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魂宗
2013-10-24 04:52:32
    鬼哭岭,位于大申与天启交界之处,一座连绵数百里的山脉之,地势险要,常年云雾缭绕,远远望去根本无法察觉他的存在。

    在浓浓的白色雾气之,一堆堆怪石、一颗颗异树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分布着,组成一个玄异的阵图。一股奇异的能量弥漫在整个阵图之,迷人心智,扰乱心神。在迷雾随处可见森森白骨,一股让人窒息的死气充斥其。穿过大阵一幢古老的建筑若隐若现,盏盏灯火闪烁着,在迷雾绽放出诡异森冷的幽光。

    这是一座古老的宝塔,一个古老而神秘的魂字印在了宝塔之上。建筑的表面已随着时间而逐渐褪色,墙壁上无数清晰可见的刀剑之痕,无不在述说着岁月的痕迹。

    在宝塔的四周,十多名青袍武士来回巡视着,森冷的目光时时扫过每一处可疑之处。在他们衣服的袖口处都绣着一个骷髅头的标志,无不在象征着他们的身份。

    “弟,恭迎使者巡视。”

    此时,魂塔之内一个蓝袍武者跪伏在地,向着身前的一位绿袍武者施礼。他的前额几乎快要触地,让人无法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不过他的声音却充满了恭敬与卑谦。

    绿袍武者低头看着跪伏在地上的蓝袍武者,一脸的得意,足足等上了十多秒,他才懒洋洋的道:“嗯,起来吧。”

    蓝衣武者眼杀气一闪,紧了紧双手,然后起身,恭敬的站立一旁。当目光落在绿袍武者身上的绿袍时,他的眼绽现出极度的羡慕。

    对与蓝袍武者的羡慕,绿袍武者只觉浑身舒坦,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在不久前他还同这蓝袍武者身份相当,可没想到他受到派内长老的赏识,被赐下了一枚丹药,让他的修为更上了一层楼。而他的身份也随着摇身一变,成为了地位崇高的使者。

    看着昔日的同僚,现如今只能跪地相迎,绿袍武者神情得意的问道:“鬼哭岭的防御布置得怎样啦?”

    一瞥绿袍武者那得意的神情,蓝袍武者目光异样的道:“使者放心,鬼哭岭常年看不到一个活的人影,就算有人来了他们也无法穿过重重禁制,鬼哭岭的防御可谓是牢不可破。”

    绿袍武者面色一沉,喝斥道:“本使者可不管这些!最近这段时间可是咱们魂宗的关键时刻,容不得半点闪失。哼!要是有人捣乱,坏了宗主突破大计的话,本使唯你是问!”

    蓝袍武者满脸赔笑道:“大人尽可放心,属下以项上人头作保,绝不会让人闯入魂谷,坏了宗主的突破大计。对了,不知咱们宗主这次能否突破成功了?”

    “哈哈哈!这次宗门内所有的殿主、长老、还有护法通通聚集一堂,共同出手施展十万人的血祭,料想定能一举成功。只要宗主能够突破到帝级,到时咱们魂宗离扬眉吐气的日也就不远了,哈哈哈!”

    说完,绿袍武者扭头,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被浓浓白雾笼罩住的魂谷。

    魂谷是魂宗宗派的所在之地,谷内常年白雾弥漫,亡魂哭音阵阵,揪心之极,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在魂谷谷口之处,森森白骨堆砌了一地,有人的,也有动物的,气死状残忍之极。

    整个魂谷其实就是一座巨大的上古凶阵构成,内里杀机暗藏,各类死物密布。人踏入其时,伸手不见五指,白蒙蒙一片,一阵阵奇特的音波振荡其,宛若婴儿哭泣,任何生物只要听到,瞬间灵魂出窍,离体而去。

    如果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这些白雾是由细小的白色颗粒组成,它们像似一个个活着的生命体般飘浮于谷。任何生物飞入其时,颗粒状白雾瞬间就会汹涌而至,将其血肉吞噬,化为一团诡异白雾。

    穿过诡异白雾,和四处游弋的亡灵和死亡生物,就来到魂谷深处。在这里白雾被一个无形气罩挡在了外边,一座巨大的高塔屹立其。塔高十多层,塔尖笔直贯入浓浓白雾,远远望去,可以看到塔身上“魂宗”两个烫金大字闪烁着妖异的血光。

    在高塔的八个方位,各有一幢古老的楼阁,和的街道、精美楼舍一道组成了一座奇异的阵图。浓浓白雾被隔绝在大阵之外,内里常年不见阳光,几乎凝成实质的死气弥漫其,一幢幢楼舍间,可见无数身上穿着绣有骷髅标记衣袍的武士穿梭其。

    在高塔的央控制室内,一颗硕大的血色水晶悬浮着,四周无数黑袍祭师盘膝而坐,他们口念念有词,纷纷吟唱着一段段诡异的咒。随着他们的吟唱,大阵不断运转着,天地间浓郁的死气灌入高塔,汹涌着注入血色水晶。

    而在高塔的地下百米处,凿出一个直径千米的巨大洞穴,在洞穴的央搭建着一座白骨祭坛。此时,残忍的血祭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一批批年轻男女身无寸缕的被推上了祭坛,他们四肢被钉在祭坛之上,一个个黑袍祭师,纷纷手持血刃开膛破肚,剜心放血,他们的动作是那么的娴熟,他的神情是那么的狂热。惨叫声,吟唱声,不绝于耳,整个洞穴内显得异常的阴森恐怖。

    亡魂在恸哭,鲜血在流淌,

    在祭坛的周围盘膝坐着一群祭师,他们瘦骨嶙峋,全身仅剩下一层皮裹在了身上,他们眼眶深陷,内里绽着各色的火焰,一个个看上去就如一尊行尸,狰狞可怖,让人毛骨悚然。

    随着祭师的吟唱,白骨组成的祭坛上一座血色的阵图缓缓运转着,洞穴内游荡的亡魂,纷纷融入祭坛,化为最纯净灵魂能量。滚烫的鲜血顺着血槽,滚滚注入一个巨大的血池之内。

    这样的屠杀足足持续了一个月,今天已是最后一天。

    忽然,一个面色苍白的青年被**裸的带上了祭坛,看着祭坛上恐怖血腥的一幕,他满脸的恐惧,整个人甚至被吓得瑟瑟发抖。他拼命挣扎着,他凄厉的求饶着,可仍被残忍的钉在了白骨森森的祭坛之上。

    一个金袍祭师缓缓的走上了祭坛,行走间一股恐怖的气息散发而出,他整个人毫无一丝血色,苍白得吓人,双眼一团金色的火焰燃烧着,面颊之上诡异的魔纹蠕动着。他是那么的虔诚,仿佛朝圣一般,看着惨叫不已的青年,他微笑着举起了血刃。

    “啊,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想死啊!”

    看着金袍祭师,青年痛苦的哀求着,乞求他的高抬贵手。然而,金袍祭师仿佛毫无所觉,他口高声吟唱着,一道道诡异的音符响彻整个洞穴。

    看到正手持血刃缓缓逼来的金袍祭师,青年惨嚎道:“你们这帮混蛋,我父亲不会放过你们的!啊啊啊……”

    手起刀落,祭坛上再次溅起了诡异的血花,看着手那正在跳动的心脏,金袍祭师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此刻,血祭已到了**,当最后一人被剜心而亡时,血池内血浪陡然翻腾,一具血红水晶骷髅缓缓浮了上来。祭师们的吟唱越来越急,越来越响,刹那间,整个血池沸腾了,血色的能量,纯净的灵魂之力疯狂的灌入血红水晶骷髅体内。

    霎时,高塔和八幢楼阁陡然血光大盛,魂谷整个大阵瞬间被启动,一股滔天的死气向着高塔汇聚而来,顷刻间就向着地底血色祭坛涌去,灌入血色水晶骷髅体内。

    刹那间,以血红水晶骷髅为心,一道道死亡的波纹猛地扩散,血红水晶骷髅的力量飞速飙升。几乎是同时,一道血光透过高塔直冲云霄,魂谷上空的白雾瞬间被击穿,一个巨大的空洞陡然出现。

    当一切平静下来时,一具晶莹如玉的水晶骷髅落在了祭坛上,原本腥红的血色消失不见,整具骨架透着一股神圣的气息。洞穴内所有魂宗之人纷纷跪下,看着祭坛上的水晶骷髅,他们一脸的狂热。

    “恭喜宗主神功大成,扬我魂宗威名!”

    “嘎嘎嘎!”

    一阵刺耳的怪笑响起,在洞穴之内久久回荡。

    水晶骷髅头戴金色皇冠,身披金色祭袍,他看着跪伏一地的魂宗之人,哈哈笑道:“嘎嘎嘎!帝级,老祖我终于达到了。”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
 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