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十四章 狗王
2018-01-25 11:42:09
    “没有发现,这里就没有来过女的。”二毛子肯定的说道。

    “狗王和吴为安为什么会提前伪装逃跑?”马坤也道出了我的疑惑。

    “狗王好像是临时起意的,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二毛子想了想说道。

    按理说,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我们的人在此处埋伏,那会是什么原因呢,我思考着,想不通为什么,先放一边。

    马坤向关冰实挥了挥手,“把叫戴经带过来”。

    关冰实应是走了出去,不一会,就押了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人进来,把二毛子带了出去。

    “你叫戴经?说说你和狗王的关系。”现在已经差不多晚上十一点了,马坤手里的烟一根接着一根。

    “给我一支烟吧,”戴经两只手指做了个夹烟的动作。

    马坤点了一支扔给他,眯着眼睛说道:“我看你也不是黑白不分的人,说吧。”

    戴经狠狠地吸了一口,说道“狗王是五年前来到这个城市的,我也不知道他的本名是什么,只知道他在其很小的时候,右脸颊被一只野狗咬伤,而他的家人,不但没选择帮他治疗,而是把他当作累赘抛弃了。在那之后,狗王四处流落,因为相貌丑陋,受尽了人们的欺辱和打骂,他的胆子其实不大,害怕与人相处,但是那时只要有狗在他身边狂吠,它必然会追上去把它打死,生食其肉,次数多了,狗王长大了,人们就开始害怕了,连狗也不敢靠近狗王。”

    戴经抽烟太用力,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而狗王赖以生存的就是各个地方的垃圾堆,他也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过久,怕影响周围人的生活,当然还有一点,只要有他在就没人敢扔垃圾,所以狗王会经常换地方,以至于行踪难以琢磨。”

    “你和他是怎么相识的?”马坤道。

    戴经仿佛再细细回忆的过去一般,说:“大约十年前狗王在一个垃圾堆里翻垃圾,在离开垃圾站的时候,一辆车突然迎面撞在狗王的身上,这个喝醉酒的司机在车上没敢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狗王,血泡从闭不上的嘴里不停的冒出来,这个司机狠心跑了,在家中三天日夜难眠,他知道狗王认出了他,他害怕被报复,也害怕自己撞死了人。在第三天就又去那个垃圾堆,他看见狗王还在那里翻找着什么吃的,便走过去跪在狗王面前不停说着对不起。狗王却咧开本来就合不拢的嘴,笑着向他递过来一块发霉的面包。“

    戴经说道这里眼中包含着泪水:”这人带狗王去地方医院检查,居然没什么大碍,狗王体质异于常人。从此这人便接狗王到家里生活,狗王的性格开始逐渐正常起来,可以与人交流,在周边工地上做些苦力工作,到也可以补贴家用。狗王的脾气其实很好,就这样安稳的过了几年,然而好景不长,这个人的服装厂被人陷害导致破产,在这人不知情中,狗王找到陷害之人咬下了他的耳朵,这是狗王第一次伤人,这人不想狗王承受牢狱之灾,便安排狗王逃到望江市。”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面,停顿了一会儿:“而这个人就是我。”

    “直到半年前我收到狗王的电话,我在家里也过得不好,有些混不下去了,就想到望江市看看狗王,跟着狗王告知的位置就找到这个垃圾场,我和狗王又一次见面了,我没想到他居然能够管理下来这么大一个垃圾场,想到这里虽然有些脏,但是至少衣食无忧,便住了下来。”说完,戴经歇了一口气。

    “狗王杀人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马坤继续问道。

    戴经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从没告诉我他杀了人,也没要求过我做些什么,但是我能看出来他比以前要暴戾了许多,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子,我在这里主要管理垃圾站的琐事,直到三天前,不知从哪里绑了三个人回来,狗王对我说这三人有钱,等事情办妥了就给我钱重新开个服装厂,”说着反问道:“狗王不会杀人的!他为了什么会杀人?”

    “恐怕你还不是真正的了解他吧,死在狗王手里的起码有三人了。”马坤说着准备起身。

    我正想着怎么会没有一个人知道狗王等人的杀人计划,想到我遇袭的那天有三个人,便看向戴经说道:“那天带着被绑的三人回来的时候,除了狗王和吴为安还有一个是谁?”

    “就只有他们二人,当时这楼里就我一人,我下去接的他们上来。”戴经肯定的到。

    那就奇怪了,莫馨说过她用手打晕了一个人,难道第三个人没有一起回到这个垃圾厂。

    马坤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周风:“马组,车已经查到,最后一次出现的位置是城东的加油站,现在要不要立刻行动?”

    “先监控起来,老周你在局里坐镇,我马上赶过去,先安排人过去在附近等候,罪犯手里有枪,暂时不要惊动他们。”马坤立刻说道。

    马坤收起手机,看了我一眼,我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马坤摇摇头:“走吧。”

    戴经却突然间插话了:“带我一起去吧,除非你们击毙他,否则,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马坤思量了一下,人质还在狗王手里,也许会有谈判的局面,把手一挥,“小关,解开他的手铐。”

    关队长,走过去打开戴经的手铐。

    马坤又吩咐下来:“小关,你和我们一起去,你下去交接一下,安排把二楼的人全部带回局里,一楼的问询过后没有问题就放了。”

    关冰实应了声“是”跑了下去。

    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前科,门前的五辆警车显然是带不走这二十来人的,要等待正在路上的运输车。

    我们四人下了楼,马坤说道:“还是我来开苏武的车。”

    上了车,马坤开车,我在副驾驶,关冰实和戴经在后座。

    望江市的城东属于有钱人聚集的地方,因为那里有这个城市最贵的房价。城东是最近几年才逐渐开发出来的,一些政府部门从市中心搬到城东,从商的人都也都往这面定居,学校、商业大楼等等不断的涌现,这里商铺、住宅的的价格是一天比一天高,基本是快发展成望江市的第二个市中心,被当地人定义为城东新区。而以前在城东的居民,拿到拆迁款几乎都会往城西跑,毕竟城西更适合一般的平头老百姓生活,光是城东的物价就比城西高出一个档次,当然也有一些人,宁愿自己再掏一些钱也想留在城东,毕竟还在发展的城东,说不定房价明年就会翻一番,何尝不是一种投资。

    在车上又是一番坐快艇般的感受,也不知道马坤这开车是在哪里学的,好几次都是有惊无险,看他脸上却理所应当一般,看了看自己不敢放开拉手的右手,暗暗下决心下次还自己开吧,看了一眼背后的关冰实和戴经,关冰实还好,可能坐了不少马坤的车,戴经就已经吐了两次了,第一次还是吐在车上,我真是心疼猴精的车,马坤仿佛没看见一样,继续他的飚车。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