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三章 情敌?(四)
2013-10-31 04:08:37
    刀绝的话让刀煌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将他练刀的天赋继承了,怎么就没有将他泡妞的本事也一道继承过去了。这多十多天的时间了,见着了一个小姑娘竟然都脸红,老的脸都丢到了姥姥家去了。

    剑灵儿丝毫不给刀绝的面,冷哼道:“说过了多少次了,要想追求本姑娘,首先得打得过本姑娘才行。”

    刀绝苦笑道:“灵儿小姐是四重天,而我只有三重天,想要胜过灵儿小姐短时间内怕是不可能了。不过灵儿小姐放心,这次天下盟大比的时候,我定会突破到四重天境,那个时候想必就有资格挑战灵儿小姐了。”

    刀绝一阵无语,他感觉自己儿怎么就这么木讷,泡妞又不是比谁武力值高,只要床上功夫了得还怕这样的小丫头服服贴贴。刚想说什么,刀煌就见剑灵儿身后一个俊美得不像话的小踏前一步,似乎想说些什么,那一瞬间他感到了一股深深的敌意。

    萧战这个时候自然要出面了,别人都谈婚论嫁的要撬他的墙角了,不岂能不啃声。如沐春风一笑,萧战施礼道:“剑叔叔,小战皇,灵儿最好的朋友,这次特来拜会剑叔叔。”

    剑灵儿眼皮直跳,不过在萧战跟刀绝身上扫过之后,她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虽然两个男人都很讨厌,但是不可否认同修剑道的萧战让她感觉亲近一点。当然剑灵儿是不会承认的,她只是认为自己要想打败这个家伙,就只有将他的那种独特剑道学到手,不然怕是这一辈都没什么希望。

    剑尘仔细打量着萧战,眼露出了惊异之色,萧战外表上看去虽然俊美,但是年龄却不是很大,感觉只有十七岁的样,可是一身修为却异常的惊人,竟然达到了圆满重天境。脑念头一闪,剑尘皱眉道:“灵儿的朋友,为何我从未听这丫头提过你?”

    萧战微微笑道:“晚辈跟灵儿是在十年前认识的,当时我们一见倾心,为了灵儿,晚辈可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玉儿姐姐参加天下盟大比。这十年来晚辈一直在域历练,就是为了跟灵儿一道参加天下盟大比。”

    剑灵儿心暗恨,谁跟你一见倾心了,要不是这混蛋恃强凌弱,姑奶奶能被你占了那么多便宜。剑灵知道萧战这是趁机占便宜,不过她决定忍了,这倒不是她对萧战屈服了,而是她清楚刀煌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萧战敢明目张胆的跟他抢儿媳,这事休想善罢甘休。

    果然,刀煌跟刀绝都在第一时间变了脸色,刀绝还只是目光变得森冷如刀而已,而做老的刀煌则已霸气外露,目露凶光道:“小,你哪里跑出来的,竟然敢跟我儿抢女人不成?”

    重天圆满至尊萧战见多了,自然不会害怕,他剑神境开到最大,微微笑道:“剑叔叔都说不干涉灵儿了,难道前辈还想代儿追女人不成?”

    “混蛋!”

    刀煌那霸道的刀意只冲萧战而来,似乎想要给萧战一个下马威,虽然此时他心怒到了极点,但毕竟是长辈,不可能因为有人跟儿抢女人,他就恃强凌弱,出手教训一个后辈,这会让他儿抬不起头来的。

    重天圆满至尊的确强横,那股意志哪怕仅仅一丝,都足可让任何地域这一境界的武者臣服,可是萧战不是普通人,他的修为就算是八重天圆满至尊也可以战而胜之,加上剑神境加持,就算是重天仅凭一丝意志想要让他臣服根本就不可能。

    剑神境最不怕的就是武道意志压迫,尤其是当达到七重天境后,面对重天圆满至尊的武道意志压迫都能硬扛住。按理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重天圆满至尊的意志实在是太可怕了,但是在萧战晋升到了剑神境第七重后,他完全能够扛住重天武道意志了。

    萧战的表现只让刀煌跟剑尘脸色齐齐一变,都露出了惊异之色。

    刀煌像似被人触及到了逆鳞一般,一张脸涨得通红,五指大张,他顾不上以大欺小,一巴掌就朝着萧战扇区。

    这一击并未动用全力,刀煌毕竟是重天圆满至尊,他现在是在万剑阁做客,这小怎么说都是剑尘的客人,出手教训一下还成,要是动手杀人,极有可能得罪剑尘。

    “哈哈哈……”

    萧战哈哈一笑,面对刀煌这一巴掌他丝毫不惧,一口短剑出现在他的手,一招抵天之剑被他施展了开来,这是防御剑道的巅峰之作。一剑出尽封一切变数,立时就让人有种攻无可攻,破无可破的感觉。

    “嘭!”

    刀煌一掌拍碎了萧战抵天一剑,那恐怖的气劲当场就将其击飞了出去,不过让他感到惊异的是萧战的身体在空奇异翻滚,落地时竟然毫发无伤,跟没事人一样。刀煌的脸色彻底变了,他可是堂堂重天圆满至尊,出手教训一个后辈本就有以大欺小之嫌,而更让他没面的事一招下去对方屁事都没有一个,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刀煌瞬间就动了真火,一旁的剑尘轻咳了一声道:“刀兄,何须跟小孩一般见识,这事就算了吧。”

    刀煌死死盯着萧战,冷哼道:“小,灵儿身份显赫,比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染指的。”

    萧战淡然道:“这点不老前辈费心,晚辈跟灵儿情投意合,不管有多困难,晚辈都不会让灵儿失望的。”

    说话间萧战紧握着剑灵儿玉手,一脸的决心,一脸的坚毅。

    剑灵儿强颜欢笑,心却怒火万丈,要不是身体不受控制了,她非得一剑劈死萧战。

    这一举动只让刀煌的脸当场就黑了,而他的儿刀绝的脸色也不好看,死死盯着萧战,不过他没有说出挑衅的话来,刚刚父亲一掌下去已经看出他的实力跟萧战相差实在是太过悬殊了些,出手只会是自取其辱。

    到了这里自然是不欢而散了,刀煌带着自己的儿气恼万分的去了,一时间剑灵儿的小院内只剩下了原先的三人以及剑尘。

    剑尘看着手牵手的萧战跟剑灵儿,虽然自己宝贝女儿冲萧战瞪眼睛,但毕竟没有松开手,看上去就像似一对欢喜冤家。剑尘轻咳了一声道:“灵儿,这小真的是你情郎?”

    剑灵儿心思电转,说实话刚刚刀煌的话还是让她担忧的,万一父亲真的有意撮合她跟那个刀绝的婚事,这事就不好办了,想到这里,她有些羞涩的道:“爹说的没错,这辈女儿非他不嫁。”

    剑尘叹了口气道:“这事你娘知道吗?”

    剑灵儿还没有说话,一个绿裳美妇忽然出现了,隔得老远就听她笑意盈盈的道:“早就听说灵儿有了情郎,这丫头就是害羞,要不是今天人家找上门来,你还打算瞒到什么时候?”

    剑灵儿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绿裳美妇,就跟见了鬼似地,而绿裳美妇根本就没有理会剑灵儿的怪异表情,而是一脸笑容的将萧战打量,那表情,那神态,颇有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越看越爱。

    “难怪灵儿这丫头喜欢,长得还不是一般的俊俏,贤婿啊,你莫不是有蛇人血统?”

    绿裳美妇听着萧战屁股后边那条银色蛇尾,立时就感觉一双眼睛挪不开了,一股春念如潮,让她有种要春心荡漾的感觉。

    “这并非是蛇人血统,而是我们这一族特有的祖龙血脉,需要经过就此蜕变,才能真正激活祖龙血脉。”

    绿裳美妇一举贤婿立时就让在场几人瞪大了双眼,萧战感觉这个漂亮的丈母娘看自己的眼隐有火花闪烁,这让他心惊胆颤,他不明白从未见过的,这女人为何向着他,莫不是对他有什么企图吧。萧战心龌龊的向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切都是他那条蛇尾在作怪,就算是清心寡欲的女人,让他蛇尾在眼前晃动记下都会心湖荡漾,起了遐思,何况那些本就**强盛的女人。

    剑灵儿失声道:“娘,他什么时候成了你女婿了?”

    这事怪不得剑灵儿吃惊,不久前她这位母亲还一力劝说她嫁给自己好姐妹的儿,现在才过了多久啊,竟然就乱认了一个女婿,这转变的也太快了。

    剑尘皱眉道:“夫人,还没有拜堂成亲,何来女婿一说。”

    绿裳美妇笑容满面道:“他们都情投意合,私定终身了,咱们做长辈的岂能随意拆散,至于拜堂成亲那只是形式而已,我们做父母的绝对没有意见,从现在开始他们就可以做一对真正的夫妻了。当然了,我们虽然没有意见,但是这事贤婿还是要通知一声你的父母才行,等这次天下盟大比过后,我们夫妇会跟灵儿一道去拜会亲家公跟亲家母的,不知道贤婿意下如何?”

    萧战虽然不知道丈母娘为何如此帮忙,但机会就在眼前,他要不是不懂得抓住的话就枉为男人了。当下萧战笑容灿烂的道:“这事小婿全听母亲大人的安排。”

    绿裳美妇咯咯笑道:“既然贤婿没有意见,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萧战眼珠咕噜一转,急忙道:“母亲大人,虽然拜堂成亲只是一个形式,但灵儿怎么说也是剑族的公主,这个形式还是要走的。”

    绿裳美妇点头道:“既然贤婿有心,那这拜堂成亲的事情我这做娘的就全包了,保证轰轰烈烈,风风光光。”

    “娘!”

    剑灵儿急了,本来只是权宜之计,没想到她母亲这一搅合,直接就拜堂成亲,将她给嫁出去了。

    绿裳美妇脸色一板,义正言辞道:“灵儿放心,这事娘给你做主,保证将你们的婚事操办的风风光光,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安心入洞房就是了。”

    说完根本不理会剑灵儿的反对意见,看着一头雾水的丈夫道:“夫君,他们小两口的事情咱们也就别参合了,还是商量一番怎么给他们操办婚事,这邀请的人可多了,咱们可不能亏待了灵儿。”

    剑尘摇了摇头,他对自己老婆还是很了解的,这么急切的将自己的宝贝女儿许配出去,八成这小的背景远远超过了刀域,只是他一时间想不出萧战的身份跟背景。

    两人很快离开了剑灵儿的小院,看着眉开眼笑,一副撞大运的妇人,剑尘苦笑道:“我说夫人,你这到底是唱的哪出?”

    绿裳美妇微微笑道:“你可知那小是谁?”

    剑尘摇头道:“要是知道了,就不会问你了。”

    绿裳美妇道:“听玉儿说这小乃是战族族长跟战族第一高手的独,那可是两尊至强者啊,如今两界大战将至,咱们剑族跟战族联姻了,所得到的好处尤其是一个小小的刀域跟剑盟可以比拟的。”

    剑尘眸光一闪,虽然没说什么,但却已经默许了自己夫人的决定了,两界大战将至,能与强族联盟,这是大势所趋,刀域跟剑盟两大势力加起来都比不上一个战族,到底选谁已经不言而喻了。
 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