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八章 魔影
2013-10-24 04:58:07
    破灭的冥界天地间血红色一片,穿过蒙蒙死气,在骨山最深处,有着一个深不见底的魔洞,死气喷涌,哭嚎阵阵,不是血光冲起,令人心悸的力量时隐时现。

    穿过魔洞,进入到了骨山的地底,浓烈的恶臭与腐烂气味扑面而来,霎时间一条长长的,由尸体与血水汇聚而成的河流向着黑暗流淌而去。

    随着河流而下,穿过森森白骨构建的地底世界,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死气翻腾,恶臭冲涌,巨大的锁链垂落,直入深坑,阵阵魔啸震动,令人心悸的力量散发而出。

    深坑内里很大,穿过层层死气,只见坑尸水翻腾,汩汩如沸,巨大的锁链横空,垂落尸水。

    “吼!”

    一声怒吼蓦地炸响,翻腾的尸水一道巨大的身影冲起,似欲脱困而去,但是巨大的锁链将其捆锁,挣脱不得。这道身影恐怖异常,头生犄角,身躯上魔纹密布,血色规则符闪烁,充满腐蚀性的尸水难奈分毫。

    “吼!”

    魔影挣扎不断,铁链的“叮当”撞击声不绝,恐怖的吼声似欲震塌整个地底世界,但一切都是徒劳,那捆锁的锁链仍是将他束缚。

    不知何时,在深坑上出现了两道身影,一个浑身裹在了漆黑的袍,尽露一双血红双眸在外,一个驼背,身形矮小,盯着深坑挣扎的魔影发出阴测测的笑声。

    浑身裹在漆黑袍,一双血红眸盯着深坑的魔影,沉声道:“有把握彻底将其灵魂磨灭,让我入住其吗?”

    这是个男人的声音,低沉,阴郁。

    矮小身影嘿嘿笑道:“我的主人,这人并未真正陨落,可是拥有货真价实的斋武之力,哪怕他的神识混乱,灵魂处于混沌状态,要将其磨灭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如果老奴还是处在巅峰状态,或许能够办到,但现在只能徒呼奈何了。”

    浑身裹在黑袍的男沉声道:“我让你忙活了这么久,你不会就给我这么一个答案吧?”

    矮小身影阴测测的笑道:“怎么可能,老奴虽然无法将其灵魂磨灭,但要让其乖乖听话,成为主人手一尊强大杀戮工具还是非常容易的,只要有了这个家伙,今后在这冥界,主人就不用在龟缩于这骨山,完全可以称霸一方。”

    浑身裹在黑袍的男冷哼道:“称霸一方有何用,这只是个破灭的冥界而已,称王称霸有什么了不起的,本座要的是离开这里,完全恢复当年的实力。”

    矮小身影突然出声道:“听说拥有冥神皇冠的人出现在骨山,只要主人得到冥神皇冠,想要出去又有何难。”

    浑身裹在黑袍的男一双血红眼眸爆射出恐怖的杀机,他地吼道:“又有何难?你说到轻巧,那冥神皇冠对我异常敌视,只要接近被其察觉,整个冥界的法则立马会抹杀掉我,不然本座堂堂一位至尊岂用躲在这阴暗的地方,不敢现身!”

    随着黑袍男的怒火,恐怖的气息瞬间充斥整个深坑,在尸水挣扎的魔影猛然抬头,一双血红色的双眸就似两座沸腾了的火山,一种疯狂的意志爆射,嗜血的杀意向着黑袍男怒射而来!

    黑袍男一挥袖袍,来自魔影的恐怖杀意瞬间被抹平了,无视咆哮的魔影,血红的双目凝视着矮小身影道:“这样的日本座受够了,本座需要这具强大的身体,你到底有没有方法帮本座实现愿望?”

    面对黑袍男的逼视,矮小身影心一突,急忙道:“方法倒是有,不过需要主人拿来冥神皇冠,老奴就有办法彻底将这尊斋武炼化,让主人得到他的身躯。”

    闻言,黑袍男眸光炽闪,似乎是在沉思什么,几乎很快,他猛地一挥手,霎时间一面镜浮现在他的身前,没有丝毫的动作,镜面荡起了一道道涟漪,很快一幕画面在浮现。画的场景乃是整座骨山,一幕幕场景飞速流动,黑袍男在追寻冥神皇冠的踪影,不多时画面定格在了冥殿。不知为何,但最终浮现出冥殿时,黑袍男一双血红双眸内闪现出恐怖的杀意!

    ……

    冥殿,幽幽的寝宫内很快就只剩下了她同自己的母亲雨柔,对于自己这位母亲,幽幽在内心深处有着难以磨灭的恨意,以她让自己一辈沦为了一个男人的玩物,是她让自己生活在了痛苦之。

    母女同侍一夫,这无数的年月内,她们间不知做过多少次了,但如今又要同其分享自己的男人,她的心仍是充满了强烈的不甘。不过为了离开这个世界,同自己的男人永远厮守在一起,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哪怕是同自己憎恨的母亲分享自己的男人,她也在所不惜。

    浑身丝缕不着的坐于御座上,伸手揉捏着自己充满了生机的成熟果实,呻吟间叹道:“活着的感觉真好,虽然咱们媚影族生和死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当活过来之后,才明白拥有鲜活血肉的自己才是最美的。”

    雨柔双目绽火,腰肢一扭,来到幽幽身前,随意的将她的丰满纳入指掌间,揉捏着,体味着,不一会儿才惊叹道:“真的复活了,那**生机真是令人羡慕啊,幽儿,快点告诉娘,他是如何将你复活的?”

    幽幽嘴发出一阵舒服的呻吟,随即咯咯笑道:“真是没有想到啊,这次本来只是去完成他的命令而已,没想到却捡到了一个宝。他不但得到了冥神皇冠的承认,一身的能力更是让幽儿惊叹,真恨不得为了他什么也不顾了,私奔而去。”

    雨柔蹙眉道:“幽儿,你还未回答娘的问题呢?”

    幽幽笑得异常妩媚的道:“咱们媚影族如何复活难道娘还不清楚,只要能有男人满足我们,要想复活只是早晚的事情。”

    雨柔叹道:“娘何尝不知道,但在这个破灭的冥界,要想用这个法复活简直就是奢望,根本不可能完成,这就是为何娘要离开这里的原因了。”

    幽幽双目绽火道:“娘啊,幽儿从未想过,这世间竟有如我们媚影族一般的男存在,永无止尽的奉献,不但不会让他死亡,反而会令他愈战愈勇,无限的突破下去。娘啊,你说如果我们拥有了这样的男,还愁无法复活,重回巅峰吗?”

    雨柔惊愕的道:“难道他就是你说的这种男?”

    幽幽含笑点头道:“幽儿现在复活了不就是最好的明证嘛,在印证了他的能力之后,幽儿就迫不及待的回到冥殿,想要跟母亲大人一道分享这份乐趣。”

    雨柔双目犹若绽火,看着笑得很是意犹未尽的幽幽,她感觉自己已经迫不及待了。火热的目光一阵炽闪,雨柔忽然微微笑道:“幽儿如此急切的赶回冥殿,急着想跟娘分享怕不是真心的吧?”

    幽幽奇道:“娘何出此言,难道还怀疑幽儿的心意吗?”

    雨柔笑容妩媚的道:“你那心思怎能瞒得过娘,你定是想要跟你这小情郎私奔,但自己却力有不逮,无法逃脱殿下的掌控,所以就特意回冥殿,想要拉上娘,让娘帮你们逃离冥界,不知娘说的可对?”

    幽幽一脸叹服的道:“看来什么也瞒不过娘,幽儿的确是想要借助娘带着他离开冥界,前往冥域。暗无天日,永无尽头,这样的生活幽儿已经受够了,哪怕会因此而灰飞烟灭,幽儿也在所不惜。”

    雨柔蹙眉道:“娘很好奇,按理来说他就算能将你复活,也不可能破掉你身心属于殿下的烙印,可是此时看来,幽儿已经脱离了枷锁,不受殿下丝毫影响了,他难道真有那般强势不成?”

    幽幽笑道:“娘不要忘了,他是获得了冥神皇冠承认的人,有着冥神皇冠的协助,难道还无法破掉来自他的束缚吗?”

    雨柔淡然道:“那个禁制有多强,娘难道还不知道,冥神皇冠的确能够克制他,但是境界相差太远也只能无能为力,这其怕是没有幽儿说的那么简单吧。”

    幽幽笑道:“看来什么也瞒不了母亲大人,单凭他的能力的确无法将幽儿身心内的禁制破掉,但是这个冥神皇冠不同寻常,因为它受过这一代冥神的加持,能够发挥出不可想象的力量来,就算他的境界差了很多,皇冠也是能发挥出强大的力量来。”

    “这一代的冥神?”

    雨柔吃惊道:“他是谁?”

    幽幽盯着雨柔,幽幽的道:“这人母亲大人也见过,她就是幽幽的表姐幽诺,真是没有想到啊,如今的表姐竟然已成了新一代的冥神。那个家伙这次想要算计进入了幽魔域的冥族,没料却碰上了生死大敌,功亏一篑一点儿也不冤枉。”

    雨柔神情变幻不定,好一会儿她双目紧盯着幽幽道:“他跟这幽诺是何关系?”

    幽幽笑道:“不知母亲大人是否还记得当初他是如何陨落的?”

    雨柔眉头一皱,随即吃惊道:“你是说他跟当年那家伙有关?”

    幽幽点头道:“母亲还真猜对了,这次他想要算计冥族,重获新生,不但遇到了幽诺,还遇到了当年那个家伙。咯咯咯!真是人倒起霉来,想不死都难啊!”

    雨柔眸光急闪,有些吃惊的道:“这么说来,他应当来自上古战族喏?”

    幽幽点头道:“听说还是跟那个家伙来自同一脉,这次魂宗事件就是他将那个家伙给请出来的。”说到这里,她看着雨柔道:“由此可以判断出他在战族定是拥有着难以想象的身份,如果我们真的协助那个家伙成功的干掉了他,母亲大人认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雨柔目光一凝,随即挑眉道:“幽儿说的不错,能请得动他,这小家伙的身份定是非同一般,当年我们在全盛时期都不是其对手,更何况现在的我们。哪怕咱们媚影族真的拥有不死之身,对于那个境界的武者也没有丝毫用处。不过咱们要离开冥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虽然可以协助你们离开,但是我自己了,同他有着爱的契约束缚,这一辈都要同他联系在一起,根本就不能完全将其摆脱,万一有一天他出来了,那个后果难以预料。”

    幽幽凝视着雨柔道:“那不知母亲大人打算如何做?”

    雨柔微微笑道:“很简单,他必须先让我复活才行,只有这样我才有把握完全不受殿下的压制,从容带着你们两个离去。”

    幽幽蹙眉道:“母亲的修为可是仍停留在斋武的境界,要他帮你复活岂是件容易的事情,如果时间拖得久了,对咱们的离开可是非常的不利。”

    雨柔吃吃笑道:“幽儿不是说他永不枯竭嘛,只要卖力一点儿,娘还是能在最短时间内恢复的。”

    幽幽冷哼道:“我就知道你再打我男人的主意。”

    雨柔笑得异常邪魅的道:“咱们母女又不是第一次分享男人了,今后再次分享一个男人又何妨。咯咯咯!这可能就是命吧,咱们母女这一辈都要同时服侍一个男人。”说到这里,她含笑打量着一脸不甘的幽幽,笑道:“乖女儿,现在时间紧迫,你马上去将你的小男人带到温泉去,娘待会儿要同他鸳鸯戏水,畅想男女之欢,看看他是否真的能够永不枯竭。当然了,如果幽儿不放心的话,可以一道来,到时咱们母女可以联手。”

    幽幽冷哼道:“哪怕他能永不枯竭,如果不是常年累月的奉献,都不可能让母亲大人恢复生机,如此做,不知母亲大人是存了什么心思?”

    雨柔淡然道:“幽儿的修为虽不及我这做母亲的,但也是非同小可,他既然能够如此快的让你复活,想来那方面的能力很是让人称道,试一试又何妨了。”

    幽幽冷哼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一个闪身就消失不见了。

    独自一人,雨柔脸上的媚态消失了,一双魅惑的眼眸内闪现着莫名的光泽。

    【**百度搜索** 网 由书友高品质手打更新速度超快  (天才一秒钟记住  网)】 /
 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