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十七章 看望
2018-01-25 11:42:14
    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张力和林夕雨的手机昨晚虽然在吴为安身上找到,但警方当时就留了下来,带走查看是否有通过他们手机联系的漏网之鱼。

    我坐起来活动了一番酸~软的身体,仿佛昨晚就像做梦一般,林夕雨听见我的动静也醒了过来,张力还在沉睡中,这几天肯定累坏了,高强度的紧张和危险之中谁都受不了,也不知道猴精和李黎明现在好些了吗。

    “我们收拾一下就去医院看看李黎明和杜飞吧”,林夕雨抚了抚身上有些皱褶的连衣裙说道。

    “好的,我也正有此意。”我回道,跳下桌台过去拍了拍张力,“老大,该起来了。”

    “嗯嗯嗯,什么味?”张力转醒,嘴里呢喃着。

    “是你身上的味,还问呢,林夕雨还在这呢,快起来了。”我不禁笑道。

    “呀,呵呵,不好意思啊,睡迷糊了。”张力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林夕雨脸色有些憔悴,微微一笑道:“你们等我一下,我去问问马叔,有什么地方可以带你们去清洗一下,”说着走了出去。过了几分钟,林夕雨带着周风走了过来,周风说道:“张力、苏武,你们跟我走,去我家吧,就在市局后面。”

    我问道:“周队长现在几点了?”

    “马上就上午九点半了。”

    我看向林夕雨,想了想道:“我们十点半在市局门口会面吧。”

    “好的,快去吧。”林夕雨点点头。

    我和张力跟在周风后面走了出去,路过马坤办公室的时候,看见他趴在里面睡觉,周风对我俩说道:“昨天马组长在现场忙了半天,连夜回来又审讯了吴为安,刚刚才得以休息。”

    “周队、马组,你们幸苦了,”我知道周风也是一直在忙里忙外,这个工作不容易,得需要多么强大的精神支撑才能坚持,我担心李黎明和猴精的状况,又问道:“李黎明和杜飞的情况好些了吗?”

    “我刚才就是从南都医院回来,那是我们的合作医院,他们都已经醒过来了,身体倒是都没什么问题,就是精神上有些不稳定,杜飞还好些,李黎明还处在悲痛之中难以自拔,等下你们过去的时候多安慰他们吧。”周风说着叹了口气。

    “狗王现在情况怎么样?”张力问道。

    “性命已无大碍,只是还在昏迷中,今天下午应该就能醒来,到了就是这里”。周风说道。

    说话间已经到了周风门口,就在市局背后不远处的一栋老房子,在一楼,周风拿出钥匙打开门带我们走了进去,两居室的,但是面积有些小,家里很整洁,周风指了指洗浴间:“去吧,我给你们找套能换的衣服,内衣裤就你们自己看着办了。”

    张力对我说道:“你先去吧”,我点点头,走了进去,桶和肥皂都有,就着凉水洗了起来,精神了许多,期间周风递了一条新的毛巾给我,洗完后,顺手把衣服裤子也洗了准备迟些时候过来拿,毕竟是莫馨送给我的,可不能扔了。

    衣服洗了之后,我想了想把内~裤也洗了,将就着又穿了上去,想反正天气热,保不定过不了多久就干了,总不能不穿吧,我打开厕所的门,看见周风把换的衣服放在客厅的凉椅上,对站在一旁的张力指了指,示意他帮我拿过来,这大个子,当作没看见,好吧,我只好自己走出去。

    “哎哟,蜡笔小新短裤,”张力笑得合不拢嘴,

    “要你管,赶快去洗。”我有些尴尬的催促道。

    凉椅上放的是一件带领的深色短袖,和灰色长裤,我拿起穿了起来,虽然有些老气,但是挺合身,我把洗好的衣服向周风借了两个衣架晾了起来。

    我在洗澡的时候就想起了莫馨,对周风道:“周队,我想借你电话用一下。”

    周风把电话给我,我拿起来拨通了我的手机,“莫馨吗?我昨天有些忙就没给你打电话,真是抱歉。”

    “苏哥哥,你没事就好,这下我就放心了,你现在就过来吗?我想看看你。”莫馨温柔的声音传来。

    “我现在要去医院看望朋友,我迟些时候来找你吧。”我说道。

    “要不,我过来吧,我现在也没有演出,就让我过去吧。”莫馨恳求道。

    “嗯,那行,就在上次那个南都医院。”我不忍心拒绝莫馨,何况真正爱一人,不是就应该让她认识我最好的兄弟吗。

    “好的,苏哥哥,我到了就打这个电话吗?”

    “这手机我是借用的,这样吧,你中午十二点能到医院门口吗,我看着时间来接你。”

    “好的,我可以。”莫馨回到。

    挂下电话,我把手机还给周风道了声谢谢。

    张力在里面洗了有二十来分钟,我禁催促到:“老大,还没好吗?”

    张力的声音传来,“我洗是洗完了,但是内~裤没干啊,我在这窗口晒裤子呢,你的怎么干的这么快。”

    我脸上一阵黑线:“老大,你的裤头太大了呗。”

    里面沉默了两秒,传来一声:“也对”。

    我走过去对着门说道:“我说老大,我这也是没干的,这么热的天气,穿着就干了,还晒什么?”,我不禁好气又好笑。

    “我去,你不早说,我出来了。”

    我把凉椅上周风给他准备的衣服给他递过去,衣服和我的差不多,裤子是一条运动型的深色短裤,衣服他传上去有些紧,但也还好,看得过去。我们准备走过去告诉周风我们要走了,看见他在椅子上已经睡着了。张力拿着之前身上穿的衣服,已经快成烂布条了,我们没有打扰周风,蹑手蹑脚的离开了他的家。

    找到一个垃圾桶张力把衣服丢了进去,“苏武,现在真是感觉一身轻啊。”

    “是啊,生活还是美好的。”

    我们走到市局门口,看见林夕雨已经等在那里了,林夕雨也应该是洗了头发,肯定还用吹风机吹过,不像我和张力还一脑袋湿漉漉的,在阳光下,林夕雨显得很干练又别有一番风情。

    突然画风一变,林夕雨双手叉腰的看着我,我有些纳闷,“我脸没洗干净?”

    他扔过来一串钥匙,我接过来一看,尴尬的笑了笑,是猴精的车钥匙,多半是我昨晚遗忘在了会议室,看来是时候改改我这丢三落四的毛病。

    “车我已经开出去洗过了,我们去医院吧。”林夕雨说着上了副驾驶。

    我们三人上车,我开动车子向南都医院开去,林夕雨手里拿着三个手机,递了一个给张力:“张力、杜飞和我的手机都找回来了,鉴证组的已经查过了,没有使用过,可是李黎明的没有找到。”

    张力撕下鉴证组贴在手机上的标签说道:“手机丢了还是小事,老三可能只有靠你去安抚了,我们几个大老爷们不会安慰人啊。”林夕雨杵着眉头没有答话。

    很快,到了南都医院,叫张力看了看时间才十一点过,莫馨还有一会才到。

    这个医院我还是比较熟悉的,毕竟已经来过两次了,到了住院部,打听了猴精和李黎明的位置,在三楼303和304,我们准备先去看看李黎明,到了304,还有一个警察在里面守着,估计是怕李黎明想不开,见我们来了,说出去抽支烟就走了出去。

    “老三,”张力首先跑过去,李黎明躺在床~上,双目无神,听见声音也没有丝毫变化。

    “老三,振作一些吧,罪犯都已经抓到了,”我也走去我住李黎明的手,有些冰凉,但没有看他有任何的波动,仿佛隔绝了外界的一切信息,把自己封闭起来。

    林夕雨慢慢的走了过来,坐在李黎明的床前,看见他这个摸样眼角有些湿~润,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拍了拍张力,走向门口,先交给林夕雨吧。

    我和张力走向猴精的房间,303,推开门,看见他坐在床头一动也不动,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

    “老四,你没事吧?”张力跑过去摇了摇杜飞。

    我也很少见过猴精这幅摸样,有些担心,“猴精,说两句话吧,别吓我们。”

    “哈哈,被吓到了吧,”猴精来了一个变脸,“你们终于来了,我都快无聊死了。”

    这才是我们的老四嘛,我和张力吁了一口气,张力拍了猴精肩膀一巴掌,“叫你吓我们。”

    “得了,老大,疼。”猴精求饶道。

    我和张力一同坐在猴精的床头,我迫不及待的问道他们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张力整理了下思维公诉了我那天发生的事。

    那天在槟河公园,猴精眼尖看见一个身形类似狗王的人,就通知李黎明、张力二人,一同追了上去,一路追进了田园春色小区,在三楼的时候,跑在最前的张力与狗王对上了,可惜远不是狗王的对手,但是狗王没有落井下石,而是返回耿立的房间,三人继续追进去,哪知道猝不及防中了吴为安的喷雾,当场晕了过去。直到醒了的时候是在翼山垃圾场,因为被捆得太严实了,除了上厕所就没离开过二楼,也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认出了吴为安也传达不出消息,被困了两天,就在昨晚又是喷雾,直到醒来我就看见了我。

    猴精补充道,在加油站我和李黎明被拉下车,本想做些什么标记,奈何被枪指着,什么也做不了,当时李黎明就很焦急了,因为他知道我们离他父亲的小区越来越近了,当时我还以为是他紧张的,知道吴为安弄晕两个保安,我们到了李黎明的门口,吴为安就守在门口,看着我两,狗王一个人进了李海的家里,接下来就看见你们上来了。

    我听了张力和猴精的叙述,思索了一番问道:“当时你们追得是两个人还是三个人?”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