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八章 剑盟之战(七)
2013-10-31 04:08:43
    正一秀的眼露出了震撼之色,这尊单掌压落的神王力量绝对不如她,但是那境界却完全能够与她硬撼。正一秀的脸上很快现出凶狠之色,几乎是刹那间她的力量狂暴了,半步至强者极致境的力量一击间完全绽放,一剑出,时间在倒流,似乎要强行将这尊神之君王扼杀在尚未出现之时。

    神之君王一掌定乾坤,令时间倒流的一剑在与掌碰撞的刹那消失了,剑与掌最直接的发生了最为恐怖的碰撞。

    “轰!”

    一声惊天爆炸响起,整个剑盟驻地化为了虚武,不久前刚被正一秀复活的剑盟弟粉碎了,这一击间除却镇守大阵的十多位太上长老尚存几位外,就连剑盟之主陈剑也被震死了。

    神之君王被打爆了,但是正一秀也好不到哪去,她整个人将剑盟驻地砸出了一个深坑,脸色很是苍白,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正一秀很怒,狂暴的时间剑气夹着她的怒意将整个剑盟驻地完全吞噬,原本就成了废墟的剑盟驻地完全消失了。

    正一秀愤怒到了极点,她从未想过修为已经到了如此境界的她还有如此狼狈的一天,愤怒的双眼搜寻着萧战的踪影,她发誓等擒到这小后定要好好凌辱一番,让他彻底的老实起来。

    蓦地!

    正一秀感到背心处传来一阵剧痛,剑刃破入**的冰寒之感让她心神剧震。

    该死!

    有完没完,竟然瞒过了她的感知!

    正一秀很是震惊,这一剑实在是可怕到了极点,这个时候她修为怒放,周身充斥着她的时间剑气,竟然都能够悄无声息的给她致命一剑。正一秀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那入体的剑刃绝对是至强圣剑,要是被一剑重创了心脏,她绝对是重伤的下场。

    血肉疯狂蠕动,时间倒流的力量布满全身,想要强行将入体剑刃逼出体外。手的至强圣剑绽放出最为璀璨的剑光,瞬间如同飞剑一般飞出,直奔身后偷袭者。

    正一秀并未尝试直接将偷袭者震飞出去,直觉告诉她那样做没用,对方似乎能够无视气劲的干扰。

    “嘭!”

    偷袭者率先发难,剑气爆开了,正一秀整个背部的血肉在那一瞬间完全炸开,而她整个人也被炸飞了出去。

    如同飞剑杀出的至强圣剑也在同一时间击了偷袭者,还是萧战,只是这刻的他气息强得可怕,在被至强圣剑击的刹那他整个人爆开了,化为了漫天血雾。这是至强圣剑的攻击,哪怕萧战能够统御一切剑,但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仍难以影响到至强圣剑,肉身爆开的刹那一切都被绞得粉碎。

    被炸飞的正一秀惊怒到了极点,没想到竟然会受如此重的伤势,人在空还未等她稳住身形一道妖娆的身影突兀的凭空出现,跟萧战有七八分神似,却美得让正一秀都感到惊艳。

    正一秀瞬间就知道这个女人的是谁,就是那三十尊战偶,只是气息却强得她都不得不心惊。

    诡异剑道!

    一剑出,人剑还相隔了很长一段距离,但是正一秀却遭受了最为恐怖的攻击,她的心神巨颤,心理阴影,负面情绪在第一时间爆发。

    这一剑让正一秀出现了刹那间的失神,虽然她很快就从失神摆脱出来,但是对于半步至强者这一等级的高手来说,这是非常致命的。

    “啊……”

    钻心剧痛袭来,正一秀的心脏完全被一剑给洞穿了。

    这一剑并不是来自萧战,也不是来自战偶,而是一直隐藏不出的天魔。

    天魔的脸上尽是冷酷之色,天魔圣剑贯穿了正一秀的心脏,此刻的他修为达到了媲美至强者的境界,给人感觉就像似一尊阴冷到了极点的刺客。

    天魔没有丝毫的犹豫,第一时间就绞碎了正一秀的心脏,就在他想要一剑将其也跟着震碎时,心警兆忽然狂响,几乎是闪念间天魔消失在原地。

    就在天魔消失的刹那,正一秀那击杀了萧战的至强圣剑飞回了,护在了她的身边。

    “吼!”

    正一秀的怒吼声震响天地,一股恐怖的气浪怒卷,整个武城那一瞬间都差点被这给气浪震裂了。心脏虽然被毁了,但是正一秀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却更为恐怖了,此刻的她完全被激怒了,一股只属于至强者的力量充斥整个武城。

    所有人都暗自心惊,难道正一秀要突破到至强者境界了?

    正一秀完全被恐怖的时间之力包裹住了,她双目血红,死死锁定了遥远虚空的天魔,似乎很不得将其一口吞下。

    天魔这一剑实在是太狠了,绞碎了正一秀的心脏,这对于他来说非常要命,虽然要想让她陨落很难,但是她短时间内想要冲击至强者境根本就不可能了,这让离志强境界只有一步之遥的她来说何其愤怒。

    时间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正一秀那几乎完全失去了血肉的上半身迅速的滋生出血肉来,仅仅数个呼吸的时间,她就已恢复了巅峰状态。此时的正一秀愤怒到了极点,一套银灰色的战甲穿在了身上,这是半步至强者套装,那时间的神纹密布甲胄每一处,只让她的气势更胜一分。

    一声低喝,正一秀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那令时间倒流的剑光就已出现在天魔身前。

    时间在倒流,天魔并不擅长时间之道,也不擅长命运之道,面对这样令时间倒流的一剑他将如何抵挡?

    很快天魔动了,那令时间倒流的一剑怎么也追不上他,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已消失在剑气的锁定,下一刻天魔出现在正一秀身前,手天魔圣剑完全失去了踪影,几乎是万分之一刹那间就将正一秀击飞了。

    人在空,正一秀还未来得及从被击飞的事实回过神来,天魔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寒芒点点,这次天魔圣剑直奔双目而来。

    快!

    太快了!

    天魔的剑完全快过了正一秀思维运转的速度,就算是令时间倒流的力量都追不上他剑的速度。

    “嘭!”

    连续十多剑,天魔的剑招全都击了正一秀的头部,要不是其身上的半步至强套装当真了得,她的脑袋非得被打爆不可。

    正一秀怒到了极点,今天她感觉憋屈到了极点,接连数次都被修为比自己弱的人打得毫无招架之力,这绝对是耻辱。

    双目怒火闪炽,正一秀身周实力之力涌动,构建出一道道防御,几次狼狈的躲避之后,她终于摆脱了天魔的追杀,时间加速、倒流随意操控,很快就将劣势搬了回来。

    掌握了主动,正一秀强横的实力表露无遗,瞬间就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时间倒流、时间加速、时间静止、时间延迟,各种实力法则随意变换,那一道道剑气诡异的近乎妖异,它们组成一张剑网,天罗地网的将天魔困于其。

    虽然处在绝对的下风,但是天魔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不管那剑网变化如何诡异,他总是能够自由穿梭其,连一片衣角都没有碰到。天魔冷静的可怕,一双漆黑的眸毫无一丝情感波动,那感觉就像似一台冰冷的机器,永远也不会犯错误一般,任由周身时间剑气诡异变化,他始终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接近着正一秀。

    上千米的距离原本对于至尊来说万分之一刹那的时间都不用,但是被时间剑气笼罩的区域却有若天堑,天魔耗费了上百个呼吸的时间才接近了正一秀,他的身形鬼魅到了极点,漆黑如墨的剑光近乎妖邪的穿透了她的剑网。

    “嘭!”

    剑气炸裂了,笼罩了半个武城的时间剑气像似失去了依托,瞬间絮乱,就如同异常恐怖的风暴来袭,以正一秀所在的区域为核心竟然开始了塌陷。

    这是各种时间力量碰撞爆发出来的连锁反应,虚空承受不住,开始了塌陷。

    正一秀身披银灰色战甲,屹立于风暴的央,任何的时空力量都难以近身分毫,双目如电,扫过虚空,每一处,搜索着天魔的行踪。正一秀并未发现天魔的任何踪影,可是她心的警兆之感这个时候反应越来越来强烈,似乎天魔就潜伏在她的身边,随时都要给她致命一击。

    蓦地!

    塌陷的虚空加速了塌陷,一阵发自灵魂的魔音从那坍塌的时空黑洞传递而出,听闻的一刹那,正一秀感觉心灵受到了洗涤一般,心的杀意顿时如同冰雪一般开始了消融。

    正一秀的反应很快,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远离时空黑洞,可是她的动作仍是慢了一线。一缕漆黑如墨的剑气从时空黑洞斩出,正一秀双目一触,立时眼皮直跳,一种强烈的危机让她汗毛炸立。

    剑气漆黑如墨,内里蕴藏着一种非常奇特的剑道规则,似乎由生到死,由强到弱,由有到无只是一刹那间的事情。

    漆黑如墨的剑气只能算是一般的半步至强者攻击,虽然正一秀感到了强烈的危机,可是当剑气锁定他时,他心逃跑的念头瞬间就跟着杀意一同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章节列表  下一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