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十九章 五叔萧弃
2013-10-24 04:52:31
    足足三天,萧战才弥补完那道剑气对梦境空间的伤害。不过虽然修复完毕,但他的精神力也由八阶跌落到七阶,要想恢复如初怕是还需要一段时间。

    想到那恐怖的一剑,萧战郁闷的叹了口气,好不容易让他碰到了一本剑诀,可上面却有禁制,让他只能看不能碰,这也太过郁闷了些。

    收拾一番心情,萧战离开卧房,独自出现在院内,开始修炼那套《聚星拳》。此时已是深夜,群星闪耀,月色撩人,是修炼这套拳法最佳的时机。一遍拳法打下来萧战感到浑身舒泰,美妙之极。虽未开启任何一颗穴窍,但他已经很是满足了,毕竟他今年才五岁,这日还长着了。

    再次练了数遍后,萧战收拳而立,心情大好的他呼唤着小蜜道:“小蜜,在吗?”

    “嘻嘻!小蜜随传随到,不知主人有何事需要问的?”

    萧战好奇地问道:“你知道这个世界武者等级的划分吗?”

    小蜜笑道:“身为主人的贴身小蜜,这样的常识自然要一一了解啦。这个世俗间的武者一共划分为后天、先天、蜕凡、涅境、破劫,五个境界。而每一个境界又分为重天,每提升一级这修为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萧战想了想道:“那我现在属于哪个等级的武者?”

    小蜜安慰着道:“主人的修炼还才刚刚起步,自然什么等级也不算。不过主人用不着灰心,只要您将《梦》练到第二篇,你的修炼速度将倍速提升。”

    练到第二篇那可需要十年,萧战翻了翻白眼道:“那后天境界是如何划分的?”

    小蜜答道:“武者等级是按照力量的强弱来划分的,力量的单位为晶,而每一晶相当于100斤,只要达到十晶,主人就能成为后天一重天的武者。”

    萧战失声道:“我的天!十晶那不就是相当于1000斤吗?”

    小蜜嘻嘻笑道:“没错!就是1000斤。往后每提升一重天就涨10晶的力量,达到后天重天就相当于90晶。而达到先天境界后这力量的差距更大,每重天可是有着100晶的差距哦。”

    萧战咋舌道:“我大哥现在是后天重天,那他的**力量岂不是拥有了6000斤?”

    “主人理解错误哦,这力量并非是单指**力量,而是指真气加**力量的总和。主人的大哥真正的**力量只有数百斤而已,绝没有达到6000斤。”

    萧战低头看了看自己这弱小的身板,立时觉得很是泄气。千斤?怕是十斤都很费力。这武者之路还真不是一般的难走,才一重天就要1000斤巨力,咱何时才能达到啊。

    似乎是发现萧战的心情低落,小蜜急忙安慰道:“主人无需泄气哦,您修炼的那套《聚星拳》很是奇特,只要打开了一颗穴窍,就能增长十晶的力量。想想看,只要主人能够打开1000颗穴窍那会有多大的力量了?”

    萧战立时眼前一亮道:“打开一颗穴窍就能增长十晶的力量?”

    小蜜嘻嘻笑道:“要填满才行。”

    萧战立时手舞足蹈起来,原来开启一颗穴窍,就能增加十晶的力量,那后天一重天要达到应当不会很难才是。想到这萧战浑身充满了力量,他迫不及待的开始了《聚星拳》的修炼,瞧他那兴头,怕是想要练到天亮去。

    见萧战兴致高昂,小蜜不再说话,她只是默默地在戒指注视着一切。

    翌日,清晨。

    修炼了大半宿的萧战,一大清早的就被箫剑从被窝里拉了出来。梳洗一番后,他不情不愿的跟着箫剑出了屋。这也不能怪别人,谁叫前段时间他要求大哥督促他练拳了,现在对于练拳他非但不抗拒,还变得异常的积极。

    萧剑看着一副无精打采的萧战,语重心长的道:“弟弟啊,你这样的心态练拳可不行,现在才十多天了,没有一颗吃苦的恒心是练不成拳法的。”

    听得萧战直翻白眼,可走着走着他无比困惑的道:“大哥,练武场在那边啦。”

    萧剑理所当然的道:“我当然知道啦,但今天咱们不练拳。”

    顿时差点让萧战吐血,愤愤的道:“既然不练拳,那你这么早把我叫起来干什么?”

    对于萧战的愤怒,萧剑完全无视,他一脸兴奋的道:“知道吗,今天可是咱们三叔的大婚之日,听说迎娶的对象是一位大美人,反正闲着也没事,哥哥我带你去瞧瞧。”

    萧战没好气的道:“他娶老婆干我什么事?”

    萧剑一脸神往的道:“怎么没有关系,知道吗?这已是三叔第四个老婆了,而且每一个都是千娇百媚,如花似玉的豪门闺秀,啧啧,这真是我辈之楷模啊!”

    萧战只能一阵无语的看着他。

    今天整个萧府一片忙碌,府内停放着各种豪华马车,玉京很多显贵统统到场。今天的守卫很是森严,到处都是站岗的侍卫,防止任何意外的发生。

    内院之,萧战被大哥拉着朝一群人走去,那是一群萧府的公小姐。其一个虎背熊腰,长相粗犷的青年远远地朝大哥呼喊道:“阿剑这边!”

    萧剑走上前朝对方胸口就是一拳,然后大声笑道:“阿虎,我没有错过什么精彩的内容吧。”

    长相粗犷的青年咧嘴笑道:“还早着了。咦!阿剑,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弟弟吧?”

    这时箫剑一拍萧战的肩膀道:“还愣着干嘛,赶快叫虎哥。”

    萧战白眼一翻,你不说谁知道他叫什么,叫得跟黑社会一样,不过萧战仍是满脸亲切的道:“虎哥!”

    粗犷青年哈哈笑道:“我叫萧虎,是萧家旁系弟。”

    说完萧虎将萧战一一介绍给了他身边的同伴,这些都是萧家的旁系弟。不一会儿大家聚在一起聊了起来,当然聊的对象自然是这场婚姻了。

    听着他们谈论的内容,一旁的萧战直摇头。不一会儿,兴趣缺缺的他决定独自一人走走,顺便欣赏一番萧家的景色。才刚走到一处拐角,萧战迎面就与一位神色匆匆的俊美男撞上,那感觉就像似撞上了一堵墙,当场就被其撞飞了出去。

    “啊!”

    一声痛呼,萧战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本就虚的他痛得小脸都扭曲了。看着眼前这位罪魁祸首,他恨得直咬牙。

    这是一个长相异常俊美的男,只是在他的眉宇间透着一股阴郁之色。看着地上目露凶光的萧战,他一脸关切的道:“哎呀!小弟弟没撞疼你吧?咦?你是大哥的二儿叫萧战对吧,当年叔叔还抱过你呢。”

    萧战一脸戒备的道:“你是谁?我可没有见过你。”

    阴郁男将萧战拉了起来,微微笑道:“我是你父亲的五弟,你可以叫我五叔。”

    说完他上下将萧战仔细看了个遍,那眼神让萧战感觉很是古怪,仿佛他是在看一个同病相连的人,让他心底一阵恶寒。

    摇了摇头,这位自称五叔的阴郁男,摸了摸萧战的脑袋,一脸羡慕的道:“小家伙你比我幸运多了,你有爱你的父母,疼你的大哥,要好好珍惜哦。”

    说完再次摇头,一脸叹息的转身离去,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萧战。

    “二弟!快点!新娘来了!”

    这时大哥箫剑的呼唤声远远传来,萧战只得收拾心情不再想刚刚那古怪的阴郁男。

    整个迎亲的队伍很是庞大,无不彰显出萧家作为天启豪门的气度。萧剑他们站在外围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到新娘的踪影,皆是一脸的懊恼,一伙人正打算跟着人群进去时,却被拦了下来。挡路者正是萧家的二管家,他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满是不屑之色。

    “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各位小姐、少爷还是请回吧。”

    可他的话音才落,就一脸谄媚的向着刚刚从他身旁走过的萧策施礼道:“少爷请进!”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家伙为何能进去?”

    萧虎脸色一变,冲着大管家一阵大叫,顿时他身旁的伙伴一同出声附和。

    萧策此时鼻梁上贴着膏药,模样古怪之极。他那阴冷的目光直视萧剑,眼的杀气一闪而没,最终他只是哼了一声,什么也没有说就拂袖而去。

    二管家恭送萧策离去,然后扭头看向仍在叫嚷着的众人,很是不屑的道:“你们不过是一群旁系弟罢了,也配和策少爷相提并论。”

    听了他的话一伙人怒目相视,狠狠的瞪着他,一副择人而噬状。一旁的萧战则暗自摇头,一个狗奴才就敢这么嚣张,真是不知死活。

    突然,萧战双眼一亮,兴奋的道:“爹!娘!孩儿在这儿!”

    只见战婉儿和刚刚回来没多久的丈夫萧别离向着这边走来,其实两人早就看到了萧战,见他这么兴奋,两人相视一笑后加快步走了过来。

    “战儿,在这儿干嘛了?”

    说话的是萧战的父亲萧别离,他一身紫色锦袍,显得异常的英武挺拔,容貌更是俊美无匹,微笑间满含着关爱。

    萧战笑得很是开心的道:“看新娘呗。”

    萧剑迎了上来,笑容灿烂的道:“爹,大娘好。”

    战婉儿一声冷哼,板着脸道:“你不会又带着你弟弟出来打架吧?”

    箫剑急忙赔笑道:“怎么会,孩儿这次可是带弟弟来看新娘的。”

    战婉儿瞪了他一眼,温然后柔的看着萧战道:“战儿啊,你们怎么不进去,待在这干嘛?”

    萧战一副委屈状,拉着战婉儿的衣角道:“娘,那家伙拦着孩儿,说孩儿不配进去。”

    “什么!”

    萧别离脸色一沉,冷冷的看着二管家,语气阴森森的道:“你这狗奴才,敢说我儿不配!”

    “大少爷,奴才……哪敢,这……这不是没看见嘛。”

    二管家看着一脸杀气的萧别离和战婉儿,吓得浑身直哆嗦。

    该死!刚刚他怎么就没注意到这两位小少爷在了,在萧家惹谁也不能惹大少爷和大少奶奶生气,到时连家主都保不住你。三天前策少爷,慕少爷就因为得罪了两位小少爷,被家主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而他就一个奴才这不是找死嘛。

    对于这样的狗奴才,萧别离懒得理会,他看着门前一众小辈,笑意盈盈道:“走,跟着我,看谁敢拦你们。”

    二管家急忙陪着笑,将一行人送了进去,待消失不见时,他才摸了摸额头,暗自庆幸。还好刚刚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不然定会被大少奶奶一剑给劈了。做为萧府老人,他自然知道当年战婉儿的彪悍事迹,像他这样的奴才一剑杀了也就杀了,绝没有人为他出头。

    虽然这是萧家三公的第四房夫人,但是由于这次联姻的重要性质,婚礼操办得异常隆重,宴请了很多玉京权贵。看到今日的盛况,两家人皆大欢喜。

    不过在萧家家属所在之处,有一人却是一脸的阴沉。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看着场相拜的夫妻,他嘴角露出了冰冷的笑容。三哥啊!你为何每样东西都要同我抢了,那可别怪弟弟我绝情了。

    如果萧战在这的话,就能认出这人正是撞倒他的那个五叔——萧弃。

    夜色很快降临,萧府张灯结彩,整个婚宴进入**阶段,两家重要人物聚集一堂,庆祝这个重要的时刻。

    此时,在萧家一处偏僻的房屋内,灯火通明一片。一个戴着骷髅面具的男,正站在窗前看着漆黑的夜空,一股若有若无的阴冷气息充斥在整个屋内。

    “进来吧!”

    阴冷的声音陡然响起。

    “吱!”的一声轻响,紧闭的房门缓缓敞开,一个长相英俊,浑身散发出阴邪气息的俊美男迈步而入,他冲着窗骷髅面具男恭声道:“弟萧弃,拜见师傅。”

    骷髅面具男转过身来,面具下他的双眸内闪过一丝妖异的光芒。看着眼前的徒弟,他仿佛是在幸灾乐祸,又仿佛是在嘲弄,他的语气显得异常的令人厌恶。

    “看着心爱的女成为自己三哥的女人,心情怎样?”

    萧弃眼妖邪之气急闪,他那原本俊美的脸盘瞬间扭曲,一股怒气填满胸膺。只见他双手捏拳,浑身因为愤怒而抖颤着,看着眼前的骷髅面具男,他什么也没说,但任谁都能看出他已到了爆发的边缘。

    然对于萧弃的愤怒与痛苦,骷髅面具男却是哈哈笑道:“很好!很好!愤怒!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越多的负面情绪,你的成功率就越高。哈哈哈!想想看吧,你那个从没有爱过你的大嫂,在她的新婚之夜将一切奉献给你。她的灵魂甚至将永世同你在一起,没有人能够将你们分离,这是多么令人幸福的事儿啊,哈哈哈!”

    萧弃双手握拳,双眼内疯狂之色炽闪。

    “哈哈哈!去吧!为师会为你扫平一切阻碍的。”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
 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