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七章 死亡之眼
2013-10-24 04:58:04
    魔云滚滚,死气重重,愿魂谷上空的空间黑洞越来越大,很快达到了上百米,阵阵怒吼声响起,令人窒息的怒气从空间黑洞的另一边传递而来,似乎那位无上的存在彻底动怒了,迫不及待的想要穿越过来。

    忽然,两只白皙如玉的手从空间黑洞探了出来,抓住裂开的空间,这两只手实在是太大了,空间黑洞根本就不发容纳她们同时穿过。

    “吼!”

    一声怒吼炸响,猛地一下,就见这两只白皙如玉的手掌强行将空间黑洞撕裂了!

    霎时间空间黑洞碎裂了,就似塌陷般疯狂扩散,恐怖的死亡之力疯狂涌动,一**令世间生物颤抖的血色死亡波纹震荡而开!

    “轰!”

    撕碎的空间黑洞瞬间达到了数里,几乎是瞬间,一道巨大的身影从撕碎的空间通道走了出来。这是一个女人,她的容貌掩藏着迷雾之,瞧见的仅仅是她的幽瞳与满头银发,静静的站在那里,她仿佛就是生命的终结,死亡的归宿。

    随着这名女的出现,死亡的涟漪震荡,一股浩荡的气息转瞬间传遍了整个天元,那一瞬间天元的所有生物都感到一种来自灵魂的音符在震动,阴冷、孤寂、当沐浴其时,生命与灵魂只欲离体而去。

    斋武!

    这一刻天元不知有多少强者都被惊醒了,他们遥望天启的方向,震惊于斋武的恐惧!

    “轰隆!”

    随着女的降临,天元的规则与法则之力波动起来,道道规则之力,**法则之力垂落,似欲将她的境界强行压落。

    女没有丝毫的动作,从那撕碎了的空间通道一道黑芒闪过,霎时间一套漆黑如墨的战甲穿在了她的身上,随着战甲裹身,天元降临的规则与法则之力退避了,而与此同时,女也收敛了她那属于斋武的力量。

    女的目光瞬间就落在了那可闪烁着的血红水晶之上,霎时间,原本毫无情绪波动的她散发出一股令所有生灵都要窒息的怒意。

    幽深的眼瞳内绽放出死亡的光束,轰然击了血红色的水晶。

    “轰!”

    女双目迸发出的死亡光束恐怖异常,但是被击的血红水晶却爆发出璀璨的血色涟漪,一层层的将死亡光束阻隔。

    这些血色的涟漪并未规则之力,而是比规则之力更高一级的法则之力,那是死亡系最至高无上的法则,只有掌握了圣武力量的武者才能掌控。

    女的目光虽然恐怖,但在这层层血色的涟漪阻挡下没有伤害到血红水晶分毫。血红水晶并非真正的水晶,它乃是圣武的心脏,自然非同小可,知道女似乎发现了它的企图,瞬间就要飞遁而去。

    血红水晶的意图,自然被女感应到,这彻底的将她激怒了,一道冷哼炸响,似欲飞遁而去的血红水晶被定在了虚空,哪怕法则之力震荡,都无法摆脱来自女的禁锢。

    血红水晶虽然曾是圣武的心脏,其蕴藏着圣武的法则之力,但是它的本体毕竟陨落了,岂会是拥有完整躯体,实力有达到了斋武的女的对手。

    一朝将血红水晶禁锢,女那幽深的眼瞳内死亡波光愈发璀璨起来,玉手蓦地身处,将挣扎着的血红水晶牢牢地抓在了掌心。随着女将血红水晶抓入掌心,她的身体急速缩小,几乎是眨眼间就化为了正常人的大小。

    双目紧盯着说的血红水晶,女忽然低吟起来,一道道死亡的天音飘出,飞速的向着血红水晶渗透。

    血红水晶爆发出夺目的血色涟漪,想要阻挡来自死亡音符的侵袭,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这死亡的天音似乎无视了法则之力,渗透而入。

    不多时,随着这些死亡的音符渗入,一幕幕景象从血红水晶浮现,那是不久前发生在魂谷的一切,女双目深邃,紧盯着这倒流的画面,忽然一切的画面定格了,头戴金冠,一身诡异血甲的魂宗宗主浮现在女的眼。

    看到这幕画面,女眼的怒意与杀意爆发了,猛地扭头,她的目光向着虚空某处望去,霎时间,她的目光望穿了一切,空间和时间都无法阻挡她的视线,她的目光落在了已遁入时空乱流之的冥神皇冠。

    充满了怒意和杀意的目光将飞遁的冥神皇冠牢牢锁定,让它再难动弹分毫,几乎是刹那,女出手了,只见她的纤纤玉掌探出,抓入了虚空,时间与空间在那一刻仿佛都消失了,女的玉手刹那间就出现在冥神皇冠面前。

    此时那道圣武的残魂正隐藏在冥神的皇冠之内,对于抓来的遮天巨掌他根本没有丝毫抵抗的能力。此时此刻,这道圣武残魂对于萧战的恨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果一切顺利,哪怕最终被女瞧出了破绽,只要拥有了可以承载斋武力量的躯体在,他哪怕不敌女,也能从容走脱,可是现在整副身躯被毁了不说,连自己都提前暴露了出来,让女也一步擦觉到了他的存在。

    这一切都是萧战所造成的,可是他除了在心痛恨之外,此时却什么也做不了,对于女抓摄而来的手掌根本没有丝毫抵抗的能力。虽然这道圣武的残魂十分的不甘,但是他却没有丝毫抵抗的被女抓在了掌心。

    “轰!”

    一掌将冥神皇冠抓在了手,女的手瞬间脱离了时空乱流,盯着掌心仍在挣扎着的冥神皇冠,她那被掩藏在迷雾脸盘上似乎露出了冰冷之极的笑容。

    “真是没有想到啊,时隔这么多年,咱们竟然又见面了。”

    皇冠那道圣武的残魂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用最为柔和的声音道:“叔叔的确没有想到,竟然还能再次见到侄女,真是太让叔叔感到高兴了,咱们冥族还有侄女这种皇室血脉存活着,并已经达到了如此成就,看来是上天都不让咱们冥族衰落啊。”

    “是吗?”

    女的声音变得更冷了,她冰冷无情的道:“这话从你口说出来,怎么让人感觉是如此的讽刺呢?”

    “嘿嘿……”

    这道圣武的残魂尴尬的笑道:“看来侄女对叔叔的误会很大啊,这也难怪,毕竟当年曾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侄女如此记恨叔叔是实在是情有可原啊。”

    “哼!”

    女声音充满了杀意道:“你对不起的人多着了,当年要不是你,我们冥界岂会毁灭,我的父亲岂会最后陨落,他是那么的信任你,可你却背叛了他,背叛了整个冥界!”

    “这个……其实叔叔也是为了咱们整个冥族着想的,要知道当年我们所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强大了,他们同我们一样掌握了死亡之力,从天生上来说要完全克制着我们,叔叔也是不得已之下才会跟他们合作,让我们冥域好好保存下来。”

    女冷笑道:“是吗?当年你的野心,咱们冥族上下何人不知,何人不晓,你一直想要谋取我父亲的冥神之位,才会同那些异界之人合作。如果你真是为了咱们整个冥族着想,你怎么让当年我们冥族最强的一支武力全部陨落,导致我们差点被人灭族!”

    “侄女啊!你……”

    女不耐烦的道:“不用再废话了,我定要将你擒回幽魔域,用你这道残魂祭奠咱们冥族因你而陨落的族人!”

    这道圣武残魂见女如此坚决,他不由急了,念头急转,忽然他冷笑起来道:“嘿嘿嘿!乖侄女要叔叔的残魂去祭奠陨落的族人,想法是好,不过现在的你怕还是做不到吧。嘿嘿嘿,乖侄女啊,你不要忘了,这个冥神的召唤可是拥有限制的,如果你不完成召唤者的愿望是无法让你这分身回到幽魔域去的。”

    女淡然道:“你说的没错,不过这对于我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虽然这些人有人的实力堪比斋武,但是毕竟不是真正的斋武,要解决他们轻而易举。”

    圣武残魂嘿嘿笑道:“希望如此,不过叔叔还是劝乖侄女可不要阴沟你翻船,将自己这道分身留在了天元。”

    女冷冷一笑,几乎是瞬间,她将冥神皇冠的圣武残魂抓了出来,将其同血红水晶分别封印了。低头看着这遗失了无数年月的冥族最强圣器,女眼闪现出一阵伤感之色,不过很快她那幽深的眼眸又被一片冰冷所取代!

    目光扫过虚空,女瞬间冷笑起来,几乎是刹那,她的目光望穿了一切的阻隔,盯着正急速穿梭时空乱流之的凤舟。没有丝毫的犹豫,女的身体直接进入到了空间乱流,向着凤舟高速追去。

    女的速度快到恐怖,只在一个呼吸间就逼近了凤舟,双目紧盯着急速穿梭的凤舟,几乎是刹那,她的目光望穿了一切,看向了凤舟之内。

    身处在凤舟的萧战立时只觉毛骨悚然起来,他感到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一种源自本能的反应控制着他,想让他回望过去。可是一股强烈的直觉告诉萧战,千万不要与这道目光对视,不然那恐怖的后果根本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可惜虽然直觉在警告萧战,但是他的身体却根本就不受他控制了,竟然自主转身,想要去同这投注身体上的目光对视。

    女是从身后追来的,她的目光无视了一切阻隔,直接穿透了凤舟所有的防御,出现在凤舟之,当萧战转身,他的目光就似磁石一般,被一道目光吸摄住了。

    恐惧!

    萧战看到的乃是一双眼睛,那是死亡之眼,一切的生灵只要与之对视,顷刻间就会走向死亡与泯灭。难掩的恐惧瞬间抓住了萧战的心,死亡竟然顷刻间向他袭来,他感到自己的生命与灵魂瞬息间就要泯灭!

    怎么会这样!?

    从未有过的绝望将萧战笼罩,在这双眼睛面前他感到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劳,死亡成了他最终的归宿!

    那一瞬间,萧战的脑空白一片!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
 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