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0042】 首秀
2013-04-15 01:19:47
( )    李南一侧身,便避开了老者的巴掌,他心中很气愤,这家伙完全是不讲理嘛,有事就说事,动手动脚算什么。如果不是众目睽睽之下,李南可就不会仅仅只是躲开就算了的。

    “老人家,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谈。”李南忍住心中的不爽,耐心地道。

    “谈,谈个屁啊。”老者很暴躁,估计是看李南的样子很年轻,觉得好欺负,又是抡起巴掌朝李南扇去,嘴中道:“不能还钱就给我滚,别在这里碍事。”

    李南气坏了,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他没有躲闪,伸手一把就抓住了老者的手臂,同时道:“老人家,你冷静一下。”

    那老者用力地挣了挣,却是没有挣脱,感觉手臂就像是被铁钳锁住了一样,他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年轻的时候他曾经打过铁,手上的力气很大,可是现在面对李南这个一脸书生样的娃娃,竟然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怒喝一声,手臂奋力地挣扎。

    只可惜,李南的力量比他想象的要大,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腕,任凭他怎么用力,却是纹丝不动。

    看到老者面红耳赤的样子,李南心中冷笑,遇到蛮横不讲理的人,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让他见识到厉害。当然,这或许跟信访局的工作理念不一致。

    “你放开。”老者气愤地道。

    李南微笑着道:“那你不能再打我?”

    不管怎么样,首先要将自己放在有理的一面才行。自己之所以抓住他的手,主要是防止他再打自己,这实际上也是实际情况。

    老者嚷道:“你先放了再说。”

    李南笑了笑,松开了他的手。

    看得出来,老者有点sè厉内荏了,所以即使放开了他,估计他也不会像先前那样暴躁地想要打人了。

    果然,老者并没有继续要打人的意思,他双眼瞪着李南道:“小家伙,力气不小啊。”

    李南心中有点好笑的感觉,这老者一看就是火爆脾气,但是只要把他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以后,那么就好对付了。

    这个时侯,肖冬冬等人正在劝说其他人的人收起横幅并一起到信访局去细细了解他们的问题。

    很显然,肖冬冬她们在处理类似事件的时候非常有经验,再加上这个暴怒的老者被李南牵制住了,所以其他人的工作更好做一些。堵在市zhèng fǔ门口的人们,已经开始妥协,横幅也收了起来,大家将肖冬冬等人围起来,诉说着他们的问题和诉求。

    “力气大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啊。”李南笑着道,“老人家,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力气大至少不会饿着啊。”很显然老者的思想还是比较落后,认为只要有体力,那么就能够吃饱饭甚至吃好饭,他刚刚被李南镇住了,又觉得自己对一个小孩子动手有点丢份,因此也不好再闹,便顺着李南的话聊了起来:“我们是何市上街的,前几年镇里面搞基金会,大家都挺支持的,把所有钱都存在里面,指望说得点利息,谁知道zhōng yāng要取缔基金会,现在我们的钱也取不出来,大家都很着急,这些都是我们的血汗钱,都是一分一厘存起来的,一辈子的积蓄都在里面了,没钱我们怎么养老啊。”

    李南点头表示赞同,老者说的这种情况,只怕不是个例,实际上李南对基金会还是知道一些的,毕竟这个事情前段时间闹得很大,zhōng yāng下文取缔基金会以后,各地出现挤兑cháo,因为取不到钱闹事、上访的人也很多,相关的新闻在电视、报纸上也经常看到。

    只是李南也知道,这个事情从上到下,有一个政策出台的过程,不是一下子就能够解决的。基金会之所以被取缔,就是因为管理不规范,存在很多问题,甚至还有很多的呆账、死帐,估计一时半会是不可能将所有储户的钱都兑付出来的。

    在这之前,李南对武阳市关于基金会的问题的处理方案好政策,没有过多的了解,只是来的时候听肖冬冬简单地说了一下,现在自然也不可能给老者一个实质xìng的答复和解释。

    “老人家,这个问题你可能看新闻也知道,zhōng yāng三月份发文件取缔基金会,然后省里面也陆续下发了一些文件,主要是针对基金会的问题进行安排和布置,大家的钱存在基金会,基金会也不是说就放在那里,而是借给一些资金短缺的企业或者个人,所以大家一时取不到钱。更何况,按照重要的要求,我们首先要对基金会的账务进行清理,现在正是出于封帐清查期间,这个时侯就更取不到钱了,等下一步,就要对贷款户进行清理,让他们还钱,然后逐步给储户兑现。”

    “那还要等多长时间啊。”老者不满地道,实际上李南说的这些,他也听镇上的干部讲了,但是觉得不可信,今天听李南面对面地解释,倒也觉得是那么回事,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听说基金会的钱被人贪污了很多,有些人借了钱不还,到时候基金会收不回来钱,那我们的钱不是没着落了吗?”

    李南果断地道:“不会的,这点你放心,毕竟这个事情不是一个小事情,全国各地基金会那么多,那么多人都在基金会存了钱,对于这种情况,zhèng fǔ不会坐视不理,肯定会有一个妥善的处理办法。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毕竟事情牵涉方面太多,哪能一时半会就解决得好啊。”

    “是倒是这样,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啦,大伙当初都是听了我的劝,才愿意把钱存在基金会的,现在大伙的钱取不到,他们虽然没怪我,但是我得为大家负责啊。”老者一脸沉重地道,他是和市镇上街村的老主任,在村里面的威信极高,当初基金会刚刚成立的时候,镇里干部找到他让他出面做工作鼓励大家把钱存到基金会,他一听基金会的利息高,也就很高兴地配合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就很自责,虽然街坊们没有则责怪他,但是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大家把这笔钱追讨回来,镇里面不能解决问题,他一气之下便带着大家到市zhèng fǔ门口来要钱了,希望通过这个办法给区zhèng fǔ、镇zhèng fǔ施加压力。

    李南听着老者的话语,知道他已经算是平静下来了,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跟自己说这些,便道:“老人家,在这里堵着也不是个办法,我们去局里面坐着聊吧,说实话,我是今天才到局里面报到,很多情况可能解释得不清楚,等会请我们肖局长给你再好好聊聊。”
 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