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书院 > 心底的爱那么长 > 第364章,是不是很难看

第364章,是不是很难看

作者:沈清澜贺景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西子书院 www.west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景承将她抱起来,朝屋内走去。

    沈清澜也确实觉得累了,被贺景承放到床上就闭上了眼睛。

    贺景承坐在床边,拍着她的背,“是不是累了?”

    沈清澜没睁眼,淡淡的嗯了一声。

    “睡吧。”

    不一会儿沈清澜就沉沉睡去,就在这时,贺景承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贺景承立刻掏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便挂断了。

    沈清澜听到了动静,动了动,但是没睁开眼睛,贺景承轻轻的拍着她,“没事儿你继续睡。”

    又过了一会儿,沈清澜才又睡熟。

    贺景承给她掖好被子,起身走出房间。

    走到门外掏出手机,将电话拨了回去。

    李怡芸好似知道贺景承会打回来一样,一直在电话旁等着呢。

    “景承你回来一趟。”李怡芸握着电话。

    贺景承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正要进屋时,贺莹莹回来了。

    “哥……”

    贺景承看了她一眼,“替我照顾她,我回去一趟。”

    贺莹莹点了点头,“你回去吧,这里不放心有我呢。”

    贺景承走后,贺莹莹放了把椅子在婴儿床边,双手托腮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婴儿出神。

    晚上沈清澜也没醒,贺莹莹没叫她,陈妈做好了吃的,贺莹莹让她温着,等沈清澜醒了再吃。

    后来沈清澜是被婴儿的哭泣声吵醒的。

    她睁开眼睛就看见贺莹莹正在给小婴儿还尿布,不知道是不是不舒服,哭的很厉害。

    沈清澜掀开被子下床,走到贺莹莹身旁,说。“给我吧,我来换。”

    贺莹莹将手中干净的尿布递给沈清澜,“我去接温水来。”

    沈清澜把小宝宝尿湿的尿布抽掉,用贺莹莹端来的温水给她洗屁股,或许是舒服了哭的声音小了一些,换上干净的,沈清澜将她抱在怀里,轻轻的晃着。

    贺莹莹将水倒掉后,走过来,“嫂子,我来抱吧,你还在坐月子,要多休息。”

    沈清澜摇了摇头,说,“不用,没事的,我哄哄她就不哭了。”

    贺莹莹只能呆在一边看着,过了好一会儿小婴儿才由哭,变成抽泣,最后慢慢的睡去。

    现在的她,除了饿了哭,尿湿了哭,平时的时候都是在睡觉。

    等到小宝宝睡熟,沈清澜将她放回婴儿床。

    “嫂子你吃点东西,我给你端进来。”

    沈清澜说,“我出去吃。”

    贺莹莹叫陈妈把饭菜端上桌子,沈清澜看着她,“你不吃?”

    “我吃过了。”贺莹莹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

    沈清澜喝着陈妈专门为她炖的汤,看着贺莹莹,犹豫了几秒问,“你知道顾邵要走了吗?”

    贺莹莹惊讶的看着沈清澜,“他要走?去哪里?”

    “回国外?”贺莹莹问过之后,才后知后觉知道顾邵要去哪里。

    “其实感情上的事情,外人插不上手,但是你还那么年轻,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如果遇到合适的,你要试着尝试。”

    贺莹莹皱起眉,“嫂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以为沈清澜会替顾邵说话,劝她让自己和顾邵在一起。

    但是她……

    “家里的人不都希望我和顾邵在一起吗?以前他家和我家的关系很好,小时候我们就认识,后来他家移民出国了,才来往没那么亲密,但是顾邵毕业后,好的工作都没要,就回了国内,你不应该像妈那样劝我和他在一起吗?”之前所有的人几乎都在在劝她,可是忽然间,改变了,她还有些不适应。

    “强扭的瓜不甜,你明白,顾邵也明白,也许是想通了才放弃了吧。”沈清澜是觉得惋惜,顾邵是真的好。

    但是感情上的事,又无法勉强。

    贺莹莹握紧了手,也就是说,顾邵回去是放弃她了?

    之前她很厌烦顾邵的纠缠,甚至讨厌他,家里的人都在为了他说话。

    但是现在忽然说他彻底放弃了,甚至要走了,不会再纠缠她了,为什么觉得少了什么?

    就好像你已经习惯生活里有这个人,忽然没了,不适应了,心都变得空旷了。

    贺莹莹望着沈清澜,“是他和你说的是吗?”

    “嗯,说是会听从父母的安排。”工作和婚姻。

    贺莹莹脸色微白,强颜欢笑,“挺好,以后就没人缠着我,家里人也不会逼我了。”

    她虽然伪装的很好,但是沈清澜还是看出来,她并不是表面这般平静。

    “你真这么想?”

    “当然。”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她回答的特别快。

    沈清澜微微的叹了口气,“你早点休息,我先去睡了。”

    进入房间后,沈清澜坐在床边,脱了拖鞋刚想上床,小婴儿又哭了,哇哇的,沈清澜穿上拖鞋走过去抱起她。

    这次是饿了,贺莹莹进来帮忙泡的奶粉。

    小小的嘴巴碰到奶嘴的那一刻便不哭了,裹着奶嘴用力的吸着,看样子是饿很了。

    吃饱了沈清澜抱着她顺着她的背,刚吃好奶不能睡,容易吐奶。

    这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贺景承走了进来,贺莹莹看见贺景承说道,“那我先出去了。”

    贺莹莹走后,房间的门关上贺景承朝着沈清澜走来,伸手接她怀里的小婴儿,“怎么抱着。”

    沈清澜坐在床上,“刚吃好,睡下容易吐奶呛到。”

    贺景承了然,只是抱孩子的动作显得很生涩,就连表情都是格外的严肃。

    沈清澜第一次看他抱她,他的动作是那么的生涩,表情又是格外说完严肃,但是定格在她脸上的的目光,又是那样的柔,那样的软。

    贺景承抱着她很久,很久。

    睡的很熟,很熟,贺景承才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床上。

    沈清澜早已经躺下睡着了。

    “嗯……”

    她只觉得身上忽然一凉,猛的睁开眼睛,房间里的灯很亮,刺的眼睛睁不开,她低着头,就看见贺景承在给她在伤口上擦药。

    “把你弄醒了?”

    沈清澜慢慢适应屋里的光亮,目光盯着天花板,淡淡的问,“是不是很难看。”

    贺景承抬起头,看着她,很是认真的表情,“不难看……”