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十九章 真相
2018-01-25 11:42:18
    马坤开口道:“姓名、年龄。”

    “狗王,23”

    “真实姓名。”马坤说道。

    狗王咧开嘴笑了起来:“这就是我的名字,你要二十年前的名字,我不知道。”

    “行,那继续,讲讲你的犯罪经过吧,从第一件事情开始,任何细节也不能漏过。”马坤也不着急,点了一支烟,好整以暇的说道。

    狗王慢慢的讲到,他是五年前来到望江市,当时没有了戴经,又找不到奈以生存的工作,只好又开始在垃圾堆里刨食,直到遇见翼山垃圾场当时的老板,绰号叫黑脸,就跟着他在垃圾站工作,做了半年左右,狗王吃不饱也穿不暖,钱更是没拿到过一分,狗王一狠心便悄悄杀了黑脸,其他的人多少都有些怕狗王,他就趁着黑脸消失,取代其位置真正立足翼山垃圾场。

    就在一年前结识吴为安,吴为安佩服狗王的手段,便和其称兄道弟,直到一个月前,狗王开始计划杀害,红龙立海四人,并实行脸谱计划,答应吴为安成功后给其这五年来所有收益,共计四百来万。

    第一个是肖龙,在其离开公司的途中,将其截获,带到垃圾场杀害,食其骨肉,同时绘制脸谱“生”。

    第二个是方红,在其离开耿立的住所时,将其带到垃圾场进行杀害,食其骨肉,绘制脸谱“旦”。

    第三个是李海,在其住的地方将其杀害,食其骨肉,并绘制脸谱“净”。

    第四个是耿立,在其住所将其杀害,在食其骨肉期间被发现,转移到李海家中,剩下绘制了一半的”丑“脸谱。

    “你当时对戴经说的556677是什么意思?”马坤抛出了一个问题。可狗王这时,倒显示出的一身轻松的感觉,说什么也闭口不答。

    这就是狗王口中道出的始末,无论马坤在问什么,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马坤只好中断了审讯。马坤告诉我们吴为安的审讯结果,和狗王描述的一致。

    我们退出监控室,上午的几个疑问还是在我脑中盘旋,看来从狗王口中想要知道的更多是不可能了,我准备现在就去找莫馨,见她的爷爷!

    我们几人回到会议室,我向他们说道:“我现在有事需要去一趟南园,你们等我消息吧。”

    他们坚持要和我一起去,我凝重的说道:“你们放心,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相信我。”

    张力看我这么坚持,点点头,走过来把手机递给我,“有什么情况马上打猴精电话,我们就在这里等你。”

    这个场景不禁让我联想到几天前,在槟河公园的场景,那时我也是一人离他们去南园,但这次我打定主意一定要在莫毅口中得到想要的。

    我点头向猴精要来车子钥匙,在要到南园剧场后门的时候给莫馨打了个电话,“莫馨,我现在就想见你~爷爷,可以吗?”

    “嗯,他现在就在我旁边。”莫馨的声音传来,但好像夹杂着一些说不清的情绪。

    我没有多想,但总感觉会发生些什么,我连忙回到:“好的,我马上就过来找你们。”

    挂下电话,我加快速度到了南园京剧戏院后门,轻车熟路的推门走了进去,刚进院落便看见莫馨和莫毅站石桌旁,我走过去对莫馨点点头,对莫毅道:“莫老先生,小子来迟,还请先生解疑。”

    莫馨对我甜甜一笑,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心底一酸,也许是种错觉。

    莫毅指了指身旁的石凳:“坐吧,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会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我坐了下来,莫馨悄悄的靠过来站在我的身侧,莫毅叹了口气慢慢坐下,不紧不慢的说:“那天你给我看过相片,我当时就认出了,7年前,我师妹李子怡绘过四张和这一模一样的脸谱,分别是生旦净丑,送给他的四个徒弟,也是养子。过了两个月她就自杀了,在师妹自杀之前给了我一封信。”

    莫毅从身上摸出一封满是皱褶的白纸,向我递来,我我连忙接过,上面是毛笔写的几行字:若大错已铸,莫须言深究,祸事本该起,只因时未到。

    我连着读了几遍也是一头雾水,忙问:“莫老,这是指的什么事情?我怎么不明白?”

    “我师妹李子怡在年轻时候结过一次婚,可是后来因为性格不和就分开了,而这个男子,独自下海经商,气运使然,未曾想居然越来越富有,在有钱后,发现最爱的还是李子怡,想再回到她的身边。然而,李子怡拒绝了他,不久后男子恶疾缠身,看来时日已不多。”莫毅抬头看着天空,娓娓道来。

    莫毅的嘴角牵起一丝笑意,看不出是什么情绪,是释然也或者是悔恨,他道:“李子怡念在此生好歹夫妻一场,便前去看望,见面后两人抱头痛哭,男子想把这些年存下的家产全数送给李子怡,师妹再次拒绝,男子想了个法子,悄悄的把所有的钱用来灌注打造,一个和李子怡脸部一模一样的黄金头像跃然而生,李子怡感动不过这才收下,藏了起来。然殊不知,李子怡的三个养子发现了这个事情,便安排计划将李子怡杀害,伪装成自杀现场,其三人便是李龙、李红、李立,他们三人拿走逾百斤的黄金头像,变卖后各自隐姓埋名。”

    莫毅歇了口气继续说道:“肖龙靠着这份钱发家做起地产,方红一直生活在悔恨之中,耿立更是什么也不做,拿着钱混吃等死。”

    我忍不住问道:“那李海呢?”

    “李海根本就不知道黄金头像的事,他一直不相信其养母李子怡是自杀,奈何当时拗不过其他三人,终于还是各奔东西,自己发展做起了服装生意。”莫毅的语气间显然对李海很是认可。

    “那知道这个脸谱的人就只有,李子怡、四个养子、和您?”事已至此,我大概的清楚了,连忙问道。

    “不错,关于这脸谱,当时师妹还征询过我的意见,外表看只是普通脸谱,但其暗中的表情是带着哀伤,所以我一眼就能认出。”莫毅点点头。

    我斟酌到,那这真正的幕后黑手,可能不是狗王,狗王才二十三岁,从始至终都没有说清楚,他杀害四人的动机。而莫毅显然也不可能,因为如果为了帮李子怡报仇,那七年前,便可说出李子怡不是自杀的真相,而他却为了一封信的承诺守口至今。难道幕后黑手是死了的四哥养子中的一人?

    一个念头在我脑中发散开来,我突然想到,假如其中一人根本就没死,那就有这种可能,而且李海是最有动机的,他如果在这七年间查询到了,李子怡的死亡真~相,那就很可能做出脸谱杀人的计划,瞬间我有两丝冷汗流了下来,那是恐惧,和不敢相信,如果李黎明就是地下室的那另外一人,也就是在耿立家里背后袭击我的人,那一切或许就能说的通了!

    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断,无力的看向莫毅问道:“莫老先生,那杀害这几人的真凶是李海?”

    “我不知道,我把知晓的一切都告诉你了。”说着伸过双手:“把我抓起来吧,我明白知情不报也是犯罪。”

    我看向莫馨,莫馨一把扑在我的腿上:“苏哥哥,放了我爷爷吧,我就是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了,我想替我爷爷帮你揭开真~相的,放了我爷爷吧。”莫馨哭的梨花带雨。

    我怔了怔,莫馨,我就知道我没有什么光环,我知道自己没有什么魅力,原来,莫馨只是给了我一场梦,换句话说,她接近我只是想救他的爷爷,我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原来真正的伤心不是什么撕心裂肺,而是真的无话可说。

    我一把推开莫馨,疯了一般的吼道:“都是骗子,全都是骗子。哈哈哈,”泪如泉~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知道,从今天起我仿佛失去了很多、很多。

    莫馨坐在地上不断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我此刻的脑中一遍空白,就像失去了灵魂一般走出院落回到车上,坐了一会,拿起手机打给猴精:“……”

    “二哥?怎么了,什么情况?”

    “……”

    “苏武,快说话,别吓我们。”张力抢过电话。

    我咬咬牙,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马-上-控-制-李-黎-明!”

    “什么?”张力疑惑的声音传来,“你搞错了吧,你不……”

    我立刻打断他,狂吼道:“立刻、马上。”随即挂下电话,心里有太多的不忍,但我还抱有一丝希望,那就是我错了那该多好。

    我发动车子,疯了一样往市局方向开去,我才知道马坤的技术可不是盖的,原来疯狂飚车是这个感觉,我甚至想到,要不来个车祸吧,在我醒来的时候会不会一切就结束了?还是在我醒来的时候会有改变?又或者我根本就醒不来?

    车刚到市局门口,就看见林夕雨、张力、猴精在那里站着,我停车走了下去。

    “老三、他、他消失了,”张力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冲过去抱住张力和猴精,三人哭做一团,林夕雨也受不了,冲过来抱住我们哭了起来,这种情形已经不需要我做过多的解释,他们也明白了。

    渐渐的周围有些警员赶了过来,马坤也过来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没有人打断我们,因为他们也经历过,他们也懂得,不由的心底肃然起敬,我们四人都哭的累了。

    马坤向我走了过来:“泪水过后,我们还是要战斗,你们都长大了。”

    还是那个会议室,只有我和马坤两人,我把在莫毅那里听到的,告诉了马坤,他一脸沉重的听完。

    我站起身,向他静了一个军礼:“马组长,我恳请您放过莫毅。”这可能是我唯一能对莫馨做的事情了,我总想为她做些什么,一直没敢忘。

    马坤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态,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而门外传来了莫毅那熟悉的声音:“我是来自首的,法律终究是法律,在法律面前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苏武,谢谢你给我的勇气。”

    门打开,本来就苍老的莫毅,显得更憔悴了。

    马坤走上去为他带上了手铐。

    马坤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来听了一会了,严厉道:“马上带回来,”

    马坤挂了电话,回头对我道:“是周风,李黎明和李海已经在机场被控制。”说完带着莫毅走了出去,留我一个人在原地愣神。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