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九章 师傅跑路了!
2013-10-24 04:52:29
    “轰!”

    一声惊天炸响,将沉浸在修炼的萧然惊醒,一股沉闷的压力让他身心难受之极,不知所措间他抬头望天,几乎是瞬间,他惊呆了!

    天空竟出现了一个直径数十里的窟窿!

    怎么回事儿?

    难道天要塌了?

    “哈哈哈!玄阳,就算你的修为再提升十倍也不是我的对手,这一辈你就认命吧!”

    这声音是师父!

    天!他老人家简直太强悍了,竟真的单人仗剑杀上了正一派!

    萧然又惊又喜,看着那直径数十里的窟窿,心觉得极度的不可思议,难道人真的可以强大到这种地步,将天都给打穿?

    “姓任的有本事你就别跑,留下来咱们公平一斗,逃跑算什么本事?”

    怒喝炸响,处于雾城的萧然只觉震耳欲聋,看着数十里外的云梦山,他再次震惊了!

    这个世界的武者未免也太强大了,一声爆喝竟可以传出上百里,而且隔了这么远耳膜都震得生疼,那要是处于近处岂不是会被一声吼死!

    想到师父任遥,萧然激动了,如此强大的师父,将来只要学会了他的本事,自己岂不是也能变得这么强大。

    ……

    天空无数身影划过,任遥一马当先,在他的身后紧随着的是一个仙风道骨的紫袍武者,两人的速度不分上下,而其他人早被抛得老远。

    紧随其后的紫袍武者见自己拼尽了全力都无法缩短与任遥的距离,顿时气得咬牙切齿,怒吼连连。虽然他的境界比任遥高出了一个层次,但这任遥不知是怎么修炼的,这真元的浓厚度竟然丝毫不逊于她。这般下去又会让这家伙跑掉不可,几次三番的他们正一派的脸都丢尽了。

    对于紫袍武者的怒吼,任遥得意的哈哈大笑。

    “哟!这不是岳大人吗,您老追得这么紧,不会是想让您的女儿改嫁许配给小婿吧?哈哈哈!真是盛情难却啊,刚刚小婿正和您的爱女洞房花烛了。”

    紫袍武者正是紫玉的父亲紫牧天,正一派真正的第一高手。听到任遥那肆无忌惮的话,眦裂发指,喉间发出雷鸣般的怒吼,整个人的速度瞬间暴增了三分。

    看到岳父大人像似突然磕了药般,速度猛增,任遥顿时吓了一跳,他连忙闭嘴,拼命加速逃窜。要真让人追上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瞧见彼此的距离不断拉近,紫牧天异常的兴奋,他似乎已看到了将对方斩于剑下时的情景,这速度不知不觉间又增加了一分。

    突然,就在任遥进入到紫牧天的攻击范围之内时,整个人陡然消失不见。紫牧天难以自信的停了下来,神识疯狂的扫向这方天空,立时他惊愕的发现,方圆上百里内根本已没有了任遥的踪迹。

    怎么可能?

    刚刚明明就在眼前,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震惊!极度的震惊!

    紫牧天不信邪的再次扫视了一遍,惊愕的发现任遥真的凭空消失了,一时间他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就算这任遥真元浓厚度不下于他,可毕竟比他低了一个境界,远不是他的对手,根本不可能如此轻易的逃脱。

    定是有人插手了,在他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将这任遥救走了?

    正在紫牧天惊异不定之间,数十道人影出现在他的身旁。当一脸的暴怒的玄阳愤怒的冲到了紫牧天的身前,目眦尽裂的他厉声道:“人呢?难道让他给跑了?”

    紫牧天眉头深蹙,让人在他眼皮之下逃了,原本就郁闷到了极点,现在这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纯粹是让他难堪,而且态度还这么恶劣。

    “玄阳,你太令我失望了,这个掌门你是怎么做的,三番两次的让人在正一派内撒野,咱么天下第一派的名声彻底的让你给毁了。”

    玄阳浑身一哆嗦,不知是被气得还是被紫牧天吓的,颤声道:“岳父!我……”

    “老夫没有你这样的女婿,这些年你都干了些什么,你对得起老夫的女儿吗?”听到玄阳叫他岳父,紫牧天火气一下窜了上来。

    “可她今天……”

    “哼!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不断在外边乱搞,会发生今天的事儿,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玄阳气得浑身直哆嗦,他双拳紧握,怒吼着道:“难道就这么放过任遥那混蛋?”

    “那你想怎样?杀上剑宗去?先不说能不能赢,就算赢了咱们也将从正道十大门派除名,天下不知有多少人在等着看咱们的笑话了。”

    接着冷笑道:“玄阳啊,你这个掌门之位就不用再做了。玄阴,今后就由你代理掌门之位,直到选出新一任的掌门为止。”

    “太上长老,那任遥去哪了?”一旁的玄阴双眼兴奋之色一闪,急忙恭敬的道。

    “就在这儿消失了。”

    紫牧天阴沉着脸,眼闪烁着紫色的电芒。要想瞒过他的神识,除非对方已进入了一个强者的洞天,或者是一个世界。想到这紫牧天脸色一变,双眼惊异的扫向这片空间。能够瞒过他的感知,这人的修为怕是已到了一种可怕的境界。

    “今后有关任遥之事谁也不许提,就到此为止,走!”

    最后扫了一眼这片空间,紫牧天化为一道剑光消失在天际。其他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纷纷无奈的返回,只剩下玄阳铁青着脸呆立于虚空之。

    玄阳看着一一离去的门人,目眦尽裂,嘴不断发出不甘的怒吼,冲天的怨气吞天噬地。

    “姓任的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

    前方的景色一变,任遥愣住了,他随即停了下来,双眼惊异的打量着这片天地。

    忽然,一道伟岸的身影出现在这方天地,背负着双手,仿佛世间一切都在围绕着他旋转一般。任遥缓缓的落在地上,朝着这名男走去,因为在他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伟岸的男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平凡之极的面容。他的相貌虽然一般,但他那双眼睛却像星辰一样璀璨,此时他正一脸微笑的看着任遥。

    “二师兄!你……你怎么来天元呢?”

    任遥惊喜的看着眼前的男,上前和他来了一个熊抱,整个人兴奋不已。

    “还不是师傅他老人家,小师弟啊,看来你在天元过得满是滋润的吗,混出了老大的名声。”

    刚刚的一切定是让二师兄全部看在了眼,任遥很是尴尬的道:“嘿嘿,一般一般。二师兄啊,您来天元不会就是找师弟我的吧?”

    “哈哈哈,小师弟啊,师傅他老人家让我马上带你回去。”

    “马……马上回去?”任遥眼珠自一转,很是谄媚的道:“二师兄啊,师弟我刚收了一个徒弟,还未来得及将我的衣钵传给他,你看是不是可以宽限一点儿时限?”

    二师兄一副恍然状,含笑说道:“嗯,既然是你的传人,那也算是咱们这一脉的了,你是应当负起教导职责,不过师父他老人家吹得紧,你还是向师侄交代一番就跟我走吧,省得师父他老人家亲自出马带你回去?”

    任遥失声道:“只交代一番,我这做师父的那未免也太不负责人了吧。”

    二师兄笑道:“小师弟啊,你还别不高兴,要是大师兄来了,他才不会跟你废话,现在的你只怕早就同你的父亲当面聊天了。”

    说完大手一挥,任遥就离开了他的世界,让他很多的借口都没来得及说。看着天元这片已经生活了千年的天空,任遥一阵愣神,心下百般不是滋味,这就要离开了吗?

    “小师弟,记住今天之内赶回天云剑宗,不然到时你爹就要亲自来接你了。”

    今天内回去?

    任遥心那个郁闷啊,今天都快完了,他来回跑一个来回这世间也就差不多了。可是一想到老爹那愤怒的样,他只得腾空而起,全力赶路了。

    ……

    天空的云层逐渐合拢了,萧然此时此刻的心激动极了,已经完全失去了修炼的兴致,他抬头望天,一直期待师父能早点归来。

    如此惊天动地的大碰撞,自然将整个雾城的人都惊动了,就在萧然等得焦急万分,以为师父遭了什么不策时,他老人家就似一道闪电回来了。

    萧然急忙迎了上去,一脸崇拜的道:“师父,有没有将那玄阳的老婆抢到手。”

    任遥闻言哈哈笑道:“虽然没有抢出来,但已让那个家伙带上了一定特大的绿帽,为师敢肯定那个家伙的掌教之位坐到头了。”

    兴奋的萧然刚想开口说话,任遥就挥手打断道:“别说话,为师现在赶时间,有事交代你一番。”

    说到这里,任遥拿出了一枚戒指,快速的从自己的储物戒指挑选了一些物品仍到了这枚戒指里后,才道:“拿去,这里面有你们战族四大绝学之一的《天魔功》,算是物归原主了。同时为师将咱们门派内的很多功法要诀,外加一些为师平时的收藏都放到了里面,以后你自己慢慢练吧。记住了!为师来自剑宗,在大申国天云山脉之内。师傅我是一代弟,以后你就是剑宗二代弟了,有空去看看,还有你今后可别堕了我的威名……”

    当最后一句传来时,任遥整个人已经消失在了天际,只剩下一脸不知所措的萧然,呆愣原地,还一会儿,他看着手的戒指,心突然感到无比的幽怨。

    没有开启口诀,这戒指有个屁用!

    幸好您老人家事先给了一本拳谱,不然那几个头可就白磕了。

    就在萧然幽怨间,破空声忽然响起,几乎是一个眨眼间,两道靓丽的身影就已出现在他的身前。两人正式战婉儿与任倩瑶,看着一脸郁闷的萧然,前者关心的道:“战儿,有什么事情不开心,竟愁眉苦脸的?”

    虽然新拜的师父做事情很不靠谱,但萧然还是非常满意的,想到他老人家的威名,不由兴奋的道:“娘,孩儿刚刚拜了一个师傅,他很厉害的哦!”

    战婉儿脸色一变,急声道:“刚刚有人来妙欲斋了,他是谁?有没有对你怎样?”

    萧然笑容兴奋的道:“他就是剑仙任遥,他穿了孩儿一套可以改善体质的拳法。”

    “剑仙任遥?”

    任倩瑶浑身一震,下一刻她已跪在了萧然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急切的道:“你师傅他人了?”

    看到瑶姨那激动与急切的模样,萧然立时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他师父果然和瑶姨有一腿。当下老实道:“刚刚他走了。”

    “什么?”

    任倩瑶一脸的失落,喃喃自语道:“他既然都已来了,为何就不能看一看倩瑶了,怎么说走就走了?”

    萧然看着瑶姨那失落与幽怨交织的玉脸,心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看来师傅和瑶姨是由故事的啊,想了想,萧然出言安慰道:“瑶姨,我师父他应当不是在躲你。”

    任倩瑶眸光一亮,期冀道:“那是为何?”

    萧然很是兴奋的道:“不久前师傅他老人家再次单人仗剑勇闯正一派,去报复那玄阳,这个时候他老人家忙着跑路,哪还有时间来同你幽会。”

    任倩瑶脸上喜色微绽,伸出玉指一点萧然额头,嗔道:“小鬼头,难怪他会收你为徒,你跟他简直就是一个德性。”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
 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