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四十七章 烤羊
2018-01-25 11:42:53
    林夕雨一把扶住我的母亲,那是相当尴尬的说道:“伯母,莫馨才是苏武的女朋友,我是他同学。”

    “妈,你慢点儿。”我急忙走过去牵住莫馨的手,带到母亲面前:“妈,这才是我女朋友,真是的。”

    我妈一把牵过莫馨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哎呀,搞错了,闺女你叫什么呢?”

    “伯母您好,我叫莫馨。”莫馨羞红了脸,小声说道。

    “阿武,你先招呼一下同学们,我带莫馨去屋里聊聊。”母亲边说边拉着莫馨向房间走去,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才松了口气。

    “来,大家都先坐下。”老爸奔放的声音传来,手里提着几根长凳。我们上前接过坐下,他们第一次见我父亲,都有些拘束,我父亲看上去有一种很严厉的气势,他们可能还有些担心,甚至连吴孤都坐的端端正正的。

    “老爸想我了没有?”我走过去,勾住父亲的肩膀。

    “臭小子,没大没小的,找打是吧!”父亲一把把我推开,反手勾住我的肩膀说道:“你~妈可高兴坏了,看她的样子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那是个好女孩,你要好好的对人家。”

    “放心吧,老爸,我会的。”我认真的点点头。

    我父母都已经六十多岁了,每次和他们相见,我都有一种很幸运的感觉,因为我不知道我到底还能陪伴他们多久,也许是十年,二十年,但是对我来说,还远远不够。

    “对了老爸,我们现在都还没吃东西呢,能不能现在宰两头羊?”我的肚子也咕咕叫了。隔着一段距离都能听见张力张虎他们吞口水的声音。

    “两头怎么够?先宰三头。”老爸说着回头看了眼,又说道:“张虎,跟我一起去,来搭把手。”

    “好哇,伯父,刀山火海,您一句话的事。”张虎站起来对我老爸说道。

    “你这黑炭头。”老爸摇摇头,笑骂道。

    “伯父,我可以来帮帮你吗?张虎的手受伤了,我来做力气活,”张力也站起来,自告奋勇道。

    “正好,你俩一起来吧,”老爸说完带着他俩,从屋里拿了两支火把点上,向羊圈走去去。

    “我们先把火升起来吧!”我带着猴精去房屋后面抱木材。

    林夕雨和吴孤在原地,弄着烤全羊的支架。在空地上把火生的起来,火越烧越大,生了三处火堆,渐渐地照亮了周围。我从屋里找了一口大锅,拉上猴精一起去溪边打满水抬了回来,放在支架上先烧着。

    “鸡、鸭、羊、牛、猪……”林夕雨一处处指着房屋对面,整齐圈养的家畜,感叹道:“苏武,你家简直就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生态园啊,张虎说的可一点也没夸张,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那里还有一窝兔子,要我说,就算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这恐怕都没事儿,人间仙境如此不过。”猴精也是一脸震惊。

    “反正,更加坚定了我,要带两头羊走的决心。”林夕雨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行啊,但得你自己去捉,”我微微一笑,调侃道。看向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吴孤,向他问道:“吴孤,你怎么了,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

    “我想,我还真不应该来。”吴孤居然正儿八经地说了一声,停了两秒又笑嘻嘻的道:“因为我来了似乎就不想走了,能给你家当个杂工吗?”

    “你吓我一跳?吴孤你别时不时的那么严肃,有些渗人呢!当什么杂工,别说的这么难听,你想留在这我没意见,但你要问我爸。”我对他道:“对了,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多大了吗?”

    “明年就五十了,怎么滴?”

    “我还以为你就四十出头呢!”猴精惊奇的说道,发现自己好像说得又不对,这不就是说人家老吗。又说道:“嗯,还不错。”

    “没事儿。不过,年轻真好。”吴孤无所谓的摆摆手。

    我之前也以为他也就四十来岁,没想到吴孤已经快五十岁了。“你还打算找你的师傅吗?”我往火堆里加了些木头问道。

    “走一步看一步。”吴孤摇摇头不愿多说。猴精从兜里掏出烟,两人惬意的抽了起来。

    林夕雨在一旁捧着脸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房间开了,莫馨扶着我妈向我们这边走来。两人都很开心,就那么一会儿,看上去像熟络了很久一般。

    “妈,聊的怎么样?天气凉起来了,你身体不好就先回去休息吧,我来招呼他们就行了。”我迎了上去。

    “我就认定了莫馨,她就是我的儿媳妇了。行,你和你同学们慢慢玩。老苏陪着你们,我先回去了,等明天,我每人给你们准备一份礼物。”母亲慈祥的说道。

    猴精等人都道:“谢谢伯母。”

    留下莫馨,我扶着妈回到了房间。

    “我的儿呀,妈的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见到苏文,我觉得莫馨这孩子挺好的,单纯善良,你一定要好好对她。相互扶持,我不望你去做惊天动地的事儿,只希望你们能够平平安安就好。”妈拉着我的手,认真的说道。

    我看着母亲脸上的皱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回过神来我坚毅道:“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妹妹,到时候我们一家团聚,再回到家里陪在您和父亲左右。”

    “嗯,阿武,我相信你!”母亲的眼睛有些朦胧,或许是因为泪水,或许是因为老了。

    “妈,我这次回来是学校放的假期,等我们回学校后马上就会安排外派,可能要半年以后才能回来了,您和父亲在家里一定要注意好身体。”

    “要去这么久吗?”母亲回过身,在床头上轻轻的翻找着什么,找到了一张银行卡,向我递了过来:“阿武,这里面有六百块钱,你先拿着,等你爸过两天卖几头猪,再给你打进卡里面。”

    “妈,不用,这钱你和爸留着,我外派过去是有工资的,以后我就能自力更生了。”我强忍着泪水想表现的坚强。

    没想到,母亲听见我的话反而更加伤感起来,用手帕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后来我才知道,我拒绝的不只是钱,而是母亲简单的关怀。

    “你就拿着吧,”不知道什么时候父亲站在门口,说完就走了。

    “妈,我收下了,您别再难过,”我接过银行卡安慰道。

    “这样妈就放心了,去吧,好好的陪你的朋友们。”母亲幸福的笑了笑。

    我退出房间帮母亲关上门。

    “苏哥哥,伯母真好,还送了我一个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莫馨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挽着我的手臂。

    “嗯,我看看,”我打量着莫馨身上也没多出什么:“猜不到,是什么?”

    “伯母叫我保密。”说着莫馨像蝴蝶一般跑开了。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