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一次两个
2013-10-24 04:52:34
    战谷内,四季如春,气候温暖宜人,一年到头来看不到冬天。刚来数天,萧战就喜欢上了这里,这里不但风景优美,景色宜人,而且美丽的女也是随处可见,都是那么的千娇百媚,让人想入非非。

    想到战族女那种一见钟情,超越世俗,超越年龄的恋爱方式,萧战的心里就美滋滋的。这些天他旁敲侧击下,总算弄明白了母亲和嫣姨间的真正关系。两人虽然有点沾亲带故,但绝不是亲姐妹,对于这一结果,萧战跃跃欲试,兴奋之极。

    而大哥在知道了战族女的恋爱方式后,这些天都在战谷内四处晃,期待着能够有着一见钟情的好事落在他的头上。不过可惜,迄今为止他一次也没遇上。

    闲来无事,萧战离开自己的住处,来到了一个风景幽美的花园内,准备修炼拳法。

    现在是白天,《聚星拳》只有一式适合现在修炼,这一式拳法叫“炽星拳”,修炼时吸收天上阳光淬体,打通穴窍。

    反复练习这“炽星拳”,萧战发现了一个先前被他忽略了的问题。三十式拳法,每一式都有五十颗穴窍,而每一颗穴窍又对应着天上的一颗星辰。现在大白天的,除了头顶的太阳,哪里还有星辰。

    难道现在开启的穴窍,就对应着头顶的这颗太阳?

    眉头微皱,萧战一边开启真实之眼的内视,一边继续联系着“炽星拳”,试着让体内穴窍感应天上星辰。随着拳速加快,天空的太阳真火灌入速度不断加快,渐渐的萧战在心头产生了很淡很淡,但又确实存在着的,一种遥相呼应的感觉。

    这种呼应并非来自头顶的太阳,而是来自遥远的星空。通过真实之眼的紧密观察,萧战发现,除了拳法吸收太阳真火之力外,他的身体也在自主的吸收太阳真火之力。入体后的太阳真火之力,只有一小部分被身体和那颗已经开启的穴窍吸收,而绝大部分都向着身体某处汇聚而去。

    萧战丰富的穴窍开启经验,让他自然明白这是在滋润穴窍,淬炼**。

    同样一式拳法,一遍遍使来竟然不断产生着新的体悟,不知不觉间,萧战的心空明一片,完全沉浸在拳法的修炼之,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飘入萧战的耳内,将他从忘我的境界拉了出来。收拳而立,缓缓吐气,他才好奇的扭头看去。

    立时,就见一身紫色盛装的战嫣嫣,与白衣似雪的战婉儿联袂而来,她们有说有笑,箫剑和两个女童紧随其后。瞧见萧战,她们齐齐一笑。

    当真是未语先笑,令百花黯然失色。

    花园凉亭内,萧战嘴里一边吃着战嫣嫣亲手做的糕点,一边不断好奇的打量着她身旁的一对孪生女童。啧啧一叹,她们长得还真像,宛若一对粉雕玉琢的瓷娃娃。看到萧战的目光,两个小女孩齐齐冲着他甜甜一笑,那模样好生可爱,让他恨不得上前捏一捏她们那粉嘟嘟的脸颊,以表自己的喜爱。

    战嫣嫣嘴角微微上翘,笑语嫣然道:“喜欢吗?”

    “嗯?”

    萧战愕然扭头。

    战嫣嫣抿嘴一笑,伸手一指身旁的女童道:“左边的是姐姐叫雪舞,右边的是妹妹叫雪瞳,今后她们就是战儿的贴身侍女了。”

    两位可爱的小女孩立时乖巧的施礼,甜甜的道:“少爷好!”

    贴身侍女!

    看着这对孪生女童,不知为何萧战走神了。突然间,一幅画面跳入他的脑海,只见大哥一只色手探入到贴身侍女翠儿胸前衣衫内,一脸的淫笑,嘴还不断赞着一抓未满。

    顿时,萧战心下一阵冷汗。天!她们可都还是幼童,自己怎就想到了这幅画面了?要想也要等她们长大了后再想,现在就存着这样的心思,这也太禽兽了些!

    战嫣嫣妙目看着萧战,意味深长的道:“今后她们两姐妹就是战儿的人了,姐姐会安排人对她们进行特殊的训练,让她们学会如何服侍男人。”

    被她这么盯着,萧战心下一突,只觉刚刚自己的心思都已被她瞧破,一切无所遁形了。当下他顾左右而言其他,道:“特殊的训练,那是什么?”

    战嫣嫣笑容妩媚的道:“呵呵,等战儿长大了,就会明白哦。”

    服侍男人,还要等长大了才明白,这内容似乎已呼之欲出了!

    天!不会是传说的那种训练吧!她们还这么小,这可是在摧残祖国未来的花朵啊!看着两个小女孩,萧战一时间浮想联翩起来。

    满园鲜花争相怒放,芬芳四溢,引得无数彩蝶翩翩起舞。战嫣嫣妙目含笑,看着浮想联翩的萧战,她忽然出声道:“这次姐姐同婉儿妹妹商议了一番,决定给战儿安排两位奶娘,由她们贴身照顾战儿的起居生活。”

    “噗!”

    顿时,萧战将刚刚塞入口的糕点全喷了出来。

    天!奶娘。一次还是两个!有没有搞错!

    看着边上咧嘴偷笑的箫剑,萧战很是羞涩的道:“这就不用了吧,我知道该怎样照顾自己。”

    战嫣嫣摇头道:“她们都是姐姐精挑细选,都是国色天香,貌美如花,胜任战儿的奶娘绰绰有余了。此刻她们已到了战儿的住处,先行安顿了下来。当然,如果战儿觉得两个太少,姐姐还可以再挑选几个,保证让战儿称心称意为止。”

    天!咱竟然有奶娘了。

    萧战一时间无语问苍天,他现在好歹三世为人了,大老爷们一个,要奶娘干嘛。见这自称姐姐的大美人不肯松口,萧战只得扭头看向一旁的母亲道:“娘啊,孩儿已经是大人了,能够照顾好自己,就不用什么奶娘了吧。”

    战嫣嫣轻笑摇头,玉指一点他的额头,嗔道:“还大人了,小鬼一个。你娘难道从未告诉过你,咱们战族的一些常识吗?”

    萧战愕然道:“什么常识?”

    战嫣嫣嫣然笑道:“咱们战族女只要生过孩,这乳汁就不会消失。可等孩长大后,这乳汁该怎办?自然就是给自己男人喝了。咱们战族女人的乳汁对本族人来说可是灵药,不但具有洗经伐髓的功效,还能增加功力。”

    战婉儿亦道:“有两位奶娘贴身照顾战儿,娘离开后也很放心,这事就这么定了。”

    面对两人的坚持,萧战只能张了张嘴,无言以对。心下不由一阵感叹,战族的女人还真伟大,她们哺育了一代又一代天资纵横的族人。不过看着一旁偷着乐的大哥,萧战就是一阵咬牙,狠狠瞪着他,恨不得上前海扁他一顿出出恶气。

    萧剑何许人也,脸皮厚着了,对于萧战的威胁,他仍是一脸自得的道:“二弟啊,哥哥我一直很好奇,你练的那套拳法到底有什么名堂?不但可以吸收星辰之力,现在连太阳真火也可以吸收,当真神奇无比啊。”

    萧战哼道:“小弟每天修炼,大哥都在旁,难道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来?”

    萧剑蹙眉,想了想道:“你那拳法简简单单的就三十式,除了上述特点外,这威力也就一般般,没啥特别的。”

    战婉儿忽然道:“战儿,你刚刚练的拳法叫什么,是你师傅教你的吗?”

    萧剑不可思议的道:“大娘,二弟他什么时候有师傅呢?”

    战婉儿微微笑道:“在大申待了半年,你二弟算是得了奇遇了,这套拳法正是他师傅所授。”

    萧剑瞪大双眼看着萧战道:“二弟行啊,不声不响的都拜师了,竟然都还瞒着老哥。”

    萧战嘿嘿笑道:“这套拳法我都练了这么久了,也没见大哥追问啊,这可不能怪小弟隐瞒。”

    战嫣嫣若有所思道:“这套拳法很是玄奥,刚刚观战儿练拳时似乎全身都笼罩在一个奇特的其场内,竟能吸引天上太阳真火之力炼体,只要坚持修炼下去,成就绝对不可估量。看来穿战儿这套拳法的人一定非常的了不起了,不知他或者她到底是谁呢?”

    战婉儿笑道:“这套拳法能够以星力淬体,改善人的体制,对战儿改善身体非常有用,至于是谁教的都不重要。”

    箫剑急忙道:“这岂会不重要,万一那人有歹意怎办?二弟!快说是谁教的?”

    萧战微微笑道:“是一个大叔教的。”

    箫剑奇道:“什么大叔,说说看我到底认不认识?”

    萧战嘻嘻笑道:“这人大哥可定认识,他就是天下第一剑任遥。”

    箫剑瞪大双眼,不可思议道:“你师傅竟然是天下第一剑任遥?这怎么可能?如果二哥没有猜错的话,当时的二弟应当还不能练武,他到底是如何看出来二弟是个练武奇才的?”

    战婉儿脸色一变,狐疑道:“什么时候,娘怎么不知道?”

    萧战得意万分道:“天晓得,也许看我长得比较帅呗。”

    箫剑一脸的妒忌,一脸的幽怨,唉声叹气道:“当初早知道二弟有这么一场机缘在,我就要抢着一道去照顾二弟了,如此机缘就此错过,真是悔不当初啊。”

    叹息一阵,箫剑忽然兴致高昂起来,他一脸兴奋的道:“二弟,听说当初你师傅单人仗剑杀上正一派,是不是真有这么一回事儿?”

    萧战得意的道:“那是当然的啦,当初就是小弟建议师傅他老人家去闯正一派的。”

    “是你出的主意!?”

    凉亭内几人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萧战,见他一脸得意的模样,战嫣嫣忽然皱眉道:“战儿啊,你师傅虽然威名赫赫,就算是穷凶极恶之人也要退避三舍,但今后你行走江湖千万别跟人说你师父就是任遥,不然后患无穷啊。”

    萧战惊道:“啊,我师傅难道是恶人?”

    战嫣嫣笑道:“你师傅以正道人士自居,恶人见了都得绕道走。他的口号是替天行道,除魔卫道,为此他挑了很多邪派的老巢,将他们洗劫一空。他还喜欢跟人比武切磋,借鉴他派武学,为此他单人仗剑独闯正道第一门派,将所有高手挑了一遍,再将他们的秘籍借鉴而去,说什么抄录一份再还回去,到底还没还那就没人知道了。”

    这是我师傅?

    怎么听上去像一个强盗。

    啧啧啧!他老人家抢了那么多门派,还没被人干掉,这本事果然不愧天下第一剑。记得师傅上回可是给了咱一枚戒指,说里面有他的收藏,不会是……

    咽了咽口水,萧战紧了紧左手,看来得想一个办法将这枚戒指弄开才行。

    箫剑惊声叹道:“太嚣张了!抢了这么多门派,难道就没人收拾他?”

    战嫣嫣冷笑道:“怎会没有?被任遥洗劫过的正道第一大派,前段时间就联合了一群被*过的门派,想要干掉他。”

    “那结果怎样?”

    战嫣嫣叹道:“他有心情收徒,你说怎样?”接着冲着萧战道:“战儿啊,以后千万别说你是他徒弟,不然会很麻烦的。对了,你师父去哪了?”

    萧战摇了摇头,去哪了他也想知道。收徒收到一半自己就跑路了,连个交代都没说清楚,说不定他老人家正被仇人追杀,不知已经躲到哪个角落了去了。

    萧战问道:“嫣姨啊,是你厉害,还是我师父厉害?”

    战嫣嫣没好气的道:“当然是你师傅啦,他的修为达到了虚武的极致,哪怕就是一般的玄武都不是他的对手,被公认天元虚武第一人。”

    萧剑愕然道:“虚武,那是什么境界?”

    战嫣嫣道:“仙武之上就是虚武。”

    “那玄武呢?”

    “自然是虚武一上了。”

    萧剑捎了捎头,心下叹息,这一切都离他太远了。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
 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