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六章 空中飞人?
2013-10-24 04:52:28
    有了脑域的存在,萧然很快就能成功施展出简单的法术了,一连三天,他都沉浸在施展法术的奇妙体验,当第四天之时,他离开了自己的房间,走出了院落,希望能够再次碰到玄羽,好让其见识一番他的厉害。

    不过让萧然感到遗憾的是,他并没有遇到玄羽,不过这段时间却让他看到了一大群美女。

    我的天!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一个个女人怎么都生得那么的妖娆!

    温柔的、清纯的、妩媚的、……可谓是应有尽有,最不可思议的还要属她们那身段,目光流连间,萧然发现这些女人就和那日他见到的那个粉红女郎一样,她们身段的美都有种透衣而出,袭心撞目的攻击力,让他激动、亢奋,好多次都差点鼻血狂喷。

    这难道就是传说的媚术?

    萧然彻底的震惊了,同时他决定要勤练拳法,争取早日让自己强壮起来,像这样动不动就流鼻血,甚至晕过去,很不好,非常不好!

    守株待兔毫无效果,萧然只得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叫住了正在打扫屋的小翠,问道:“小翠,问你件事儿?”

    小翠停下手的事务,含笑道:“少爷,到底有何事?”

    萧然道:“这段时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大事?”

    小翠困惑的看着萧然,歪着头想了想道:“说到大事倒是有那么一件,在前段时间正一派掌教,有着天下第一剑之称的玄阳仅仅一招,就惨败在一个叫任遥的手,并被对方狠狠羞辱了一番。”

    萧然喜道:“这任遥何许人也,竟然如此的厉害,连玄阳这个号称天下第一剑的高手都能一剑放倒?”

    小翠一脸崇拜的道:“这任遥被称为剑仙,二十多年前曾单人仗剑,独闯正一派,最后竟然还能全身而退,他被认为是当今天下的第一高手。”

    萧然震惊道:“太夸张了!这正一派不是被誉为正道第一派吗,怎么会让他如此嚣张?”

    小翠嘻嘻笑道:“谁叫他是天下第一了,不嚣张一点儿怎么能显出他天下第一的风采来。那玄阳一直被誉为天下第一剑,自从这任遥出现后就一直被人质疑他名不符实。前段时间他为了向天下正名,他才是天下第一剑,就约了任遥比剑,结果彻底的悲剧了,他被人当众一剑给放倒了。”

    好!好得很啦!这任遥简直太给力了!

    萧然很是兴奋,虽然他不认识这玄阳玄大掌门,但谁叫他是那玄羽的爹了,见仇人的爹倒霉他岂有不高兴之理。

    兴奋间就听小翠续道:“被人当众羞辱,这玄阳身为正道第一派掌教颜面何存,没多久他就纠集了一群对任遥怀恨在心的高手,打算围攻他。”

    萧然色变道:“身为正道第一派的掌教,这玄阳怎么这么无耻,结果怎样?”

    小翠眉飞色舞道:“听说这次事与愿违,这玄阳再次铩羽而归了,现在他的名声可谓是一落千丈,就连他掌教之位据说都快保不住了。嘻嘻嘻!听说昨天那玄羽不知道是不是脑突然抽风了,竟然这个时候去触他老玄大掌门的霉头,结果差点被玄大掌门外放的怒气震死,现在仍躺在床上,还不知是死是活了。哼!真是活该,竟敢打本姑娘的主意!”

    难怪等不到人了,原来这家伙已经遭了报应了。虽然仇人遭了报应,但不是自己动的手,萧然难免有些遗憾,摇了摇头,他只得暂时放弃报仇的念头了。

    三天不分昼夜的修炼,让萧然对法术的新奇感消失了,在没有测试的对象之后,他决定再次修炼那套拳法,争取早日让自己变得强壮起来,不要每次只是看了一眼女人的屁股,或者同女人肌肤相触就鼻血狂喷,他可不想再做一辈的处男了。

    瞬间萧然投入到了拳法的修炼。

    夏日炎炎,随着温度的不断升高,才练了小半个时辰的萧然已是气喘吁吁,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了,看着像似从水捞起的自己,他苦笑摇头。

    这修炼还真不是一般的累,这才多久的时间啊,他就已累得不行了,想要让身体强壮起来完全看不到一点儿希望。虽然也得到了专练身体的“炼体咒”,可是这条咒语同样难以立竿见影,它需要长年累月,通过潜移默化来改善体质。

    想要做一名剑客,成为先天肉身的武者仍是遥遥无期啊。

    休息一阵,萧然从地上爬起,再次有模有样的打起拳来。

    突然!

    头顶传来破空声,接着一道男人的声音响起。

    “你就是这样练拳的吗?”

    萧然猛地一惊,抬头望天,顿时呆住。

    只见一个俊美男正悬浮在空。

    超人?

    空飞人?

    还是刚刚练拳太辛苦,暑了?

    脑接连几个疑问闪过,萧然瞪大双眼看着悬浮在头顶的俊美男。

    俊美男仔细打量着萧然,眼的满意之色越来越浓,他第一眼看萧然时,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天生体质极差的小孩,连正常同龄人的水平都达不到。可天生的直觉让任遥看了第二眼,立马就发现这小孩的神识居然有自己的域空间,这让他感觉不可思议之极!

    此时近距离观察一番,俊美男发现这个域空间虽然很不完善,但已是一个雏形了。这小孩只要有了这个域空间在,他将来的成就将无限,体质差没关系,只要继承了他的衣钵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看到一脸震惊的萧然,俊美男很是满意自己的出场效果。缓缓的落在小男孩面前,很有高手风范的道“小家伙,你是战族之人吧。”

    萧然一愣,点了点头道:“大叔,你怎么知道我是战族之人。”

    大叔?

    俊美男嘴角隐隐抽搐了一下,然后展颜笑道:“战族之人都非常独特,只要了解的人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小家伙,你是否天生体弱,不管怎么修炼都没什么效果,从一出生就被诅咒缠身?”

    萧然满怀希望道:“大叔,您怎么知道我从小身诅咒?”

    任遥摇头道:“当年你们战族被人下了一个可怕的诅咒,要想解开你战族身上的诅咒第一个办法就是找到当年施咒的人,让他们自行解开。第二个办法就是找到传说之的巫族,他们是天生的咒术师。”

    看着满含期待的萧然,任遥从戒指之拿出一本秘籍在他的眼前不停的晃动,诱惑无限的道:“我这里有一本秘籍,它是天生体弱,经脉脆弱之人修炼的不二法门,比你练的那拳法强太多了。小,算你运气好,我打算收你为徒,只要你拜师,这本拳谱就是你的了。”

    萧然眼珠咕噜一转,立马跪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说完不待对方反应萧然连磕了三个头,在看到对方的出场方式后,萧然就起了这个心思。拜这人为师他应当不会吃亏才是,毕竟能拜一个会飞的师傅,再差也不会差到哪去。

    看到萧然如此上道,俊美男哈哈大笑,从戒指之拿出一枚玉牌,丢给了他后,方道:“为师来自剑宗,将这身份玉牌马上滴血认主,它今后就是你的身份象征了,只要门内其他人看到它就能明白你的身份,在紧要关头还可以召唤同门前来支援。”

    萧然结果身份玉牌,急忙咬破手指开始滴血认主,当他的血液滴在了玉牌上时,玉牌立时爆出璀璨的光芒,让他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当一切归于平静时,萧然感到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从玉牌传来,稍稍研究了一番,他才将玉牌随身收好,抬头看着眼前的俊美男,他立时满脸堆笑道:“师父啊,不知您除了这拳法,还会什么?”

    俊美男傲然道:“这拳法算不了什么,它只不过是为了配合为师的绝学而创造的。为师乃是剑仙任遥,真正的绝学乃是《问剑录》,等你将这拳法练到小成之后,就可以修炼为师绝学了。”

    “剑仙任遥!”

    萧然瞬间就激动了,脸上更是露出了狂喜之色。

    这可是牛人啊!

    一剑就将那个所谓的天下第一剑给放到了,那他要强到何种地步啊。真是没有想到,喜从天降,竟然会拜这么一位强人为师!

    萧然一脸的激动,一脸的崇拜的道:“师父,您就是那个被誉为天下第一高手,一剑就将那个什么玄阳放倒了的剑仙任遥?”

    任遥笑得很是得意,点头道:“为师离天下第一还远着了,不过那玄阳的确是被为师一剑放倒的。其实这没什么值得夸耀的,就那么一个废材,要不是他叫嚣得厉害,为师根本就懒得去管他。”

    萧然眼珠咕噜乱转,忽然好奇的道:“师父啊,听说不久前那玄阳带人围杀你,现在您老人家来这里不会是想找机会等他落单了,再收拾他吧?”

    任遥有些惊讶的道:“没想到这事这么快就传开了,难道已经人尽皆知了不成?”

    萧然嘿嘿笑道:“岂止人尽皆知了啊,听说因为的原因那玄阳现在掌门之位不保,只要师父这个时候再给他来一记恨的,保证他再也不是掌门了。”

    任遥脸色古怪的看着萧然,啧啧叹道:“你小这精神力果然没有白给,小小年纪心思倒是挺多的,不过如果真能让那家伙做不成掌门,为师倒是很乐意再给他一记狠的。”

    萧然笑容兴奋的道:“师父啊,徒儿告诉你一个小道消息哦。这玄阳一直垂涎妙欲斋斋主的美色,经常没事就往这里跑,只要你守株待兔,保证能够碰到他。”

    “什么?”

    任遥的脸色立时阴沉了下来,冷冷的道:“你说那混蛋在打妙欲斋斋主的主意?”

    杀气!

    好强的杀气!

    萧然吓了一跳的同时,心念头立时急转,暗自猜测道:“师父不会和瑶姨有一腿吧?看师傅的反应,这事八成是真的。”

    想到这里,萧然猛点脑袋道:“太可恶了,瑶姨根本就对他不感兴趣,这叫玄阳的家伙却纠缠不放,虽然徒儿才来妙欲斋不到半年,但已看到他来这里不下二十多次了。”

    任遥冷哼一声,眼杀机四溢,寒声道:“看来这玄阳真是不想再做这掌门了,那我就顺便帮你完成了这个心愿吧。”

    萧然一脸期待的道:“师父,您打算如何做?”

    任遥眼寒光闪动,随即伸手摸了摸萧然的脑袋,微微笑道:“那不知乖徒儿认为为师该如何做?”

    萧然立时双眼一亮,兴奋的道:“自然是再次杀上正一派去,然后再将他的老婆也给抢了!哼!敢跟师父抢女人,就要有被师父反抢的觉悟,到时只要这消息一经传出,保证会在最短的时间传遍整个天元,那个时候玄阳的头上顶着这么大的一顶绿帽,他还有何颜面再做这正道第一派的掌教至尊。”

    任遥很是惊讶,不过更多的则是欣慰,他拍了拍萧然的肩膀,哈哈笑道:“不错!不错!为师果然没有看错人,你这提议真是太和为师心意了!”

    说到这里,任遥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轻咳了一声,极力含蓄的道:“乖徒儿,你就在这里一个人慢慢的修炼吧,争取早一点将这套拳法练到小成,到时为师再传你强大的剑道。好了,为师现在要去云梦上逛一逛,当年一别,也不知道紫玉那丫头怎样呢?”

    话音未落,任遥就已消失不见了。

    萧然吃惊的张大着嘴巴,咽了咽口水道:“您老人家还真去啊!?对了,那个紫玉是谁,不会就是玄阳的老婆吧?”

    眼珠咕噜一转,萧然随即得意的道:“玄羽啊,玄羽啊,你敢抢我的贴身侍女,我就让我师父去抢你老娘!”

    说到得意之处他大笑起来。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
 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