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书院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五十四章:水鬼与湖神的真相

第五十四章:水鬼与湖神的真相

西子书院 www.westshu.com,最快更新末日拼图游戏 !

    (为白银盟主随机不能用加更,完成进度5/50。说鸽却不鸽,又何尝不是一种鸽呢~)

    “红殷?”

    骤然间听到了紅殷的声音,白雾顾不得火势,精神起来。

    周围的场景开始发生变化,就像是再次回到了井六的电话亭区域一样,白雾看着周遭的一切在一点一点瓦解。

    赵家此刻的火势,屋子外因为变异的家畜们造成的混乱,

    从白雾离开神婆的住处起,故事的走向就彻底发生了变化。

    原本该是和以往一样,白雾找到了怪物的执念,然后一番言语打动怪物。就像是第一次面对红殷时那般,可这一次白雾低估了这个精神世界的扭曲程度。

    这里头的执念太多了,朱瑾与赵宽,崔家失去孩子的父亲,白事生意老板冯海平……他们都是执念的一部分。

    彻底抚平这些执念,的确能够让一众人离开这个世界。

    白雾也的确是在某个怪物的脑子里,但这个怪物脑子里……有两股意识。

    红殷出现在了白雾的身边,她赤着脚丫,身上的红裙出现了黑色的斑点,但她整个人却显得无比憔悴。

    惨白脸色的红殷坐在白雾的身边,在白雾的身前,出现了一面镜子。

    白雾注意到……红殷总是拿在手里的气球没了,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心里生出了极大的危机感。

    所有的故事,随着镜中的画面,以及红殷的声音……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湖中大祭,要献祭一个十二岁到十五岁的孩子。这个习俗已经传承千年,千年来,枣湖的人们都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哥哥一定很难想象吧,在那个时代,还有那么偏远封闭的村子。崔家的崔正平是手艺人,他有个丑陋的儿子,叫石头。算命的说他五行余水,将来有水劫,于是便有了石头这个名字。”

    “那个算命的人,其实说的也没有错,石头的确有水劫,湖中大祭所献祭的,就是石头。那一天他们将石头绑在了木架上,周围摆放着牲畜的头颅,神婆念叨着一套祈求湖神保佑的咒词。大家一片欢声笑语,只有崔正平心里在滴血。”

    “在石头沉入湖心时,他听到了石头临死前绝望的叫喊,他在喊,爹,救我。”

    镜子里此时的画面,正是被绑在了木架上的石头在叫喊,他手脚被绑住扑腾不了,只是始终抬着头,狼狈的对着崔正平叫喊。

    “没有人救他,石头就这么一点一点,沉入了湖里,其实根本不需要绑住他,因为那个时候,湖里那些东西已经开始苏醒……”

    “千百年来,其实每家每户都成为过湖中大祭的牺牲品。他们早已习以为常,其实也有人想过取缔,朱家的老爷子在大祭后就想过取缔这个习俗,因为失去了孩子的家庭,实在是太痛苦了,崔家的崔正平终日嗟叹,在家里做着各种各样的纸人。”

    “但是取缔的想法,被神婆制止了,因为下一个十五年,便是该朱家贡献祭品。算算时间,正是朱瑾和赵宽结婚后开始,哥哥也许不知道,这个村子的女孩子,十二三岁就要嫁人……她们……她们很惨,很小的时候就要做妈妈了。”

    白雾当然知道,在来到这个世界前,他所在的世界里,就还有这种完全封闭的村子。村子里的人仿佛还活在上个时代。

    “神婆说,别人家献祭了,到了你家这一辈,你说取消就取消?那你让刚献祭完的崔家怎么办?湖神你们都见过了,千百年来,可有先祖见过湖神显灵?这是大家祖祖辈辈积累下来的仙缘,怎么能断送在这里呢?”

    “朱家的老爷子转念一想,觉得一切的确是这样的,湖神如同祥瑞一样诞生,任谁见到了那生花的鹿角,都会觉得湖神能够给村子带来幸福。”

    “只有崔正平不是这么想的,在石头被大家沉入了湖里后,他开始质疑起这一切来,他的确不是一个好父亲,至少在习俗和自己的孩子间,他选择了旧俗。”

    “但也由此,他开始觉得,湖神也许是假的,也许是这个世界在慢慢发生变化……一只鹿,怎么会鹿角生花呢?他不管那只鹿多么神异,他只知道石头再也回不来了。”

    鹿角生花,踏水而行,听起来的确很有仙气,但白雾知道,这只鹿只是恶堕化了而已,这并不奇怪。

    唯有一点白雾觉得有必要留意——这只鹿,是白雾目前知道的所有时间线里,第一个恶堕。

    因为按照神婆的说法,早在湖中大祭前二十年,就已经有不少人见过了。

    这比丹德莱尔,比紫罗兰,比第九精神病院里,白雾知道的任何一个恶堕都要早。

    之所以这么早,在陶教授和谢英杰他们还没有发现世界末日降临前就诞生了一只恶堕,让白雾忽然觉得……也许和井有关。

    因为旅行者的地图里,这个区域,其实已经算是井区域的外围了。

    那只鹿本身也很奇怪。

    它没有表现出对人类的攻击欲望,随着红殷讲述到这只鹿,镜子里会出现相应的画面。

    白雾也看到了这只鹿。

    鹿身通体发白,净白无暇,鹿角峥嵘雄伟,开出的白色花朵仿佛是被月光照耀着,鹿蹄轻踏湖泽,竟然没有生出一丝一毫的涟漪。

    虽然普雷尔之眼没有给到任何信息,可白雾总感觉……这只鹿,的确不是什么邪物。

    难怪村民们会如此坚信湖神存在,这只鹿生得实在是太美了。

    白玉一般的身躯高大伟岸,鹿角更是让人感觉到无限的生机。

    以至于白雾在想,鹿为何能生的这么好看?截止目前为止,包括他自己在内,哪个恶堕不是歪瓜裂枣?除了沈殊月这种保持人形的。

    “莫非……最早时期的变异,其实有正向变异?”

    如果不在乎外表形态,单纯以力量来算,不存在正向变异,只要能够保持理智,不影响生存,白雾眼里恶堕化就是另类进化。

    但也许……还存在某种更为高级的形态?

    这一切只是白雾的猜测,纯粹源于这只鹿实在太具美感,关于这只鹿的遐思,很快被红殷的话打断。白雾现在能够理解这个村子的人,为何如此坚信湖神存在了。

    “崔正平不喜欢那只鹿,他也不喜欢这一切,虽然他的孩子生的丑,可是石头很懂事。他实在是太思念石头,神婆便告诉他,做纸人可以抵挡霉运。”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开始不断的做纸人,既是为了抵挡霉运,也是想着如果有一天,石头回来了,能有一群纸人陪他玩。”

    “石头它……的确也回来了,他变成了另外一个形态,也就是哥哥你看到的,那个浑身如同淤泥一样的怪物。对比那只鹿,一个就成了湖神,一个就成了湖中邪异。”

    “可是石头他……他已经变成了和我一样的怪物……”

    红殷说到这里忽然停下,白雾能够感受到小丫头的情绪有些不对。

    她内心善良,石头的悲惨遭遇让她感觉到难过。白雾握着红殷的手,他忽然感觉到红殷……身上的气息变得很干净。

    往日里那股庞大的怨气竟像是全然消失了一样。

    “石头真的很像我,我没有想到会遇到一个遭遇和我很相似的人,它变成了怪物,却始终没有忘记那些人。它应该憎恨他们的,因为是这群人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白雾忽然想起来,红殷那个时候,其实也该憎恨那些医生的。

    但她只是想和医生们一起玩耍,可她当时的样子,实在是过于恐怖。

    石头的处境与她何其相似。他对害死了他的村民根本没有恶意。

    “石头得到了预感危机的能力,它以丑陋的姿态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先是给王家人报信,但它……它没办法说话,它只是一只很低级的恶堕,并不具备智慧种的全部能力。甚至它的记忆也不完整……”

    非智慧种的恶堕,大概除了体能和异能算是进化,其他方面都算是变异退化。

    “它生得可怖,以至于大家都被吓坏了,本能的就对它感到畏惧。它在大家面前叽叽喳喳的叫着,告诉大家马上王家和李家会有危险,只是……没有人能够听懂石头在说什么。”

    “也没有人知道石头有多着急,王家的人最终鼓起勇气,用棍棒将石头赶了出去。这也是石头第一次出现在大家面前。”

    “石头预感到的危机很快应验,王家很快遭遇了事故。而从王家开始……越来越多的事故发生在村子里,变异的猛兽,寄灵后不知用途的物品,还有疾病与人心的变化,这座村子仿佛被诅咒了一样,这一年开始频频死人。”

    红殷的另一只小手攥紧了拳头,

    “每次死亡降临的前一天……石头都会出现将死之人的家中,告诉他们灾难将至。可是没有人相信它……因为石头不是白鹿,它只是一个丑陋如水鬼一样的怪物,灾难与死亡降临了一次又一次,整个村子人心惶惶。”

    “不怎么聪明的石头,根本不知道大家已经将它看做了某种灾邪,虽然它是能够感觉到的,大家不喜欢它,因为它生得太吓人……可每当有人家会出现血光之灾时,它还是会执拗的出现。”

    “它每出现一次,大家认为它是邪异的想法,就更加坚定一分。它就像是人类时那般孤独,如同一个异类一样坐在湖边……等着大家来感谢它。”

    “明明就连它的父亲,崔正平也厌恶着他的……”

    镜子里出现了这样的画面,水鬼一样的石头,躲在了一堆纸人的后面,它太想父亲了,可是它知道自己的样子丑陋,或许会吓到父亲。

    于是石头躲在纸人后面,挖开了纸人的眼睛,通过纸人双眼的洞孔看着崔正平。

    讽刺的是……崔正平在红色枕头写着的也是思念儿子的话语。

    “石头躲在纸人后的事情终于还是被崔正平发现了,崔正平吓得魂飞魄散,恐惧之下的惊叫声,让石头不得不离开这里。”

    白雾想起来了,第一幕里,那个铁匣子里,将很多事情写在旧日历上的,正是崔正平。

    崔正平做了不少纸人,起先神婆的劝诱,后来则是为了让儿子的亡魂回到家时,能够有人陪伴。

    “我知道有一天会轮到我,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我看到了那个东西,它全身乌黑,头发很长很长,该死!该死!”

    这段内容白雾还记得,只是他还是不知道崔正平后来,准备了很多克制水鬼的符,这些符贴在了纸人的后背,贴在了地窖的坛坛罐罐上。

    崔正平成了第一个……见过石头却没有死的人,因为石头来见崔正平,并不是为了告诉崔正平有危险,这个孩子只是太想念父亲了。

    “后来石头没有再出现……因为有一天,石头看到了贴在纸人后面的符纸。它的确不聪明,也无法口吐人言,却能够感受到父亲对自己的厌恶。”

    “哥哥……那个时候的石头,一定很难受吧……”

    被自己父亲厌恶的痛苦,白雾多少能够感受到一些,当现在他只觉得相看两厌也挺好。

    但石头所经历的,其实更为绝望。它明显是渴望父亲疼爱的。

    它才是真正被诅咒的那个,不管它怎么做,似乎都只能跟村民们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红殷的语气显得颇为自责,

    白雾听出了这里头自责的意味,联想到红殷说了一句她做错事情了,而且身上的怨气变得极其稀薄,人也看起来很虚弱,他意识到事情可能比自己预想的还要糟糕。

    “其实也不是连一个人都不理解石头的,哥哥你扮演的赵家的长子,还有朱瑾……以及白事店的冯叔,他们都察觉到了,石头也许不是什么灾邪之物。”

    难怪会从纸人地窖里出来,这意味着故事是从崔家的献祭开始,又难怪逃离和进入下一层的入口在红色宅子和白色宅子里。

    因为棺材的主人,还有大堂里拜婚的夫妇,或许都扮演过石头生命里为数不多的好人。

    白雾表情凝重起来,这个故事也即将迎来最后的转折,他顺着红殷的话说道:

    “恐怕这些人的下场……不太好?”

    “是的……哥哥,我和他们一样,也犯了以貌取人的错误,我实在是太想念我的外婆了。”

    红殷忽然提到了外婆,让白雾有些错愕,这个故事跟红殷的外婆自然没有关系。

    但他想起来,红殷好像来到这个村子,就是因为思念外婆。那个在红殷小时候,给她梳头发的人……

    只是继续寻思着红殷的这句话,白雾忽然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