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五十章 离家
2018-01-25 11:42:58
    一声鸡鸣,我朦朦胧胧睁开的眼睛,在家里以前都是听见鸡鸣就起床,养成的习惯了,昨夜睡得实在有些迟。翻身又睡了半来小时,看张力他们几人还睡得死死的,也没先叫他们,先起来,爸妈他们肯定在准备早饭,我过去帮下忙。

    推开门,天边才微微亮,清晨的空气格外的清新,倒映着周围,绿树成林,夹杂着许多动物叫声,格外的让人舒心,此刻的一切没有任何的美景能够取代,因为它是最纯真的大自然。

    我突然想起刚刚好像没看见吴孤,我转身走回房间扫了一圈,吴孤真的不在,难道他这么早就起来了?我拿起手机准备看看时间。

    拿起手机,发现一条正在编辑的短信:苏武,我已经走了,走之前我给你算了一卦,该放手时须放手,有缘自会相见,吴孤。

    该放手时须放手,这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吴孤是昨晚就走了,还是今天早上,关于吴孤,我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他,还没来得及问。

    他给我一种挺神秘的感觉,总是出现在一个很巧合的时间,却又说得过去,仔细想想却有些牵强。可惜现在人也走了,想找也找不到了。

    走出房间,就听见女孩子银铃般的笑声。原来莫馨和林夕雨已经起来了,在帮着母亲做早饭。父亲在土灶前烧着柴火。

    “阿武起来了,饭还没做好,先等一会儿。”母亲看我走过来,微笑着向我说道:“莫馨真会做饭,干净利落,一看就是经常自己做饭养成的习惯。”

    “嗯,妈,您还是这么早就起来了,莫馨之前也告诉过我,只是没想到你对她评价这么高。”

    “伯母,我呢?我怎么样?我也会吧!”林夕雨在一旁,拿着勺子在锅里翻炒着什么?

    我看见林夕雨不知怎么的,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好,你也是勤快的小姑娘。多练习练习,肯定会好起来的。”母亲的脸上格外的心花怒放。

    林夕雨的锅里,飘出一股糊味儿,母亲一把接过去,加了些水进去:“还好没事,可以吃。”

    “伯母,不好意思。”林夕雨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父亲也在一旁微微的笑了下。

    “苏哥哥,快去把他们叫起来了,饭马上就做好了。”莫馨手里正在洗着蔬菜。

    “好的,我先把菜洗了。”我走过去,接过莫馨手里的蔬菜洗了起来,她到一旁炒菜去了,把洗好的菜交给她,我转身回到张力等人的房间。

    “起床,吃饭了!”我推开门对他们喊道。见他们伸着懒腰慢慢爬了起来,我拿了个盆儿到溪边舀了些水,等下大家一起洗个脸。

    大家都上了饭桌。全是蔬菜炒的小菜,喝着小米粥,也别有一番滋味。

    我告诉他们吴孤走了,他们都很奇怪,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倒是让人叹服。短信的事情我也说不准什么意思,也就没说。

    “爸妈,中午饭我们就不吃了,我们得早些赶回学校,今天晚上还得开大会。”

    “嗯,提前些也好,免得到时候弄得慌慌忙忙的。”父亲微微点头。

    “伯母,有没有我们可以帮您做的事儿,趁上午我们帮你做些农活。”张力提议道。

    “不用了孩子,上午你们就让苏武带你们到这周边玩玩,风景很不错。”母亲欣慰地说道。

    “这样吧,我们去山上砍些柴,又可以帮伯父伯母存些柴木,又当是游山玩水的怎么样?”猴精转了转脑袋说道。

    “行,我看可以。”张虎也点点头。

    “也好,等下我带你们去,”我心里还有些小窃喜,父亲好些时间没有再上山去砍柴,回来都是我来做。有张力,张虎两个大块头,恐怕一趟,当我一个人跑好几趟了。

    大家都吃完了,莫馨和林夕雨留在这儿收拾碗筷,我们正准备拿砍刀,上山。

    “来,孩子们,这是我昨天答应送给你们的礼物。”母亲从包里,拿出一个布口袋,一打开里面是几颗外表看上去漆黑,仔细一看,又反射着暗金色金属光芒的圆珠子。珠子只有手指头大小,母亲一人一颗递给我们六人,我们拿在手里翻看着。

    “妈,这是什么东西。”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材料,表面上隐约浮现的什么花纹,而且每个都有所不同,不知道是后来打磨的,还是本来就存在的。拿在手里感觉比想象中的重很多。

    “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就是一个金属球,我也是年轻的时候偶然得到的,现在送给你们,希望能给你们带来好运。”母亲慈祥地笑了笑。

    大家都高兴的谢过我母亲。

    我带着他们拿上砍刀和捆木柴的绳索向山上冲去。砍好了的木材用绳索捆好,又背了下来,张虎和张力简直就像蛮牛一般。跑了两趟,我和猴精都累的跟不上了,我说差不多了,结果二人非得要再跑几趟,结果一个上午,把柴火木材堆在我们家后院,几乎堆了一个小山坡。

    “你们这是把未来几年的柴火都给我弄好了。”父亲微笑的看着二人,又看看远处的后山,那里明显得有一小块已经光秃秃得了。

    两人挠了挠脑袋,憨憨的笑了笑。

    “林夕雨,能不能现在给马丽老师打个电话?张虎也想和张力一起去当兵,问问能不能行。”我看了一旁,林夕雨在那儿坐着便问道。说完显得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总有些歉意。

    “行,感觉你怎么好像挺害羞的?姐姐我也没把你怎么样吧!”林夕雨轻蔑的看了我的一眼,打电话去了。讲电话期间,问了张虎的年龄,今年二十四岁,听见林夕雨的电话里对张虎一顿表扬的描述,什么力大如牛,一个打十个,我们在旁边都听的入神。

    “我妈说去是可以,不过年龄稍微大了些。张力去的是特殊部队,部队的代号现在还不知道!张虎也可以一起去,但是你们都要看一段时间的表现,如果不行的话再分配到其他部队,怎么样有没有问题?”林夕雨挂下电话,对我们说道。

    “谢谢,只要有机会,足够了。”张虎语气中带着强烈的自信和期待。

    “好,今天张虎就和我们一起出发,最快明天,你们就可以一起去部队了。”林夕雨安排的说道。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快十一点了。我回身向父母说道:“爸妈,那我们就要走了,你们在家里一定要注意好身体。”

    父母亲慈爱的点点头。

    父亲拿出塑料袋包好的羊肉,递给林夕雨,又拿了些家里腌制好的瘦牛肉给我拿着。林夕雨高兴得手舞足蹈。

    大家都一一和我父母告别。母亲紧紧的拉住莫馨的手不愿松开,眼中流露出太多的不舍。父亲远远地站在后面,目送我们离开,看着两个苍老的身影,我不敢再回头,怕自己失去离家的勇气,心里暗暗说道:爸妈,我爱你们。

    我牵着莫馨,带着一行人来到之前停马车的地方,上车开往了宁夏村的方向。

    “莫馨,我妈给你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能不能告诉我?”我悄悄地向莫馨问道。

    莫馨倔强的摇了摇头,看样子是不会说了,我也不再追问。

    到了宁夏村,张虎的父母在田里忙碌着,张虎跑过去跪在二老面前说道:“爸妈,我要去当兵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们在家要照顾好身体,等我回来孝敬你们。”

    张叔、姜婶二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虎子,这怎么回事儿?当兵?”

    “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想去实现自己的价值,我想去帮助更多的人。爸妈,希望你们能支持我,我一定不负你们所望。”张虎咬咬牙,坚毅的说道。

    “好,这就是我的儿子。大胆的去,不要有任何的顾虑。我们都支持你,等你回来的时候,一定要给我带一个好儿媳妇儿回来,听见没有!”我们都没有想到,张叔居然这样的支持张虎。

    “爸,妈,谢谢你们。”张虎俯下庞大的身躯,接连磕了三个响头。

    张虎要离开宁夏村,心里放不下的除了父母,就还有他心爱的李丽丽。随着张虎,我们又来到了李丽丽家。敲开门,看见了面容有些憔悴女孩。

    “虎子哥,你……”林丽丽正要说话。

    “丽丽,你先听我说完,我现在离开这里去当兵了,当我回来的时候,如果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就一定娶你。”张虎一把打断李丽丽,把话说完就跑开了。

    我们急忙告别李丽丽,跟着张虎跑回了家。

    “我送你们去木托镇,开完这班车。我决定辞职,回家好好的管理这个小鱼塘。”张叔对我们说道。

    我们一群人上了张叔的班车,还有宁夏村的两个村民。一路上,张叔都对着两个老乡吹嘘着自己的儿子,要进部队了。两个老乡也是格外的惊奇,赞赏之余还夹杂着提亲。张叔委婉的拒绝了,弄得张虎在一边尴尬至极。

    到了木托镇和张叔分别,跟着乘车回望江市。回来的很顺利,没耽误什么时间。到了望江市才四点过。张虎第一次来望江市,看着高楼耸立的城市环境一切都很新奇,巴不得在这里摸摸,那里瞧瞧,嘴里不断啧啧称奇。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