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哪来的乞丐,快走快走

朱郎才尽 / 著投票加入书签

西子书院 www.westshu.com,最快更新寒门崛起最新章节!

    “好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朱兄,这次我们就直接去拜访令贤侄,不要再多生事端了。”

    左右两个乞丐抱怨了一通后,右边的乞丐看自中间的乞丐,一脸认真的说道。

    “好好,夏兄说的是,这次咱们直接去,直接去拜访平安贤侄。”中间的乞丐也确实心虚,上次的事情搞的太大了,这次不敢再多事了,连连点头。

    “呵,就是朱兄想多生事端,也生不了了。我们现在都已经落到这般田地,详身上下已经一个铜子也没有了。”左边的乞丐冷笑了一声,伸手扯潜身上脏兮兮的破袍子抖了抖,抖落一地尘土,一脸讽刺的晒笑道。

    姓朱的太能作了,去大酒楼体验民间小吃,去勾栏花舍体验风土人情,去暗门娼子倾听百姓心声,这倒还罢了,关键是还没点逼数,强行装比不说,还总时不时捅出篓子来......他实在是受够了,这一路真是够够的!

    尤其是在应天搞得那破事,更是让人恨不得将他绑起来,坠一块大石头,直接扔到长江里面喂鱼去!

    此刻,若不是还想着通过他攀附上他贤侄,早就扔他喂鱼去了,那是说风凉话这么简单。

    “咳咳……”居中的乞丐臊的老脸跟猴屁股一样红,连忙转移话题道,“方才来的路上打听清楚了,贤侄的大军就驻扎在苏州城外,自们直接上门拜访去。”

    “好!”

    左右两个乞丐听到居中乞丐再次表态,连忙点头,然后一左一右哼哈二将一样将居中乞丐两个胳膊架了起来,避免居中的乞丐再生幺蛾子。

    两人哼哈二将一样,搀扶着,或者说挟持着居中乞丐,一路往枫桥而去。

    他们早就打听清楚了,浙军大营就扎在闻名天下的枫桥边上。

    “我家贤侄可是江浙提刑按察使司代副使,位高权重,率军驻扎在这江南最繁华的苏州城,深的圣上和总咨信任,在江南官场那是炙手可热。刚来的路上,没听到这些老百姓说的吗,我家贤侄又立新功,不知道是杀了五六百倭寇,还是一千多倭寇,反正是立了大功,青云直上指日可待......”

    居中的乞丐喋喋不休,一脸咸于荣焉的说着他贤侄的丰功伟绩,仿佛立功的是他一样。

    左右两边乞丐也是听的心里火热,这些他们也都听到了,他贤侄确实又立大功了,又得要升官了。

    一想到,通过这个混蛋能够攀附上这么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大人物,心里面也是火热的紧。

    虽然被这个混蛋害的很惨,但是这一路的苦没有白吃,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想到这,两人不约而同的放松了一下力道,变挟持为扶持,千里之途,只剩下最后一步了,攀附大人物,还得靠这个混蛋呢,还是要哄一哄的。

    “我家贤侄当年,可是我蒙的学,我手把手教他写字,我做文意的感悟,悉数传授于他,当年还是我亲自带着贤任前去县试、府试、院试、乡试,事无巨细的照拂他,彻夜为他讲经书,帮他攻读,助我贤侄连中三元,我是他最崇敬,最爱戴的大伯,我家贤佳最听我的话了,只要我一句话,我家贤侄无不照做。所以说,相信我,只要见到我家贤侄,咱们就什么都有了。那几个大字不识、狗屁不懂的破落户都能靠着贤侄,混成了朝廷任命的武官,胡兄和夏兄你们俩满腹韬略、胸藏沟壑的大才,加官进爵更是不在话下了。”

    居中的乞丐手昂着首挺着胸,一脸信誓旦旦的对左右两个乞丐说道。

    “对对......”

    两个乞丐附和着,不过,右边的乞丐随后应后怔了一下。

    “等等,朱兄,你贤侄一路高中县府、府试、院试那次考试,县试、府试我不知道,但是院试我们不是一起考的吗,我们一起备考的吗,没见你彻夜帮你贤侄攻读,事无巨细的照挑他啊?”右边的乞丐顿时蒙了。

    那次考试,他们说是备考,其实是白天晚上流连酒肆、花栏瓦舍,压根没怎么用心攻读。

    至于照拂他贤侄,帮他贤侄攻读,除非在梦里!

    还有,你有什么做文幸的感悟啊,你那狗屁文章,狗看了都咧嘴,要是你做文章的感悟能助你贤侄连中三元,何至于你自己连个秀才都中不了......

    你撒谎了。

    那蒙学、教写字,不会也都是假的吧?!还有那什么最爱戴、崇敬的大伯......

    细思极恐。

    “啊?”居中的乞丐一下子哑火了,不过他脸皮够厚,说假话也说习惯了,假话随口就来,“哦,我刚才说院试了是吧,那是说错了,其实是县试和府试......”

    左右两个乞丐撇了撇嘴,这混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不知道这混蛋那句话是真话。

    不过,他是那个大人物的伯父这一点是铁定的事实,想到这,两人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看,前面就是枫桥,浙军大营就在旁边。说到枫桥,我就想起一首诗,叫什么来着,《枫桥......》”居中的乞丐看到枫桥,忍不住诗兴大发,可惜想了半天也忘了那首应景的诗叫什么名字了,抓耳挠腮好不难受。

    左右两个满腹韬略、胸藏沟壑的卧龙、凤雏,一时间也没想起来。

    “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时几个穿着花棉袄、开档棉裤的小屁孩,一边颂唱着,一边嘻嘻哈哈的从三人身旁跑开了。

    “咳咳,对,就是枫桥夜泊。”居中的乞丐这才一拍手说出了这首诗的名字。

    不过,饶是脸皮再厚,也没有脸皮将这首诗给背出来了。

    三人拿着打狗棍来到了枫桥,就看到了枫桥前络绎不绝前往浙军大营犒军的百姓。

    看着那一车车、一筐筐的糕点、糖果、酒肉,三人禁不住连连吞咽起来口水来。

    从应天到苏州这一路,他们几乎是讨饭过来的,几乎没有填饱肚子过,更别提酒肉糕点了。

    此刻看到这一幕,不知口水直流,连肚子都咕咕叫起来了。

    “哪来的乞丐啊?快快赶走,别糟了这地。”有人发现了三人,连忙捂着鼻子挥手。

    “快走,快走,乞讨去别的地方。”人们捂着鼻子赶人,扔了他们几个馒头,不让三人靠近大营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