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六百八十五章 假画

猫小咪 / 著投票加入书签

西子书院 www.westshu.com,最快更新帝少追缉令,天才萌宝亿万妻最新章节!

    叶修眯缝着双眸,脸上的神情缓缓地冷了下来。

    他双手环在胸前,悠悠地说道:“我在考虑这幅画的真实性。”

    此话一出,工作人员不由地内心猛然一惊,心脏更是以极快的速度跳动着。

    “先生,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

    “我们这里的画全部保真,由画家亲自提供,并且每一幅画上都有画家的亲笔签名。”

    “不信您可以查一查王一蓉先生的签名,网上都能查到。”

    顾思萦听到叶修的话时,脸上闪烁着震惊。

    她知道叶修并不是没事找事之人,随后掏出手机来,对着画上的签名一扫,只见手机屏幕上瞬间出现了王一蓉的签名。

    她仔细地比对,看不出任何不同,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签名没有问题,时王一蓉先生的亲笔签名。”

    工作人员听到女人的话,是颗心不由地落地。

    “先生,这下您可以相信了,签名是一个画家的个人代表,旁人很难模仿出一模一样的来。”

    叶修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悠悠地说道:“再难的签名只要有心模仿都可以被模仿出来,画上的这个签名,我也可以当场给你模仿出来。”

    听到这,工作人员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他咬着牙:“先生,您这么说是对画家的极为不尊重。”

    “如若对画家不尊重,我们画展有义务维护画家的权益。”

    “今日之事我可以当作什么都听见,希望此事就此翻篇。”

    叶修冷着脸,眼中氤氲着薄怒。

    “那出售假画是什么罪?”

    他一双眸子盯着眼前的工作人员,那眼神让人有些头皮发麻。

    “先生,你有证据证明这幅画是假的吗?”

    “如果您拿不出证据的画,我们会告您诬陷罪。”

    工作人员本能地挺直腰杆,故作一脸正义在线的模样。

    顾思萦看向身旁的叶修,如此镇定的模样,心里有些不安,但又有些心安。

    而叶修的脸上则是平静得不能再平静。

    “真正的松鹤延年上面的松树是不规则的形状,并不像这上面的那般板正,而鹤的嘴边是微微张开的,而这上面的鹤嘴巴几乎全部张开了。”

    “这些细节的变化并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不仔细看发现不了。”

    工作人员听到男人的画,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男人会如此细心,把一幅画观察的如此仔细。

    他咽了咽口水:“先生,您这是在胡编乱造。”

    “我们画展的每一幅画都有仿真伪的证书,绝对不会出售假画。”

    “所以您刚刚说的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

    叶修双眸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事到如今,竟还敢大言不惭地说出绝对二字。

    他见过真正的松鹤延年,对于细节之处画家拿捏的十分准确。

    而眼前这幅画,看起来十分完美,挑不出一点问题。

    但仔细一看,确实有很多细微之处,和真正的松鹤延年大相径庭。

    “叫你们馆长来。”

    工作人员内心一慌,一旦轰动馆长,那此事必然是会闹大。

    “先生,今日开展有诸多事宜等待着馆长处理,他现在实在是难以抽身。”

    “如果您对这幅画不满意,我们可以不卖。”

    叶修冷声道:“今日不卖,是准备哄骗下一个金主买?”

    他浑身散发着冷意,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工作人员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男人的气场,他只觉得背后一凉。

    “先生,这是属于我们画展的财产,自然是由我们自己处理,您不能插手画展的事情吧?”

    “请你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并不欢迎你们。”

    工作人员怕再纠缠下去,此事会闹得,当机立断下了驱逐令。

    顾思萦看着工作人员如此着急地赶他们走,瞬间便明白了过来。

    她满脸冷若冰霜:“下逐客令是因为心虚么?”

    工作人员眼底划过一丝不易让人察觉到的心虚,但很快便被他隐藏住了。

    他故作镇定,实则内心慌得不行。

    “我为何心虚?”

    “我们经常会碰到一些故意闹事的顾客,像你们今日这般,目的只是为了讹一笔钱。”

    “所以为了避免有人故意闹事,我们对每一幅画都签订了保密协议。”

    “但今日不凑巧,馆长抽不开身。”

    “你们执意如此的话,那我只能请你们离开。”

    工作人员像是在背稿子一般,十分熟练地念着这些措辞。

    但从他的脸上能够捕捉到一丝心虚。

    顾思萦面对卖假画这种行为十分厌恶,她自然是不想轻易放过。

    刚刚她有多喜爱这幅画,现在她就有多痛恨。

    如果今日不是叶修在,她就上当受骗了。

    所以此事她一定要管,不想让别人也像自己这般上当受骗,毕竟这不是一笔小钱。

    十个亿。

    这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今日这事,我们还就非要管到底。”

    工作人员面对如此执着的两人,一时间感觉到压力山大。

    “先生,夫人,你们再不走的话,那我就要请保安了。”

    “到时候别弄得大家都难看。”

    顾思萦丝毫不在意:“好啊,刚好现在人多,让大家都看看你们画展的真面目。”

    叶修已然掏出了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请几个国家鉴画师来xxx画展一趟。”

    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好。”他便挂断了电话。

    不出十分钟。

    三名持证上岗的鉴画师便出现在了画展里。

    “你好,我们是国家级鉴画师。”他们边说,边把证件晾给了工作人员看。

    叶修指着眼前的画,说道:“鉴定一下这副画。”

    鉴画师顺着男人手指的方向望去,仔细地端倪着眼前的画。

    一旁的工作人员急得后背全湿,他怎么也没想到叶修竟然真的叫来了鉴画师。

    而且速度还如此之快,让他一点防备措施都没整上。

    情急之下,他终于拨通了馆长的电话。

    不出五分钟,馆长也火急火燎地赶来现场。

    看着眼前这一幕,馆长开始慌了。

    “你们在干什么!谁允许你们对我的画动手动脚的!”

    他的声音顿时响彻了整个画展,众人的目光不由地投向了馆长的身上。

    刚刚的工作人员看到馆长到了,好像终于等来了救命稻草一般。

    “馆长,这位先生质疑我们的松鹤延年,还请来鉴画师。”

    馆长不由地把目光投向了眼前的男人,看着叶修的脸时,他内猛然一怔!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