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二十六章 款待
2018-01-25 11:42:28
    在之前我就去他家做过客,所以是知道的,张虎的妈妈叫姜琳,人挺和蔼的。在张虎家附近,就只有四户人家,离得最近的是一个妇人,大家都称他为张婶,男人前几年病逝了,有个儿子徐强比张虎大几岁,几年前就出去打工了,一般过年才回来一趟。

    另外两户我不太熟悉,以前见过其中有户里面有个挺漂亮的女孩子。再往远了,就是一些零零散散坐落在周边的人家,张虎家在整个宁夏村还是算有头有脸的,毕竟张叔在开班车,张虎养个鱼塘,一家人的收入,比一般种地为生的人家要殷实许多。

    我们几人跟在张虎的后面,他把马车栓好,我们刚刚走进用篱笆围成的院落,土坯房里就迎出来一位妇人,正是张虎的母亲姜琳,看上去有些苍老,其实在农村经常做农活的人,是比城里人显老些。

    “妈,他们是苏武和他的同学们。”张虎对他母亲说道,说着走进土坯房里,提出一张桌子和几条长凳。对我们说道:“大家都坐,别客气。”

    “是苏武啊,有好一段时间没来过了。来大家都休息一下,这一路可没少受罪吧。”张虎的母亲热情地对我们说道,说着向我走来,握着我的手一阵嘘寒问暖。

    我们几人也是向张虎的母亲问好,并把那两瓶白酒递给了她,我们之前在马车上商量好的,反正去我家不讲究那么多,送给张虎家更合适些。张虎的母亲本想推辞,但最后还是盛情难却接了过去。

    “我去后面鱼塘再打些鱼,”张虎又走进屋里,拿出开水泡了几杯浓茶,对我们说道。

    “张虎,我也和你一起去吧。”张力端起水喝了一口说道。

    “我也去,”猴精和林夕雨也显得兴趣盎然。

    “行啊,走吧,我们一起去。”张虎高兴的回应着。

    我本来也想跟去的,可是张虎的母亲拉着我,我只好坐了下来。莫馨坐在我身旁,也留了下来。

    “苏武啊,这是你的女朋友吧,可真是漂亮,带回去见过你的父母了吗?”姜婶看着莫馨说道。

    “姜婶是的,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带莫馨回去看看爸妈。”我回答道。

    “嗯,是好孩子。苏武啊,你有空也帮我劝劝我家虎子。今年都过24岁了,是该找个人成家的时候了。可不论我和老张怎么说,唉,总是不听我们的。我们的年龄一天比一天大,人也越来越老了,就期望抱个孙子。”张虎的母亲有些心痛的说道。

    “行,没问题,迟些时候我就问问虎子哥,看看他是怎么打算的,也做做他的思想工作。”我一口答应下来。

    就这样,我们聊着一些家常。正和张虎的母亲聊着,我们准备明天去宁夏村后面森林的时候。

    姜婶突然打断我,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苏武可别去,听说后面现在有野人呢,可吓人了,你们千万别去冒险,如果出了什么事儿,谁负这个责任呢?你说是吧!”

    “野人!怎么会有野人呢?今天张叔也没有给我们说有野人这回事啊?”我好奇地问道。

    “老张他不信啊,我也是听隔壁的张婶说的。听说还有证据呢,有脚印什么的,老大了。还是在……”张虎的母亲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

    “妈,别乱说,这怎么可能有野人呢?有野人的话早就发现了。”张虎的声音传来,原来是张虎等人回来了。

    我也是置之一笑,要说野人,恐怕我还真不相信会有,如果有,那宁夏村肯定出名了。张虎和张力一人提溜着一个大桶,里面全是一些个头比较大的鱼。连猴精和林夕雨的手里都拿着一个渔网,里面有着三两条。

    “虎子哥,你拿这么多回来,怎么吃的完啊!”我不禁说道。

    “那可不一定,我一个人能吃四五条呢,那还是没使劲儿吃,放心吧!对了,我这鱼可没喂过饲料,木托镇有几家餐馆都指定要我的家的鱼呢。”张虎说到这里一脸的自豪。

    “对对,苏武,你和你的同学可使劲的吃。那你们坐,我和虎子去做鱼,很快的。”姜婶一边说,一边接过张力等人手中的鱼。

    在我们中间唯一会做饭的就只有莫馨,她主动要去帮忙。可张虎母子说什么也不让她动手,只得让姜婶他们去忙活了。我们几人便坐在桌前闲聊了起来。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肚子不争气的发出了声音。

    “鱼来喽,小心烫哦。”张虎声音从土坯房里传来。红烧的,清蒸的,清炖的,干扁的……各种鱼不断的上了上来,本来就不大的四方桌,顿时就摆满了。闻着香味,我们的口水都快滴了下来。

    “来,大家快吃,还有两个菜,我马上把它端上来。”张虎的母亲把碗筷一一递给我们,对我们说道。

    “姜婶,张叔呢?要不要等等张叔回来呀!”我问道。

    “我刚才给老张打了电话,还在弄车呢,别管他了,我给他留了的,你们尽管放心吃吧!”张虎的母亲说着又跑去了土坯房。

    等他们忙完了,大家一起挤着坐下。这才开动,大家都顾不上说话,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其间,张虎进去把我们送给他们的两瓶白酒,拿了一瓶出来打开。

    平时我们在学校里,不会管我们抽烟,但是我们以后的行业决定了,我们对酒的控制是很严格的,喝酒容易误事,所以基本都不碰酒的。但是在盛情难却之下,除了莫馨和林夕雨没有喝,猴精酒量不行只喝了一点,我、张力和张虎,三人对喝了起来,一瓶白酒不一会儿就见底了。

    张虎起身又要进去拿一瓶,莫馨伸手在桌下悄悄拍了拍我的大~腿,示意我不要再喝了。

    “虎子哥,别拿了,到时候等你爹回来,我们再在一起喝两杯。”我对张虎喊道。

    “好的,听你的。”张虎摸了摸脑袋应道。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都很高兴,一起加入到了洗碗大军之中,没几分钟就全部搞定。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