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书院 > 豪门欢宠:总裁的小娇妻 > 第341章 结局(7)

第341章 结局(7)

西子书院 www.westshu.com,最快更新豪门欢宠:总裁的小娇妻 !

    “哇...”宠隅拉着秦一懒进了教堂,见教堂里面中世纪的欧洲建筑风格融合中国特色的古典文化,觉得十分奢华美丽,忍不住感叹,“我还以为朱子敬真的要把跟夏花儿的婚礼从简呢,原来只是表面上从简,实际上却这样豪华呀?”

    “怎么,你羡慕?不如我们结婚的时候也来这里?”秦一懒侧头看着宠隅一脸惊讶感叹的模样,笑着问道。

    “好啊。”宠隅一口答应下来。说实话这座教堂一点都不必她在巴黎看到的教堂差,如果真的能够在这里结婚的话,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来,我扶你坐下。”秦一懒扶着宠隅坐下来。

    夏花儿和朱子敬站在教堂的圣台前,听着牧师宣读结婚誓词。

    “朱子敬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夏花儿小姐为妻,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朱子敬温暖的笑着,坚定的看着夏花儿回答道。

    “夏花儿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

    “我愿意!”夏花儿没等牧师说完就打断他的话一口答应下来,嘴角低着羞涩的笑意。

    看着夏花儿迫不及待的样子,宠隅坐在贵宾席上忍不住掩嘴微微笑着。而全程秦一懒的视线却都在宠隅身上,宠隅脸上的一切羡慕、期待,全都看在他的眼里,他心里想着,总有一天他也会给她一个完整的婚礼,这次,再也不会让她从自己的身边逃走了。

    婚礼还在持续中,宠隅终于感觉到秦一懒灼热的目光的时候,是在夏花儿和朱子敬交换完戒指然后接吻的时候,她转过头看着秦一懒,不解的小声问道:“喂,怎么了,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隅儿,我也会给你一个这样完美的婚礼,而且一定会比他们好。”秦一懒微微笑着凑在宠隅耳边说道。

    宠隅“呵呵”笑了几声,然后突然皱起眉头来,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隅儿,你怎么了?”秦一懒见宠隅脸色不对,紧张的询问道。

    “我的肚子...好疼....”宠隅小声说道,但是却不想打扰夏花儿的婚礼,于是就紧紧握着秦一懒的手忍着。

    “隅儿,你是不是很难过,如果真的很不舒服的话,不要忍着知道吗?”秦一懒是担心宠隅可能会在这个时候生产。

    “嗯。”宠隅点点头。

    圣台前,朱子敬在跟夏花儿做真情告白,他诉说着从第一次见到夏花儿开始,就对她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花儿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天真最单纯的女孩子,虽然那个时候,花儿站在别人的身边,所以我的愿望就是她能够得到幸福,但是我最希望的,还是想亲自给夏花儿一个幸福。以前发生过很多事情,我跟花儿也分开了很久很久,我现在跟花儿重聚,终于也可以圆了自己的这个梦。花儿,你知道吗?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我也希望双手把幸福的未来全都呈现给你,今天,在众人的见证下,在神的见证下,我给你这样的承诺,我会给你幸福。花儿,我爱你。”

    朱子敬说完之后在座的朋友们都开始起哄“kiss、kiss、kiss”,夏花儿当然会害羞,但是也经不住朱子敬这样的热烈的爱。

    宠隅捂着腹部,忍受着宫缩的疼痛,依旧笑靥如花的看着幸福的夏花儿。

    宫缩的疼痛,一阵一阵的朝着宠隅侵袭过来,她之前也有过宫缩的现象,但是这一次却不同,更加强烈更加疼痛。一直到夏花儿的婚礼快要结束,她觉得下身有些湿猜测自己的自己的羊水似乎已经破了,“一懒,我不行了,我觉得我要生了。”

    “姐姐你怎么了?”一旁的宠纯木也察觉到宠隅的不对劲,于是赶紧询问。

    “隅儿羊水破了,恐怕要生了,纯木你赶紧去准备车,要送你姐姐去医院了。”秦一懒紧张的说道。

    “什么?宠隅要生了?”夏花儿听到下面有人小声说宠隅要生了,丢下朱子敬冲到宠隅面前,“赶紧的,赶紧送宠隅去医院。太好了,宠隅你终于要生宝宝了,你的宝宝居然是在我的婚礼上出生的,我真的太开心了。”

    秦一懒抱着宠隅往外走,夏花儿则跟在秦一懒身后,看着他把终于抱到车上,然后不由分说就拉开车门跟着坐了进去。

    “花儿你...”朱子敬追在夏花儿身后,见她就要这样走了,可是他们的婚礼还没有结束呢。

    “子敬啊,现在有什么比宠隅生宝宝还重要啊,快点,我们一起去。”沈安妮一行人也都跟着坐上车跟在宠隅的车后面去了医院。

    如果说一场浪漫幸福的婚礼,是一个女人新生活的开始,那么宠隅在夏花儿的婚礼上的宫缩,带着一个新生命的到来,更加印证了夏花儿作为人妻的新人生的开始。

    大家从婚礼现场陆陆续续跟着宠隅到了医院,一群人紧张兮兮的在产房外面等着,等了不知道多久,秦一懒却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终于看到手术室的灯灭了,然后护士抱着婴儿出来,高兴的对着外面等待的众人说道:“是个男孩,恭喜恭喜。”

    “是男孩,太好了,我的未来女婿出生了。秦少,恭喜啊。”沈安妮和夏花儿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可是秦一懒却并没有看婴儿一眼,而是直接冲着后面被推出来的宠隅走过去,紧张的握着她的手:“隅儿,辛苦你了,谢谢你。”

    秦一懒看着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宠隅,见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这才松了口气。

    “孩子呢?”宠隅轻声问道。

    “孩子....哦,孩子。”秦一懒这才反应过来他还没有看一眼孩子,于是这才从护手手里接过孩子然后放在宠隅身边,兴奋的说道,“隅儿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

    那孩子刚出生,还没有进行清洗,皮肤皱巴巴的,难看极了,宠隅笑着说了一句“这孩子真丑”,结果却被秦一懒轻声嗔怪道:“这是我们的孩子,哪里丑了,一点都不丑,将来肯定跟我一样帅气。”

    “呵呵...就你最帅,没羞没臊的。”宠隅刚生完宝宝十分的虚弱,说不了几句话就没有力气了。秦一懒不敢多逗留,让护士推着宠隅送回了病房休息,宝宝送去清洗身体。

    夏花儿和宠纯木一行人都跟着去宝宝,而秦一懒却跟着宠隅回了病房找顾她。

    “你啊,怎么不去看看我们的孩子?”宠隅看着秦一懒跟着自己过来,虚弱无力的问道。

    “你才是最大的功臣,孩子什么时候看都可以,不急在一时,你现在身体这么虚弱需要有人照顾,我陪在你身边不好吗?”秦一懒笑了笑。

    “你是不是,孩子一出生,你没有看孩子,反倒先来看我啊?”

    “是啊是啊,你都这样了我能不先来看你嘛。”秦一懒无奈的摇摇头,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宠隅微微笑着,心里觉得十分甜蜜,她从来没有想过秦一懒这个粗枝大叶的大男人,竟然会这样的细心,一般的男人,哪个不是在老婆生完孩子之后先兴冲冲的冲过去看孩子的,像秦一懒这样先去看老婆的,说实话真的是少之又少。都说要看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爱一个女人,在生完孩子的瞬间就可以看得出真心了。宠隅觉得自己真的是被秦一懒当做宝贝一样疼着宠着,就算生孩子再痛再苦,她都不觉得有什么了。

    秦一懒陪了宠隅一会儿,见夏花儿和宠纯木他们蹑手蹑脚的进来,便站起身来说道:“你们就好好的走进来,这样偷偷摸摸的干什么。”

    “什么啊,宠隅没有在休息嘛?我们这是怕吵到她呢。”夏花儿见宠隅没有在睡,便恢复了正常的声调说话。

    “秦少,你去看看孩子吧,洗干净了,很可爱。”宠纯木走到秦一懒面前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做到宠隅身边,“姐姐,你还好吧?”

    “嗯。”宠隅笑着看着宠纯木和夏花儿。

    “隅儿,我先去看看孩子,你好好在这里休息。”秦一懒说完就去看宝宝了。

    夏花儿兴奋的坐在宠隅的病床边,激动的说道:“宠隅啊,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兴奋啊,我能见到刚出生的小宝宝,除了安妮的宝宝,就是你的了,我都已经预见我自己的孩子出生时的样子了。呵呵。”

    夏花儿在等宠隅生完宝宝,自己还穿着婚纱没有换下来。

    宠隅笑了笑,轻声说道:“你啊,还不去把婚纱换下来,弄脏了怎么办?多可惜。”

    “怕什么,我才不怕呢,弄脏了我也高兴。”夏花儿咯咯笑着,“安妮他们下去买东西了,一会儿就上来看你,宠隅啊,你睡一会儿吧,刚生完宝宝真的很辛苦了。”

    宠纯木坐在宠隅床边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默默的看着她。他终于看着自己的亲外甥出生了,可是他却还没有看到他的姐姐结婚,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纯木,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找一个女朋友,赶紧结婚呢,我现在,就只有这样一个心愿了。”宠隅看着宠纯木呆呆看着自己出神的样子,趁热打铁的说道。

    “姐姐,我知道了,等姐姐你结婚之后,我没有心事了,就好好的去谈一场恋爱。”宠纯木轻轻的拍了拍宠隅的手背笑着说道,“赶紧睡一觉吧。”

    宠隅点点头,放松的闭上眼睛。生完孩子之后就像是了却了一桩什么大的心事似的,她心里放松了下来,便沉沉的睡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梦境中她隐约觉得自己身处在白色的迷雾当中,辨别不清方向,这里似曾相识,但是却再也没有以前的那样的不安。

    宠隅在迷雾中慢慢的走着,她希望自己可以再度在迷雾中看到之前的那两个孩子,但是她怎么找都不找到。

    “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的孩子已经出生了,谢谢你们一直在梦里陪着我。”宠隅笑了笑,却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只是说出来,心里就开心了许多。

    “隅儿,隅儿...”

    宠隅听到秦一懒的声音,便四下寻找着,远远的看到秦一懒穿着白色西装笔挺的站在那里朝着她微笑着伸出手。

    “呵呵...”宠隅笑着朝秦一懒走过去,等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上了白色的婚纱,“这...”

    “我说过会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喜欢吗?”秦一懒丰神俊朗的笑着,弯起胳膊来让宠隅挽着。

    “喜欢,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喜欢。”

    宠隅笑靥如花,就算是在梦中,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她知道,秦一懒会给她这样一个如同梦中一样完美的婚礼,但是最重要的是,他在她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