上大学的,但是莫毅要求莫馨继承京剧的衣钵,就没再让她继续读大学,从小的耳濡目染,让她在投入了半年时间学习后,就已经可以上台演出了。

    而莫馨的父母在她生下来没多久就双双去世了,而自小就没听爷爷提起过奶奶,说起这些,莫馨的声音有些哽咽:“苏哥哥,我是爷爷一手带大的,在我小的时候,其实爷爷是很苦的,有很多人骂他唱的不好,不让他上台,可他都坚持过来了,我能做的也就只有回到这个舞台。”

    我想到,谁人都能看到舞台的光华,可谁人又在乎那些背后的幸酸呢,莫老有他自己的追求,可莫馨呢,我咬咬牙抓~住她的肩膀:“莫馨,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你的,请告诉我,我一定在所不惜。”

    莫馨摇摇头:“苏哥哥,没事,我很好。”

    时间过得很快,已是晚上十一点了,我拿出手机准备留下莫馨的手机号,可她说她从来都没用手机,只得作罢,我整理了思绪,想向她打听莫毅的师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问道“莫馨,你知道莫毅前辈的师妹……”,话还没说完,电话响了,打开一看是猴精,接了起来:“猴精,怎么……,”

    话筒另一边“呼呼”的脚步乱响一阵,传来猴精**声:“二哥,快赶过来,马上通知马坤,我们发现了之前酒吧地下室说话破风的男子,正在追,地址在北山社区的田园春色小区。”话音刚落就挂了电话,我默念了两遍地址。

    我暗道一声不好,那可是恶性罪犯,转头急切道:“莫馨,我的朋友出事了!我要马上赶过去,再见。”

    莫馨看我脸色焦急,一把拉住我的左手:“苏哥哥,我也和你一起过去。”

    “不行,太危险了!”

    “现在去已经没有公车了,我爷爷有车,你和我一起去找爷爷。”莫馨坚持到。

    提起车,我才想起车没油了,我真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莫馨我开了车过来,你告诉我最近的加油站在哪里?我自己去找!”

    “带我上车,我给你指路,”莫馨毫不相让。

    来不及墨迹了,我拉着莫馨的小手,带她一路狂奔,在停车场取了车,莫馨坐在副驾驶位置,指引我找到最近的加油站,加好油后赶往槟河公园。

    开到中途,我想起应该通知马坤他们,摸出手机给马坤打了个电话没人接,转而打给周风,周风表示马上带人过来,叫我到了之后原地待命。我严肃的告诉莫馨,等下到了地方不许下车,等待周风的到达。

    见她点点头,我加快了车速。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