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二十七章 死了
2018-01-25 11:42:29
    “等晚上的时候,你们就睡这间房吧,里面睡五个人应该可以的,我和我爹妈一间。”张虎直指那间比较大的房间,对我们说道。

    “行,虎子哥。”我看了一眼那间房间,虽然里面只有一张床,到时候莫馨和林夕雨睡床~上,我们三个男的睡地上就行了,没有问题。

    其余几人也都点头。

    “苏武,要不我们去,烧烤?”张虎对我眨了眨眼睛。

    “还能吃烧烤,在哪里?我们去。”张力的眼睛放出了光芒。

    我向她们解释到,我们这里的烧烤,其实就是自己去菜地里摘些菜,然后就地生火,在上面烤来吃,而且偷来的菜是最香的。说得众人十分期待,连莫馨和林夕雨都是一脸的欲欲跃试。说动就动,张虎家其实没有种什么菜。而他隔壁的张婶家,就种了不少土豆,红薯,还养了不少鸡和鸭。

    我们几人抱了些生火的木材,悄悄的,来到离张婶家不远处的一处能避风的土包。又在地里挖了几个土豆。

    “我们去整只鸡?那才是真正烤鸡呀,对吧!”张力兴奋说到。

    “行,那猴精和我去,我们去张婶家买一只鸡。”我也相当高兴。

    “得勒,走吧。”猴精跟上来,留下她们四人,先把土豆烤上。

    在农村,你拿别人几个土豆蔬菜,人家也不会说什么,但如果你要偷鸡摸狗的话,那可就是大问题了。用手机的灯光照着,沿着土路向张婶的小院走了过去,弯弯曲曲的走了将近六分钟。

    我和猴精来到张婶儿小院的篱笆前,在里面的篱笆边缘,有几只鸡在笼子里打着盹。我向院里喊道:“张婶儿,我是苏武,想向您买只鸡可以吗?”

    院里土坯房的门打开了,张婶杵着的拐杖走到门口,直接拒绝道:“不卖不卖,要买去别家买去。”说着把门砰的一声关上。

    这……,我心想可能她今天心情不太好吧!只好和猴精只好垂头丧气的往回走去,刚走到一半。

    “我再去一趟,我去把鸡拿来,把钱放在鸡睡的地方。”猴精突然说道。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猴精就照着手机的光,赶了回去,我心想,也成,免得坏了大家的兴致。我单独回到了大家生火的位置。

    “苏哥哥,鸡买到了吗?”莫馨不顾一脚都是田间的泥巴,向我跑过来问道。

    “在后面,猴精马上就把它拿过来了。”我拉着她,蹲在火堆前拨~弄着火苗。

    过了十来分钟,猴精抱着一个母鸡笑嘻嘻的跑了回来。“哎哟,我去,把我吓得。我把鸡捉了,给她放了100块钱在上面,路都没看清就跑了回来。”猴精喘着气说道,话音刚落,摸了摸身上的口袋又道:“糟糕,我的手机。肯定落在鸡笼子里了。”

    张力等人都哈哈一笑。

    “我陪你去找回来。”我笑着对猴精说道。

    我们二人又回到了张婶家的篱笆前,我拿手机的灯光往鸡笼的地方照了照,周围没有看见猴精的手机,倒是看见了鸡笼旁边有石头压着的100块人民币。应该就在这附近,我又找了找,但是还是没有发现。

    “猴精,你去问一问张婶有没有看见手机,我在这附近再帮你找找。”我在想,是不是张婶捡到了。

    “好的,你先找着,我去问问。”猴精说着走向了张婶的土坯房前,敲了敲门,问道:“张婶在吗?”

    没有听到张婶的回应,门却“吱嘎”一声,被猴精敲开了。

    我远远地看见猴精站在门前,仿佛有些不知所措。我感觉有些不对,赶紧问道:“猴精,怎么了?”

    “死了,张婶死了。”猴精机械的回应着。

    “什么?”我惊道,我直起腰来,就往猴精跑去。还没跑到近跟前,从篱笆的另一侧窜出来一人。借着土坯房里散出昏暗的灯光,我看清来人,是张叔。

    来不及多想,我往房间里一看。张婶双~腿朝门的方向躺在地上,胸口处有一块大石头,几乎快陷进的张婶的身体里面,往上一看张婶表情有些狰狞,眼睛瞪得老大,右手指着一样东西,我定睛一看,地上居然是猴精的手机!

    我强作镇定的打量起整个房间。一切都仿佛井然有序,连拐杖都还安静地伫立在床头,也没有什么挣扎打斗的痕迹。

    我走上前去探了探张婶的鼻息,已经断了气!

    张叔走到门口往里一瞧,也是吓了一跳,有些慌乱地对猴精说道:“这就是你干的?”说着拿出身上的手机报了警。警察到这里恐怕也得要半个小时。

    “不是的,张叔,我也是刚刚走过来就是这样子了。”猴精摆摆手努力的解释道,说着弯腰走进去捡起手机,看了看没有异样。

    我连忙制止了猴精,却没拉住他,对他道:“猴精,我们先别动现场,看看能有什么蛛丝马迹。”猴精听见我的话,又把手机放回了原位。

    “这还是你的手机?说,为什么要杀害张婶!”张叔看见猴精捡手机,一把走过去拉住猴精的手质问道。

    猴精在一旁解释我们过来向张婶买鸡的过程。

    我思索到,猴精杀张婶,这怎么可能?他和张婶第一次见面,无缘无仇的,不可能为了买一只鸡,而痛下杀手,但从现场的情形来看,猴精又是最有嫌疑的。如果不是猴精,那肯定另有其人。在十几分钟前,张婶还活生生站在我面前,那肯定就在这个时间之内,张婶不知遇到了什么丢了性命,那真正的罪犯肯定还没走远。

    思索间,张力、莫馨等人听见争吵,也全部都赶了过来。

    我向她们解释到这里发生的过程。张虎看见躺在地上的张婶,一把跑过去跪在地上,想要拔起陷在其胸口那块石头。我拉住他对他说:“不要破坏现场,警察过一会儿就到了。”

    “从事发到现在也就十分钟的样子。罪犯肯定就在近处,还没跑远,而且他不可能从前面逃走,当时你们在那个方向生火,有人经过你们就发现,”我指了指当时我们烤土豆的地方。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