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杀心,交易

寿限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西子书院 www.westshu.com,最快更新迷雾纪元最新章节!

    然后孔雀翎说了些知名的盗匪、走私犯、邪教,还有些各层次的知名强者的名号。

    暗渊静静听着,虽然都是些马路边的情报,但也有其价值。人人都知小行星带乱,但到底怎么个乱法,因何而乱,非得这地头蛇才能说得明白。

    他仔细听罢,替石铁心远程发问道:“小行星带为何会演变为如今这般局面?”

    一直生活在土木堡的石铁心,很难想象有圣人在上的太阳系内会有这么一块贼窝。以仙人亚圣之大能,改天换地聚纳星团都能做到,还能剿不灭区区恶人谷吗?

    孔雀翎一摊手:“以小女子之眼界,说不透深层的原因。但我想,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局面,有地缘的因素,有政治的因素,有内太阳系‘老贵族’和外太阳系‘新资本’的博弈因素。”

    “可最根本的驱动力,还是因为武者的先天秉性——”

    “杀心。”

    杀心?

    暗渊暗中皱眉,他不能理解纯粹的杀戮欲望。

    于是他向石铁心说道:“在我看来,生命是可贵的。哪怕是为了争权夺利而战斗,我都可以理解,因为那是有逻辑有动因的。可无仇无怨毫无道理的死斗,就如将毫无干系的活大脑冲进腐化池,是一切暴行中最肮脏的作为。”

    但石铁心却若有所思,叹息一声:“这就是世界的参差吧。”

    “在我们这里,在有些极端的武者身上,抛开一切利益因素的死斗才是高贵的。”

    “何况,武者死斗并非毫无所得。你一直没有养精蓄锐,所以你不懂磨练锐意的重要。为了潜力,为了未来,为了完美,为了远大的前景,为了‘朝闻道’,这里的人不是‘夕可死’,而是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都可死。”

    “这就是,武者的‘纯度’。”

    他犹记得,遗孤院条件有限,无法给遗孤们启蒙习武,儿时的他们只能通过影音游戏来想象些似是而非的招式,去窥探武者世界的一鳞半爪。

    而影音作品中最被遗孤追捧的,自然是各色动作游戏,那可是真正抢手的好货。他当上铁霸王后便有了优先的挑选权,其中他最喜欢的一款游戏叫“之郎:连死两次”。虽然是用屏幕玩的超老型游戏,却让他如痴如醉。

    被敌人打的死去活来的沮丧。

    不断重新站起来挑战的坚持。

    连连失误被一套带走的懊恼。

    长期卡关无法寸进的焦躁。

    还有与敌人互放大招、相对穿刺、擦身而过时卷起的气流,扬起的衣角,那与敌人交错的视线中,包含了多少惊诧、意外、庆幸、懊悔,炫酷中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武者世界的辛辣和热烈。

    再晚一丝便难免一死的后怕,还有未早一分没能克敌的惋惜,完美的交杂在一起。

    还有那每一次的自己都比上一次的自己更强一点的无上愉悦。

    那是一种让人迷醉的快乐。

    最后,他还是胜了。

    当他弹尽粮绝,仅剩一丝丝,就那么最后一丝丝血,却终究出手早了一点、准了一点、狠了一点、运气好了一点,而赢、而胜利、而最终站立着看着敌人倒下的尸体时,那种狂喜,那种源自骨髓通达血液激荡灵魂的狂喜,让他压抑的嘶吼、嚎叫,浑身肌肉都控制不住的震颤抖动,久久不能平息。

    那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一个游戏便如此,真实的武功又哪里是游戏比得上的?

    功夫,是杀人技。

    不是每个人都能完美的控制自己的杀念,很多武者功夫练上了身,便会打心底里渴盼着战斗、渴盼着杀戮、渴盼着鲜血和死亡。

    这些杀念结合了每个人不同的性格,又或许遭遇了意识的潜流、心灵的污垢,就会凝固成挥之不去的魔念。

    想杀。

    想破坏。

    没有仇,没有怨,没有原因,但就是想战天斗地,把一切都砸个稀巴烂。

    就算是石铁心,在将敌人挫骨扬灰、掐死捏爆的时候,在心底隐秘的角落中,难道就没有一点让人恶心的快意吗?

    当然有。

    这不是原罪,这是人性。

    这杀意,与怜悯、爱护、帮助一样,都是人性的一部分。

    总有武者的心性不够,降服不了这些魔念。也有人天性如此,不想降服。还有人本可以降服魔念,可要磨砺、要蓄锐、要精进,也要有个好地方。

    武者世界总是需要生死擂,这是客观需求,不因个人意志、甚至不因圣人意志为转移。

    时空圣人以大慈大悲之心架设秘境,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不可挽回的罪恶感,宣泄了武者的杀意,维护了社会的稳定。

    但总有人觉得,那不够劲,不够味。

    只要不是全情全意、押上一切、有去无回的死斗,对某些人来说就是缺了点什么。

    缺了真实的分量。

    缺了生命的重量。

    缺了灵魂的质量。

    缺那么一点点,就是不完美。

    所以,种种因素共同作用之下,如今的小行星带出现了。

    练字大爷、广场舞大妈,那只是武者世界的平静日常。

    小行星带里的人间恶鬼、无悔修罗,才是武者世界的内核。

    感受着石铁心的情绪,暗渊渐渐理解了一切:“这样说来,倒是与我们那里精极技艺的高玩们很相似。”

    他想起了自己世界的雨化仙,如果这个世界里也有他,应该也是个“纯度”极高的武者吧。

    说起来,这种世界秉性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之前还想着买情报找上门,现在倒是有了更好的办法。

    脑内一瞬千念,一瞬之后暗渊回过神对孔雀翎说道:“我和你谈点交易。”

    孔雀翎了然于胸:“购买天命沙场的情报?没问题。说起来,我这里确实掌握了一些人的信息和行踪,但可不便宜哦。”

    暗渊高冷的很:“我的交易不仅是买,也卖情报。”

    孔雀翎好奇:“修罗种的情报?谁的?”

    暗渊眼泛幽光:“我的。”

    孔雀翎唰的一下展开了羽毛扇,挡着下半张脸:“阁下莫要拿我寻开心,这种生意我是不会做的。”

    暗渊则冷酷说道:“你以为我在坑你?不,我不会卖假情报。实际上,要不是时间还短、劫运不足,我恨不得时时刻刻全太阳系通报我的位置。”

    孔雀翎妙目转动:“阁下……如此自信?”

    暗渊咧开嘴,露出一个魔性的笑容:“天命沙场无抗手,三重天下我无敌。”

    孔雀翎有些噎住了。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我不会卖你假情报,也不会只在你这一家卖。我会多找几家,广泛的散播我的消息,传播我的声音。我于何时,所在何地,绝对说的清清楚楚,绝无半点虚假。”

    “而后,所有想对付我的、不服气的,不管是不是修罗种,不管是不是同辈,都来吧。来挑战,或者来偷袭,来观摩,或者来捡漏,来单挑,或者来围攻,无所谓,都可以来。包括——”暗渊深沉的目光看向对面:“你们。”

    孔雀翎眼神变了:“阁下这是说哪里话来?我怎么会……”

    “别装了。”暗渊的目光压迫着对面的女人:“从一开始,你就存了心思。刺探我,挖掘我,若我没有背景就擒下我,然后高价出售给其他修罗种杀掉,不是吗?”

    孔雀翎沉默了两秒钟,然后柔声说道:“我们绝没有针对阁下的意思。但这种生意,我们也确实是……稍有涉猎。如果阁下需要,也能谈价钱。”

    暗渊:“那么,我说的生意你做不做?”

    孔雀翎踌躇一下,最后狠狠一点头:“好,我们接了。”

    “哈哈哈哈,果真让人不虚归!”暗渊邪性的大笑着,黄袍飘荡猎猎飞动,下一刻流光一闪之中已经消失不见。

    四周的符文法阵毫无反应。

    有人闪身出现,躬身说道:“老板,猎犬们没有找到他的真身。”

    “呼……”孔雀翎扇着羽扇,呼了口气:“这样的人,不是速死,就是速发。勐龙过江,又有一场好戏看啊。”

    另外一边,不虚归的背面,阴暗的巷子里,一个男人正在抽打一个女人。

    女人跪在地上抱着男人的大腿哭号:“主管,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想做了!”

    “你说不做就不做?你当你是什么玩意儿!”男人正手反手的抽着女人的耳光,这一脸凶狠的男人正是刚刚引路的侍者。

    正在这时,光影一闪,猎猎的黄袍占满了视线。

    侍者一惊,然后立刻低下头,额头有些汗:“阁下。”

    旁边的女人看到这一幕,眼珠一转,噗通扑在暗渊身前撕心裂肺的嚎啕:“大人,救命啊大人,这些人逼良为娼!”

    侍者惊慌起来,赶紧解释:“不,不是这样的,您不了解她——”

    “我了解她,更胜过她自己。”波纹一动,女人就被完全定住。暗渊撇了她一眼,神眼便已经将女人的性格、记忆完全解构。

    自甘堕落,卖淫为生,若只是公平交易倒也罢了,还兼职诈骗,从一个个老实人那里骗钱骗感情。更悄悄给人下药,让人染上毒瘾,拓宽她的经营范围。

    这一次不过是有另外一家夜总会挖墙角,她打算带着自己的资源和挖到的一点商业秘密投奔罢了。

    暗渊才懒得管这种事,他手指一划,女人立刻失去神智昏迷倒地。

    然后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侍者:“你,名字。”

    侍者谦卑说道:“贱名——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