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八章 极度嚣张
2013-10-24 04:52:28
    待任遥离去之后,萧然收敛心神,开始研究手新得的秘籍。

    “聚星拳?”

    轻咦了一声,萧然随即翻开了秘籍。

    “聚星拳乃是引动天上星辰之力炼体,利用星辰之力不断洗经伐髓,打通全身经脉穴窍;凝练血肉与骨骼。”

    看到这里,萧然燃起了希望。

    “聚星拳一共三十式,当三十式拳法练成后,将贯通全身每一个穴窍,然后将每一个穴窍一一凝练成丹田,可以不断产生、存储真气,让周身每一个穴窍都成为力量的源泉。每一个穴窍对应天上一颗星辰,拳法练成时每一拳都能引动星辰的力量。”

    萧然兴奋了,感觉这拳法不是一般的强大。

    “将全身所有穴窍打通,方可小成。将全身所有穴窍灌满,方可大成。”

    这也太简单了!

    人体内就一百多个穴窍吧,全部打通还不是轻而易举。

    期待间,萧然继续往下看去。

    “练成此套拳法,达到小成,不需要任何过人的天赋,只需要一颗恒心,将三十式拳法不断反复练习,从第一式到最后一式,直到全身经脉全部打通为止。”

    “人的躯体是世间最精密的结构,人体内到底有多少穴窍呢?通过不断研究,本人将人体穴窍共分为明窍和暗窍两种,明窍就是那些很容易被找到的穴窍,其大部分早已被人们发现;暗窍,隐藏在人体之内很难被发现,有的穴窍甚至必须达到一定的条件才能够被打通。两种穴窍加起来共一千多个,将所有穴窍凝练成功后,人体将拥有一千多个力量源泉。”

    看到这萧然倒吸了口冷气,一千多个穴窍,有没有搞错!将它们全部一一打通,只怕到时少爷我连孙都出来了,更别提还要全部灌满它们,要知道打通和灌满可是两码事。果然越是强大的功夫,越是难练。一千多个穴窍,那得练到何年何月去啊,难怪会说需要一颗恒心。

    唉!这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练。看完所有的内容,萧然将拳谱放到怀,闭上双眼,脑三十式拳法一一在闪现,竟然一招一式分毫不差的记牢了。

    竟然过目不忘了!

    萧然深吸了口气,然后开始缓缓的按照拳谱上的招式修炼起来。

    一遍、两遍、三遍、……

    萧然打出的拳招越练越熟,越来越顺,随着时间推移,在这眼热的夏天,他竟有·种清凉的感觉,整个人变得来练越精神,身体内仿佛有股力量使不完似地。

    ……

    就在萧然沉浸在修炼时,他的师父任遥却在紫玉的床上埋头苦干,当再次云收雨歇时,他走下了床,他捡起地上凌乱的衣裳缓缓穿上。

    紫玉慵懒的躺在床上,目光痴痴的看着任遥,一时间竟然陷入了回忆之。当年如果不是父亲强势的阻挡,她怕是已同他私奔了。回想当初他单人仗剑杀上正一派时的场景,紫玉的芳心就是一阵甜蜜。想到现在的自己,紫玉不由微微一叹,今天也算是圆了当初的梦吧。

    看到任遥似乎打算离开,紫玉掀开被走了出来,顿时将她那似雪的肌肤,无限妖娆的身暴露在空气之。她就这么赤着玉足,迈着风情的步,摇摇曳曳的向着任遥而来。

    丰满妖娆的躯体从背后紧紧挨靠而上,她双臂环腰,将他牢牢抱住。脸颊轻轻的贴在他的背上,微阖着眼眸,以近乎哀求的语气道:“留下来好吗?”

    任遥哑然失笑,叹息着道:“我倒是想,可你那男人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紫玉娇蛮的道:“哼!不管,今后你要经常来看人家。”

    任遥苦笑着道:“这个难度未免太高了一点儿?”

    “哼!你要是不来,人家可不依你哦。”

    说完紫玉一口狠狠的咬在了任遥的肩上。

    任遥刚想开口婉拒,倏地他的眼睛一亮,急忙转身将紫玉牢牢抱住,低头看着神态幽怨的美人,他的脸上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你男人来了。”

    任遥这一笑,只让紫玉芳心一颤,身躯更是一软,紧紧地软瘫在他的怀,如丝的媚眼痴痴的凝望着他,满不在乎的道:“那又怎样?”

    任遥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双手掌扶上了她的翘臀,恣情感受经《臀摇》淬炼过后的美妙。半响任遥心畅爽一叹,这练过媚术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尤其还是这入了骨的,那手感,那滋味,当真美妙。

    “要是你男人看到咱们这样,你猜他会怎样?”

    紫玉倏地玉手下探,笑语嫣然道:“你不怕他又带着人追杀你吗?”

    “哦,玉儿怕了?”

    “哼!只要你敢,人家豁出去了,就这样光着身配合你。”

    “哈哈哈!”

    小楼内两人肆意的抚摸着对方的身体,激情四射的拥吻着。

    此时,玄阳心情阴郁的穿过一间间楼舍,朝着妻住处而去。想到如今派内的严峻形势,他就一阵愁眉不展,已有很多人开始对他不满起来,似乎正在商议着另立掌门之事。

    为了能够让他的掌门位置更加的稳固,玄阳现在天天都会去他妻的小楼,想借此来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当初自己能够坐上掌门的位置,就是因为妻父亲是正一派的太上长老。只要有了他老人家的支持,自己这个掌门之位定将牢不可破。

    突然,玄阳停下了脚步,他抬头看向妻所在的楼阁,在那里他感应到还有另一个人存在。几乎是瞬间,他的怒火直冲脑门。就在刚刚,他霍然发现对方将身上的气息绽放而出,好像是特意在向他示威般,是那么的肆无忌惮。

    是他!这个混蛋竟然又来了!

    刹那间,玄阳知道了对方是谁,心的怒火直冲云霄。这家伙不但将他从天下第一的宝座上拉了下来,还一次又一次羞辱他,现在派一切的反对之声,统统都是由他而起。

    此时此刻,他在自己老婆的房内,要干什么已不言而喻,他是来报复他的!

    恨!怒!

    玄阳想要大叫,引来派内之人将这混蛋彻底灭杀。可他知道自己决不能这么干,不然全派之人都会知道有人在上他老婆,那他将沦为全天下之人的笑柄。

    可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老婆被自己最痛恨的人,压在身下肆意的蹂躏,他心的怒火就一发不可收拾。经脉庞大的剑元怒涌起来,千万道狂暴的剑气破体而出,刹那间一个数百米方圆的剑域陡然成型。

    建筑、树木刹那间被剑气绞碎,化为漫天齑粉。脚下的地板不断龟裂,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他的目光陡然化剑,剑光闪耀间,向着妻那幢小楼轰去。

    “嘭嘭嘭……”

    剑气所过之处,一切障碍物粉碎。

    “轰!”

    一声巨响,一个五彩禁制陡然出现,将这愤怒的一剑挡了下来。一阵晃动间,小楼在禁制的保护下安然无恙。见自己的一剑毫发无伤,玄阳像似收到了侮辱,他似凶兽般的咆哮着,暴怒间,他抽剑出鞘,剑光闪耀间,一道狂暴的剑气向着小楼斩去。

    “轰!”

    一声惊天爆炸,五彩禁制当场轰破,小楼上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大洞。怒吼一声,暴怒的玄阳手持宝剑,电射而入。

    小楼内,碎木翻飞,剑气肆虐,双眼赤红的玄阳冲进来的刹那,就见自己的妻正一丝不挂的和自己最大的仇人热烈的拥吻着。无数碎木、剑气在他们身周两米外盘旋激舞,仿佛是在渲染助兴般。

    他们吻得是那么的肆无忌惮,激情四射;爱得是那么的荡气回肠,浑然忘我,完全将他这个正牌的丈夫视为了空气,尤其是他的妻一只手正伸入了仇人的裤裆,瞧他们那陶醉的神情,玄阳就感觉有一顶巨大的绿帽正似乌云压顶般向着他压来,差点就让他窒息掉。

    “啊!我要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玄阳周身血液仿佛炸裂开来,他怒气冲顶,发髻被丝丝剑气割裂,狂舞如魔,他双眼血红,脸盘扭曲狰狞,喉间爆出一声怒吼,冲天的怒意夹着狂暴的剑气,斩向屋痴缠在一起的男女。

    小楼内温度瞬间暴升,无数家具顷刻间气化。

    电光火石间,任遥将紫玉拉向身后后,单手抓向斩来剑气,与此同时他的脸上露出了极度惊讶的表情,看着玄阳他一副好心肠的道:“哎呀,这不是玄阳玄大掌门吗?是谁将你气成这样,看在同妻之宜的关系上,小弟帮你摆平他。”

    “噗!”

    暴虐的剑气竟被任遥单手抓住,看到这一幕,玄阳怒吼连连,立时就见被抓住的剑气震颤、挣扎起来,电光火石间陡然炸裂,将任遥当场炸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小楼的顶部出现一个人形窟窿,任遥的身影消失在其。

    “你为什么要同他在一起?”

    仇人消失,玄阳并未追赶,他冲着一丝不挂的妻怒吼着,一个暴虐的剑域在他身周不断的伸缩,似欲将整个小楼吞噬。

    “难道只准你玩女人,就不准老娘勾男人了。哼!怎么?想杀老娘,来啊,别以为老娘怕你。”

    “你!”

    玄阳气得浑身直哆嗦,他一紧手长剑,似欲一剑将她彻底轰杀!

    陡然,任遥的声音从窟窿飘了进来。

    “玄阳,上次你带人围杀老,今天我就干你老婆。哈哈哈!虽然你这家伙的剑法很是一般,修为也特差,但你这老婆却是特有劲道。她在床上那股骚劲,那个叫声,当真让人回味无穷啊,哈哈哈!”

    任遥的声音非常大,几乎传遍了整个云梦山脉。

    “啊!姓任的我跟你有死无生!”

    玄阳整个理智瞬间炸裂了,他爆喝一声,冲出了小楼,向着任遥追去。经脉的剑元似决了堤的洪水,汹涌开来,转速越来越快,一股滔天的怒气直冲云霄。他的气势越拔越高,仿佛有股东西要从他的体内破体而出般。

    “啪!”

    一声脆响,玄阳的身体猛然一颤,全身经脉齐齐振荡,汹涌的剑元瞬间剧增。只在一刹那间,他突破了原先的瓶颈,修为猛增。可此时的他没有一丝喜悦,满脑有的只是将眼前的仇人彻底轰杀。

    “光阴倒转!”

    剑诀流转心头,一股剑意冲天而起,玄阳刹那之间使出了生平最强大的一剑,如惊鸿的剑气斩出的刹那,就连时间都凝滞了一秒。

    任遥眼露出了丝丝惊讶,没想到这玄阳居然能够突破瓶颈,修为提升了近倍。瞬间他体内的一千多个穴窍陡然一震,像是一颗颗璀璨的星辰突然光芒万丈,耀眼夺目,一道更加璀璨的剑气迎了上去。

    “轰!”

    剑气相撞,一声惊天巨响传遍了整个云梦山脉,正一派的上空陡然出现了一个直径数十里的漆黑空洞,无数星光洒落,惹得正一派内所有人纷纷抬头看向那漆黑的空洞。

    同时一道刺耳、嚣张的声音响彻整个天空。

    “哈哈哈!玄阳,就算你的修为再提升十倍也不是我的对手,这一辈你就认命吧!”

    正一派内,一间**的密室,一个仙风道骨,盘膝坐于蒲团上的紫衣年人,倏地睁开了紧闭的双眼。霎时,一道紫色的电芒迸射而出,“嘭!”的一声轰在了密室的墙壁上,就在整个密室轰鸣颤动间,他化为了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这混蛋又来了,他真当正一派是纸糊的不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此的嚣张。都给我出来!别让那姓任的跑了,这次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不然咱们天下第一派的脸彻底没了。”

    紫衣年人的话音刚落,正一派内立时冲出了上百道身影,个个修为都要胜过那玄阳。看到这一幕任遥掉头就跑,电掣间,向着天际冲去。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
 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