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三十九章 归来
2018-01-25 11:42:45
    王所长当先一步掏出手枪,给其他警察打了一个注意的手势,其他警察也跟着掏出手枪,他走上前一步踹开窝棚的木门,里面空间其实很小,映入眼帘的是一坨,棕色毛绒绒的东西。王所长走上两步把它,把拉拉出来一看,轻飘飘的。正是一个模仿野人上半身的外套,旁边还有一个模样,酷似猩猩脸部的头套。

    王所长立马把枪指向张叔一家三口,责问道:“你们三个蹲下,这个野人模型外套,你们作何解释!”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今天早上我过来喂鱼的时候,里面也没有这个东西。”张叔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解释道。

    “把手铐给我戴上,现在告诉我,猎枪在什么地方?”王所长怎会给他狡辩的机会。

    周围的警察立马给三人,带上手铐。蹲着的张虎想反抗,旁边的警察那手铐直接砸在他的脑袋上。顿时就有血流了下来,旁边的警察用枪指着他,厉声道:“再动!再动就开枪了!”

    张虎的母亲,见儿子脑袋上流出~血,心疼的哇哇大哭,扑过去抱住张虎。哭天抢地的说道:“我们不会杀人的,我们不是凶手,我们不会害人的。”

    王所长没有管她的哭喊,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应该是对市里派过来的人说罪犯已经抓到了。挂下电话,对众警察说道:“再等一个小时,市里的人就到了,”说着指了指地上蹲着的张虎三人:“给我看紧点,到时候再带他们一起回去。”其他的警察精神一振。手里握着枪又紧了紧,不敢有丝毫松懈。

    王所长蹲在张叔身旁,想在张叔口中问出猎枪的所在,但是无论怎么问,张叔也全盘否认,王所长干脆不再管他,点了一支烟坐在旁边,悠闲的抽了起来。

    蹲着的张虎看见了站在最后面的我,那眼神仿佛在告诉我,叫我救他。

    在这一刻,我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假如当晚杀害张婶的是张叔,当时张叔并没有和我们一起追击,而是张虎说发现了一个人影,然后我们一起追的进去,那就说明张虎是张叔的同案犯,张虎为其父亲打掩护。而根据现在收集的情况来看,李叔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和张虎在一起,而拒绝张婶儿子。

    那就是说和张虎根本就没有矛盾,那张虎为什么会配合杀死李叔?如果说是因为鱼塘的事,张叔杀害了张婶。那张婶死了之后,李叔和张叔就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那张叔又为什么会枪杀李叔呢?这有些说不通。

    回过神来,张虎还在望着我,我对他郑重的点点头,回身向他家跑去。来到张虎家,我打算先告诉张力等人现在发生的情况,推了推土坯房的门居然推不开。

    “是谁?”门内传来林夕雨凝重的声音。

    “是我,快开门,有情况和你们说,怎么还弄的神神秘秘的?”我喊道。

    林夕雨,把门打开了一半,伸出手一下把我拉了进去。走进去一看,我才明白,原来是猴精回来了!

    “现在张虎一家现在被捕了,因为在后面的鱼塘的一个窝棚里发现了,可以扮作野人的上衣和头套。”我对他们解释道。

    “张虎一家三人都不是野人!”猴精肯定地摇摇头。

    “为什么这么肯定?有什么证据吗?”我虽然也不相信张虎一家是杀人凶手,但是现在完全说不清。

    “我就是证据,”猴精接下来说道。

    我们才明白,原来猴精经历的事情是这样的。

    在森林洞**里,猴精在早上天朦朦亮的时候,守着守着一股倦意袭来,在半睡半醒之间,恍惚间好似有一道身影从洞口经过,把他惊醒。他坐正身子,揉了揉眼睛,应该是看错了,便走出洞~**,准备找个地方上个厕所。走出去正准备找个草丛的时候,发现前方一处密集的灌木从中,蹲着一道很宽大的身影。

    猴精蹑手蹑脚的稍微靠近一些,看清那是一个浑身长满黄毛的东西,第一时间便联想到,我们正在追捕的野人。吓了一跳,蹲着的野人也发现,有人在盯着他,拿起挖出来的一盒不知什么东西,转身就往丛林深处跑去。

    在逃跑的时候,猴精看见他上半身是一个野人的装扮,但是下~半~身是个实实在在的人,甚至还穿着一双运动鞋。走过去停在野人刚刚蹲的位置,发现是正在挖着一个洞,反正野人走了便顺手跟着挖了起来,结果就摸出了一条猎枪,正高兴的比划了一番发现的证据。

    没想到那个野人,又摸了回来,猴精赶忙提着枪往丛林深处窜去。跑了一会儿居然又发现了,野人的身影,猴精便壮着胆子先跟上去再说,一路上东躲**。就这样在森林中绕过去绕过来,跟了足足有两个小时,也不知道来到了什么地方,但是还好没跟丢。

    就在这个时候。野人突然加速跑了起来,本来猴精为了不被发现就离得比较远,起码有百来米,他这一加速有些出乎猴精的意料,也管不到那么多了,跟着那个方向奔了过去,跑着跑着才发现,前方几百米外,居然是张婶的房子,那可不又回到了宁夏村了。

    猴精暗自一惊。离他比较近的还有一处房子,他准备从这里,走过去,看看野人在没在这附近,刚刚爬上土坡,往小院里一看,却看见了张力和一个男子。

    正站起来向张力挥手准备向他招呼,突然发现右侧的一处竹林里伸出了一支枪管,来不及看清这次枪口到底对准的是谁,猴精只好把手里的枪举起来,想提醒他们躲避,还没来得及说话,枪就响了。张力了一个抱头的动作,但是这个男子居然没反应过来,被旁边竹林里的枪“砰”的一声打倒在地。

    猴精看见从那处小竹林跑出来的正是那个,上半身是野人的人,那人发现猴精正看着他,举起枪向猴精指来,猴精吓了一跳,就地一滚,往后面的森林跑去,不知是位置不好,还是怕自己暴露,那人也没再开枪,也随着猴精跑进了森林,两人跑了几分钟后,猴精回头,遥遥的看见那人换了个方向,绕了一大圈,居然又向宁夏村方向跑去。

    当时,有两个警察往着猴精的方向追来,只好继续往前跑,直到找了一处土沟在里面藏了起来。等周围没有什么动静,悄悄的又摸回来宁夏村,直到看见我和张力,和我们交代了一声,又在这附近潜伏了起来,直到发现,张虎三人被抓了,就急忙跑回来。

    我这才想起,当时在猴精挖猎枪的时候,恐怕是把藏起来想吓他的我,当作野人了,这才惊慌的逃走。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