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书院 > 温柔的煞气 > 第一百四十三章去找前女友了

第一百四十三章去找前女友了

西子书院 www.westshu.com,最快更新温柔的煞气 !

    左岸流连花丛欠下的风流债应该不少,但那些风流债也不至于要了他的性命。女孩子再恨一个对她薄情寡义的男人,也顶多在暗地里诅咒几句男人去死,断不会真的动手杀人。与左岸有深仇大恨的也只有他的同父异母妹妹梁紫琪了。

    “梁紫琪性格分裂多变,要害左岸也有充分的动机。不过警方已经查证过了,梁紫琪还在疗养院康复治疗中,没有作案的时间。”

    “那会是谁呢?”

    何芷陷入沉思。

    左岸住在二期新别墅,却在一期老别墅被害。除非有人约他过去,不然他应该不会去那栋别墅。何芷的别墅应该是他最不愿意去的地方。

    “会查出来的。”

    柯杨说着望向前方细密的雨幕。来给左岸送行的人不多,看穿着打扮应该都是左家律师楼的员工。

    在一片黑色的伞花里,一顶古色古香的油纸伞缓缓移动。

    何芷也看见了那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柯杨看着那姑娘的神情充满惊诧,似乎和那姑娘认识。柯杨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个姑娘,直到那姑娘的身影消失在墓园深处。

    “走,咱们去瞧瞧。”

    柯杨拉着何芷的手离开给左岸送葬的队伍,直奔墓园深处。

    “你认识她?”

    就知道柯杨是想去看那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何芷忍不住问。

    “不认识,不过上次我来过来时曾经看到过她。她的亲人应该葬在墓园深处。”

    “见过一次就记住了,她有什么特别吗?”

    何芷莫名有点吃醋。

    “哦?”

    何芷的问题把柯杨问住了。他并不觉得那姑娘有什么特别,只是觉得那姑娘每次出现的时间都很巧合,一般人纪念亲人都会选择在清明或者冥诞年节的时间,不会没事就往墓园跑。

    “现在撑油纸伞的人很少,那姑娘确实挺特别的。”

    何芷等于自问自答,说完朝柯杨笑了一下。柯杨对她的问题显得那么认真,她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

    墓园深处杂树茂密,如果不注意很难发现杂树丛中还有一座墓地。

    那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静静地立在那个简陋的墓地前,看不清她对着墓碑在说话还是在静默哀悼。

    “别动。”

    见何芷要走过去,柯杨一把拉住何芷。两个人躲在路旁的树林后,注视着那姑娘。

    雨刷刷地敲打着伞面,溅起白雾茫芒的雨花。郊区清冷的空气伴着斜风,让人身上徒添寒意。柯杨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何芷披上。何芷正全神贯注看着那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突然感觉到身上一沉,伸手拉了拉柯杨的外套,一股暖流涌进心窝。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我不冷,你自己穿吧。”

    何芷把外套脱下来要还给柯杨。柯杨抓着外套显得不高兴,何芷知道柯杨担心她着凉感冒,只好穿进衣袖系上扣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我想明天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柯杨盯着油纸伞下那道身影,目光显得很坚定。

    何芷没有问他是否明天就可以查到左岸遇害的真相,她相信柯杨说话都会有充分的理由。

    十几分钟以后,油纸伞打了个旋,伞面上的雨水像飞溅的珠子四下滚落。

    姑娘的正脸让人惊鸿一瞥又隐藏在了伞沿里。

    “难道你怀疑她?”

    何芷为自己大胆的想法感到吃惊。如果撑着油纸伞的姑娘与左岸的案子无关,柯杨应该也不会浪费时间隐藏起来观察她。

    姑娘撑着油纸伞专注于脚下的道路,并没有注意到隐身在小树林后的柯杨和何芷。如一缕轻风从柯杨和何芷的身边经过,随即朝墓园大路走去。

    在即将到达墓园大门时,她停下脚步转过身,白晰的瓜子脸和油纸伞一起向后轻轻扬起,对着左岸的墓碑方向站了一下,然后回身迅速消失在墓园大门外。

    “她应该认识左岸。”

    “先过去看看。”

    柯杨没有继续何芷的话题,拉着何芷的手快步朝那座孤零零的墓碑走过去。

    墓碑上刻着符昆仑之墓。

    符昆仑在照片里笑得好像一个开朗阳光的大男孩,线条完美结实的肌肉在白色T恤下充满勃勃生机。

    “谁能想到他这么年轻就死了……”

    看到符昆仑的照片,何芷叹息着说。

    “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如果想要依靠婚姻实现人生目标都是自寻苦果。”

    何芷由感而发,这时才发现柯杨蹲在地上在检查墓碑前的香炉里还未燃尽的一张纸片。

    纸片上还能看出两个字。左岸两个字显得特别触目惊心。

    “那个姑娘是符昆仑的什么人?”

    “她是符昆仑的表妹。我倒是没想到会是她!”

    符昆仑的亲属关系很简单,除了老家的父母和三个弟妹,在穗城只有一个姑家表妹。

    “你怀疑她杀了左岸?”

    “极有可能!”

    “应该不至于吧,符昆仑是左岸的母亲杀死的,杀人偿命,焦瑞凤已经跳楼死了,符昆仑的表妹不该的马仇恨放到左岸的身上。再说她一个身单力薄的姑娘怎么可能杀得了身材健壮的左岸呢。”

    左岸的身高要比柯杨矮一个头,但是他的身形要比柯杨大一圈。一般男人要攻击他可能都要费些力气,如果女人想袭击他恐怕不是对手。

    “别忘了左岸是昏迷后窒息死的。”

    柯杨的话提醒了柯杨,验尸报告上写得很清楚,左岸因为头部受创昏迷,后又窒息身亡。

    墓园门口因为给左岸送葬的人群涌去热闹了一下又冷清下来。

    何芷和柯杨在左岸的墓前站定,柯杨从地上拾起一支菊花在墓碑上拂了拂,希望左岸能再给他一些启示。左岸英气十足的笑脸在照片里静静地望着柯杨和何芷,柯杨叹了一口气,把那只菊花放回墓碑前。

    “如果你是冤死的,我们一定会替你申冤。”

    何芷不敢再看左岸的照片,转身匆匆走到大路上,等柯杨过来忍不住唏嘘着说:

    “我虽然恨他,但也没想过让他死。你觉得符昆仑的表妹为什么要害左岸?难道焦瑞凤给她的表哥抵命还不够吗?”

    柯杨拍了拍何芷的后背没有接话,他似乎想通了符昆仑的死与左岸之死的关系。不过他还需要验证,按他告诉何芷的时间,他只有一天的时间去破解左岸之死的迷团。

    秋雨缠绵不绝,从墓园回到熙语新岸,柯杨的半边衣服全都湿透了。何芷让柯杨把衣服脱下来,却发现家里既没有电熨斗可以烫衣服,也没有吹风机可以吹干衣服,就是想用炉火烤干衣服也不可能,因为业主久不居住,物业将燃气和水电都给停掉了。

    “要不去买两件衣服换吧。”

    何芷掂量着她的钱包,应该够给柯杨买一套衣服了。

    “不用买衣服,一会就能干了。我还有事,你先在屋里呆一会,等我回来咱们再考虑晚上去哪里可以洗个热水澡。”

    柯杨笑着摸了摸何芷的头,然后出门去了。

    柯杨不说他要去办什么事,何芷也知道他是去查左岸之死的案子了。柯杨不想她参与破案也是有原因的,毕竟她对左岸的感情很复杂,只有置身事外才会获得心情的平静。

    柯杨离开不到五分钟,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以为柯杨去而复返,何芷想也没想打开了屋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何芷的脑袋嗡地一声。来人也被屋间里出来的人给惊着了,吃惊地瞪眼张嘴盯着何芷。

    李一凡。

    何芷记得她这位诡异的租客,当时左岸还提醒过她,说李一凡这个人不简单,最好不要和他扯上瓜葛。当时何芷以为不过是把何家老宅租给李一凡居住,房东和租客的关系谈不上多少瓜葛。可是李一凡怎么出现在她的新居了?

    李一凡当然不认识何芷现在的样子,他盯着何芷张着嘴深呼吸两下以后,突然露出了他习惯的绅士般微笑。

    “请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李一凡的语气夹着久居国外的洋腔洋调。

    何芷还想问李一凡同样的问题,不过想到她现在的样子是李静,李一凡并不认识她,她出现在这里也显得很诡异。

    “朋友的房子暂时借住一下。”

    何芷很自然地说道,轻描淡写的神情由不得李一凡不相信。

    “请问你的朋友是哪位?”

    何芷上下打量着李一凡,并不急着回答他的问题。

    “难道你也是伍彤州的朋友?”

    李一凡话锋一转,脸上露出一丝敌意。

    何芷不置可否。她已经知道李一凡和伍彤州住在何家老宅里,只是现在她还顾不得处理老宅的事,让伍彤州暂住在那里也碍不到她的事。

    “果然是伍彤州让你住在这里的。我说他怎么显得神秘兮兮的……”

    李一凡冲进屋里四下翻看,发现屋里的家具都被他搬走了,不像是可以住人的样子。伍彤州要安置金丝雀最起码得置办一张像样的大床吧。

    “你骗我!”

    李一凡走到何芷跟前嘴角弯起一抹讥讽的微笑。

    “……”

    何芷打定主意只看不说,看看李一凡到底怎么个诡异不简单,和伍彤州又是什么关系。

    “哼,我谅他也不敢背着我养女人。你老实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一凡双手抱臂苍白的脸颊现出两道深壑,神情显得阴森可怖。看着李一凡的脸,何芷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外国电影里的吸血僵尸。

    “不说我要叫物业保安了。”

    李一凡掏出手机作出拨号的样子。何芷不能只听不说了,微微一笑眼神充满疑惑。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敲我的门进来,又说自己是这里的主人?”

    “我,我敲门是因为尊重这屋里的神灵,我怎么知道你会在屋子里?”

    李一凡气急,说话里伸手指着何芷。

    看着他戴满时尚戒指的手指翘着兰花指的样子,何芷顿时明白了李一凡的诡异之处。

    李一凡和伍彤州是同性相好……

    伍彤州还真是一个迷啊!

    葛铭豪为他揽下了全部的罪行,让他在何婧的案子上逍遥法外,现在不知道他又要兴什么风浪,看样子李一凡为了他也变得神魂颠倒。

    “你要叫保安就叫吧。”

    何芷坐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她现在只关心柯杨什么时候回来,左岸的死亡真相什么时候才能侦破。

    “你这个女人真不要脸!”

    李一凡哪敢真的叫保安,他当然知道他没有这套房子的产权和使用权。伍彤州带他来过一次,他觉得这次风景不错。这几天伍彤州冷落他,他就想着把工作室搬到这里来。

    再好的关系也需要保持一定距离,如果和伍彤州分开一段时间,可能有助于提升他们的感情。如果每天二十四小时都粘在一起,他不嫌腻歪伍彤州也会嫌他烦。

    感觉碰到了硬碴,李一凡不战而退。

    何芷站在阳台上看着李一凡叫车离开,心想伍彤州是怎么知道她的这套房产的呢?

    只有一种可能,伍彤州查过豆豆名下继承的资产。

    想到豆豆,何芷马上给柯老太太打电话。

    “豆豆和妞妞正在后院挖萝卜玩呢,你和柯杨什么时候能回来?到底是什么事啊,都去了两天了。”

    “没什么大事,柯杨说明天就能回家。妈,你帮我看好豆豆,一定不要让她去外面玩。”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种隐隐的不安。何芷挂上电话,这时又响起了敲门声。

    王家的老管家站在门口,望着何芷一脸笑容可掬。

    “少东家让我来接你,你赶紧跟我走吧。”

    “少东家,让你,来接我?”

    何芷可以肯定柯杨(王宵)已经被王家打入冷宫了,只要她继续和柯杨(王宵)做夫妻,王家就不可能承认柯杨(王宵)的长房长孙的身份和地位。

    “是的,少东家说让我们接你去洗热水澡,你需要好好休息。”

    “我不累,我等他回来再一起去。”

    何芷有点相信老管家的话了,柯杨确实说他们需要洗热水澡好好休息一下。只是不知道柯杨是怎么联系到老管家的。他离开穗城去鸡谷山村的时候换了手机号,打算和王家彻底断绝关系。

    “您先过去,少东家随后就到。”

    老管家毕恭毕敬。

    “你知道少东家去哪了?”

    何芷奇怪柯杨都没有告诉她回来的时候,老管家却知道。

    “知道,少东家去找他前女友了。我想他应该不会跟你说,怕你会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