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四十八章 气氛
2018-01-25 11:42:55
    我摸了摸鼻子,逗我玩呢。来到火堆旁,张力小跑了过来:“苏武,水烧开了吗?伯父叫我来拿。”

    “好了老大,来我和你一起端过去。”我拿起地上准备好的抹布,交给他张力,和他一起把烧好的开水端去杀羊的地方,褪毛,取内脏就交给他们了。

    没过一会儿,张力提了一只打整好的羊走了过来:“看看这大肥羊,哈哈,今晚有的吃了,还有两只马上就好。”猴精上去一把接过来就用铁签插入羊腹内,看上去手法还挺专业的。

    “小心点,羊肚子里已经放好了很多调料了,别洒出来了。”张力忙过去帮猴精。

    就这样,老爸带着张虎回来,把三只羊都烤上了,我爸还多杀了两只鸡,他说怕两个女孩不喜欢羊的膻味。在等待期间,大家都热情似火的翻~弄着烤架,香味四溢,大家都忘了说话,只有此起披伏的吞口水声音。

    “第一头烤好了,阿武,拿刀来。”老爸发话了。

    我上去帮着父亲把烤好的羊肉分盘,递给他们,八个人一分,毕竟是小羊羔子,差不多就剩个骨架了,张力和张虎分的最多。

    “老爸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了,你看两个女孩吃的那么香。”我边吃着,边对父亲说道。

    莫馨和林夕雨也不讲究那么多了,乐滋滋的吃了起来。

    “好,这就好,我去把我的宝贝拿出来,看你们敢不敢吃。”父亲欣慰的说着,随后起身向房间走去。

    “伯父,是什么?”张虎空出嘴巴喊道。

    “等我拿来你就知道了。”

    填饱了几分肚子,大家的话多了起来。

    “没得说,苏武,这是我吃过最好的羊肉,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这般享受。”张力的盆里已经空了。

    “老大,等你当兵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回我这里再吃一次,怎么样?”我道。

    “说好了,一言为定。”张力一拳向我碰来,我两拳头放在一起会心一笑。

    “还有我。”林夕雨、猴精等人也是急忙道。

    “没问题,想来随时来,但你们要先喝了这个。”父亲从屋里提了一大个玻璃瓶走了过来。

    大家一看,一圈圈蛇盘在瓶子里,看不清有几条。

    “是蛇泡的酒,伯父,我陪你喝。这可是好东西。”张力一看拍拍胸脯道。

    “是有毒的蛇,全是老爸要我抓的。”我提醒道,我不禁回想起父亲从小到大,逼我做过唯一的一件事,便是帮他去山上抓毒蛇,那还是三年前了,泡好了就当宝贝一般放在那里,一直都没舍得喝。

    “今天你们谁都跑不掉,每人都得喝,这是杯子,阿武倒上。”父亲豪放的交给我。

    身边的莫馨帮着我一起倒了八杯,分别递给他们。

    “伯父,谢谢你的款待,我喝这第一杯。喝完了我有个请求希望您答应。”林夕雨站起来,端着杯子一饮而净,喝下去感觉有些不对,看上去有些晕乎乎的站不住脚。

    我们都吃了一惊没想到,敢第一个试水的是林夕雨,我上前一把扶住她:“林夕雨你喝这么急做什么,知道这是多少度的酒吗?快坐下来休息。”

    她一把推开我:“你少来,我话还没说完呢,”转头对我父亲说道:“伯父,我希望您能送我一些羊肉。让我带回去给老妈也尝尝。”

    “行啊,明天我就帮你打理好,你带回去就可以煮来吃,”父亲笑了笑,眼中带着赞赏,抬起杯子喝了一口。林夕雨终于满意的坐下了。

    “伯父,我是张力,我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苏武认我做老大,只要有我在,无论如何我都会站在他的身边,我先干为敬。”张力涨红着一张脸,说完一口喝完杯中酒。

    “张力,好孩子,我也得感谢你对我儿子的以诚相待。”父亲拍了拍张力的肩膀,脸上带着欣慰。

    “伯父,我叫杜飞,苏武是我二哥,您永远都是我们兄弟几人的亲人,有事您说话,我定鞍前马后,没有二话。”猴精信誓旦旦的说道,仰头一口喝干。

    “你的嘴巴真甜,杜飞,我记住了。哈哈。”父亲喝了一口,很是开心。

    “伯父,等苏哥哥一毕业,我们就结婚,到时候我来服侍你们二老。”莫馨俏~脸微红的说道,一口喝了手中的酒。

    “莫馨,老婆子把那个东西都给你了吧,你应该叫我爸了,我们两个老的不需要你们来赡养,你们也有自己的生活,累了就回来,爸妈一直在家等着你们。”父亲的眼里满含~着关怀。

    “嗯,爸爸。”莫馨真诚的喊道,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莫馨从小就和爷爷生活在一起,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没见过,这是十九年来的第一声“爸爸”。

    “爸。”我端起手中的杯子,有许多话想说,又不知从何说起,一口干了,扑进父亲的怀中,才发现父亲的身体比前几年瘦弱了许多,肩膀也不再宽大,心里暗暗说道:爸,是人都会老,我最大的愿望只是希望你们,老的慢些,等我可以和你们一起慢慢变老。

    “儿子,只要你好好的,我和你~妈都会好的,所以你最大的责任就是照顾好你自己,珍惜好你身边的人。”父亲拍拍我的后背,仿佛知道我心里没开口的话。

    吴孤正要端起杯子,父亲向他挥挥手:“你也比我小不了多少,我们到一边单独喝两杯,我也好久没找人好好说说话了,怎么样?”

    “求之不的。”吴孤干脆的说道。两人倒满两杯酒,走向一边去了。

    我们几人整理了一番情绪,又开始扫荡战场,就着蛇酒和羊肉,不亦乐乎。

    “畅快,我快不行了。”张力摸着鼓起来的肚子,想躺下,却发现吃撑了躺下去有些难受,只好又坐着双手支撑在背后。

    “我也差不多了,”我打了个嗝,看向父亲和吴孤在那面聊着天。

    “两只鸡都啃没了,三头羊,还剩小半只,我都不敢相信,我们居然这么野蛮。”张虎双手都是油,在那抹着。

    大家围坐在篝火周边,准备在这儿找些什么游戏一起玩。

    “我们一人表演一个节目吧!唱歌、跳舞、打拳什么都行。”林夕雨在一旁掰着手指头建议道。

    “你确定你能唱歌?”猴精在一旁嘲笑道。

    “那有什么不行的,那你听好了。”林夕雨说着站了起来,到了篝火堆旁边认真的唱了起来:“哪里有彩虹告诉我,能不能把我的愿望还给我……”

    林夕雨刚一开口,我们大家都强忍住笑意,一个人唱走音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还沉醉在自己走音的旋律,享受的无法自拔。好不容易等林夕雨唱完,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林夕雨,这是你改编过的旋律吧?”我忍不住笑道。

    “这是老娘的风格,你不懂。”林夕雨跳过来一脚踢到我的腿肚子上,叉着腰说道。

    “嘶,我错了。”我一吃痛连忙喊道。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